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9章 羽林中郎将

第19章 羽林中郎将

        与曹操商议一毕,刘轩便让曹苞送曹操出宫,自己则径直去寻何太后!

        如今虽然混乱平息,但是宫中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事情才不过刚刚开始。何进被杀,原本被其一手掌控的朝堂似乎要重新划分一下势力,至于究竟谁能掌握住最大的权柄,这事情还不好说。

        而依仗自己兄长权势而掌控内廷的何太后,此时也没有心思休息,眼下她独自坐在寝宫中,看着睡的正香甜的刘辩发愁。

        “今两位兄长俱亡,朝堂已不在掌控之中,辩儿才刚刚登基,毫无根基可言,今后又该如何是好?”

        更让她担忧的是,自己派出去的亲信很快就回报,京中诸路兵马,大多落在那凉州刺史董卓手中了。

        “董卓引兵入京,怕是所图甚大!若叫其掌控朝堂,我们母子又如何是好?”

        想到此处,心中更加担忧,看着睡的非常香甜的刘辩,何太后感叹:“怕是以后再也睡不了这么安稳了!也不晓得等着我们母子的会是什么下场?”

        此时她断然不会想到,那董卓才一入京城,就存了废帝的心思。若真知晓,何太后怕是要更加忧愁。

        毕竟在她心中,只要刘辩依旧在皇帝之位上坐着,那么与自己的性命就不会有什么担忧,差别就是有权的话能过的更加舒心一些,若无权无势,怕是要过上那暗无天日的困苦日子了。

        可即便那样,她觉得再苦也是有限,毕竟皇帝之身摆在那里,朝中也不是没有真正忠心汉室的老臣,这些人的势力同样不能忽视,董卓就算真掌握了大半权柄,也不可能真的无人能制。

        “也许,应该与那几位老臣拉拉关系?”

        心中计算了下,值得拉拢的名字一个个就冒了出来:“太傅袁隗乃是辅政大臣,董卓要争权也是损伤了其自身的利益,加上袁家四世三公,威望甚隆,袁绍与袁术两位年轻一辈更有兵马在手,必须要拉拢!”

        “太尉杨彪、司徒王允素有威望!”

        除此之外,本来屡次建立功勋,却因为宦官进言导致赋闲在家的皇甫嵩也可以拉拢:“这人为真正的汉室忠臣,又在军中有极高威望。”

        “少府朱儁掌宫中诸事,一样要拉拢!”

        心中一一计算,不知道怎的突然想起了刘轩来。

        “梁王……”

        按理说,这王位已封,加上刘轩又不似陈留王一般年幼,所以早就应该去自家封地居住,不应该继续留在皇城之中。

        可是这几个月来事情不断,所有人都把这事情忘了!何况刘轩平日里太过低调,若不是见到这人,怕是早就没人记得宫中还有这么一位王侯。

        昨天的事情,何太后也已经从手下及刘辩那里得知,心中虽然早就知晓刘轩有能,却没想到竟然这般厉害。

        “如今辩儿势孤,瞧那刘轩似乎对辩儿不错,也许可倚为助力?”

        不管怎么说,这天下是刘家天下,刘轩与刘辩又是兄弟,如今帝位既然已经有了定论,那么刘轩为了自己过的好些,也应该尽量保证刘家天下不倒——尤其是不能被外人把持朝堂。

        说白了,就是他们兄弟争夺皇帝以及这天下所有,那是自家的事情,可若外人想要参合进来,那么首要的事情是将这外人打倒。

        这一点上,刘轩应该明白,何皇后觉得纵使刘轩与自己有些嫌隙,也不会在这时候难为自己的弟弟。

        不过想想去年自己还想要将这刘轩赶出皇宫,甚至以毒酒胁迫,不过一年这局势就变了模样,不但要想法子把梁王留在京中,甚至还要与其联手,世事反复无常,莫过于此了。

        正想着应该如何与梁王刘轩商议,就见宫女急忙忙进来禀报,言:“梁王欲见太后,现在宫外等候。”

        闻言何太后心中一惊,随即明白过来这刘轩定然是与自己想到了一处去,心中不免有犯起了嘀咕:“这刘轩才思敏捷,怕是也想到了那些要害,留在京中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一时间竟然担心起即便赶走了董卓,怕是这朝中大权也会被梁王抓在手中,那时候自己和儿子会有什么样的日子过?

        好在这种恍惚只是一瞬,回过神后立刻叫宫女引刘轩进来,自己则出了卧室,于外间坐定静待刘轩到来。

        刘轩一进来,就看见太后端坐其上,等自己进来站定后,太后站起身,等自己施礼完毕后再依法还礼,一切礼数做尽,这才先后落座——刘轩有王位在身,依照汉时礼法,任凭谁也不能坐那受他一礼,即便是皇帝也不行。

        可以说自打封了梁王,刘轩这待遇是提升了数个档次,过的倒是比以前畅快了许多。

        但今次前来可不是卖弄身份的,始终是正事要紧,加上刘轩也不喜欢绕来绕去,一落座就单刀直入,开口言道:“今大将军意外殒命,京中混乱,又有虎狼环伺在侧。若不早做谋划,恐有大患!”

        何太后还寻思着刘轩会怎么将话题引出来,没料到这梁王说话这么直接,一开口就切入正题,更没有半点遮掩,非常直接的就将事情说了出来。

        一时间竟然不晓得如何应对,结果开口是竟是一副求教的口气:“依梁王见,应当如何是好?”

        何太后虽然久在宫中,但终究出身不好,学识有限,纵使这些年在宫中学了许多,但学的也并非是这些东西,反而是使毒害人争宠夺利一类的事情更为擅长。

        以前有大将军何进镇住朝堂诸公,自然没有麻烦,如今情势大变,虽然心中知道要拉拢一些人,但除此之外还应该做什么,她是半点头绪也无。

        此时见到刘轩语气似乎有所谋划,不免就追问了起来。

        刘轩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道:“如今局势,当先掌控兵马,以护天子!若无兵马在手,纵有朝堂诸公支持,也是毫无用处。”

        对这一点何太后极为赞同,自己兄长就是靠着抓住兵权才能掌控朝堂局势的,只是她不明白应该如何掌握兵马,何况京中兵马混乱,大半又已经被董卓拉拢过去了,此时再想出手似乎也晚了点?

        将自己的疑问一一说出,刘轩直接解释道:“虎贲中郎将袁术掌握着虎贲军,西园军则在司隶校尉袁绍手中,这两部兵马不须去动,也动不得!不过羽林中郎将掌管羽林军,而羽林军乃是天子近军,断不能叫外人占了去!”

        何太后对刘轩之言也深以为然,不过听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怀疑这刘轩跑来莫非是想要那羽林中郎将一职?

        这职位在朝中不算多高,但也不低,又有兵马在手,乃是一等一的实权武职,若梁王掌握了这么一支兵马,那么岂非是随时可以将天子置于自己掌控之下?甚至想要直接登基也不是不行。

        她这般想法才一冒出来,脸上的神色就开始变得难看,说话间不免冷了些:“梁王以为,那羽林中郎将由谁担任合适?”

        若刘轩说由自己担任,那何太后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将刘轩送出京城,可没想到刘轩并没有这么答——他又不是傻瓜,自然明白自己直接出手掌握兵马太过明显,而且也有违祖制,若真做了以后即便能够夺来帝位,怕是也难以收拢群臣。

        所以他直接将曹操给推了出来:“西园八校尉之一的典军校尉、议郎曹操曹孟德颇为合适!”

        他与曹操的联系并没叫外人得知,虽然昨夜在一起行动,但是也就卢植、袁绍那几人瞧出了些许关键,而这几人绝对不可能将这些事情说给何太后,所以提出曹操来绝不会被太后怀疑。

        更何况,曹操还有一个身份非常适合。

        “莫非乃是前中常侍大长秋曹腾之孙?”

        “正是!”

        何太后一听,竟然是名宦官之后,而且还是曹腾的孙子,这无形中就有了那么几分亲近——大长秋便是管理这皇帝后院诸事,何太后自然也识得曹腾。

        虽然自己的兄长是被宦官害死,但那些宦官除了张让,已经全都被杀。外臣中自己也没有什么熟悉之人,反而是内廷里的宦官更让她觉得亲近,所以她也没有因兄长之死而记恨所有宦官。

        而与宦官一旦有所牵扯,就会被朝中众人排斥,这般人一般很难在朝堂中发展出自己的势力,何太后觉得,若自己给这曹操这般机缘,定然会尽心竭力的辅佐自己与刘辩。

        越想越觉得这人选不错,不过还有一点顾虑,那就是曹操出身西园八校尉,而那西园军可是昨日之乱的最大凶手。

        刘轩一眼就瞧出何太后纠结什么:曹操的宦官之后身份让她很满意,但是西园军的出身让她极为忌惮:西园军冲击皇宫,惊吓了天子和太后,使得皇室中人心中对西园军出身之人多少有些不喜。

        “昨日我见曹议郎不曾引兵乱杀,倒是扑灭了不少火患!”

        这么一句话,最终让何太后下定决心封曹操为羽林中郎将,好帮天子掌握羽林军。

        ***********************

        p.s:2更送上,顺便求推荐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