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7章 凉州刺史董

第17章 凉州刺史董

        刘轩猜的没错,来人正是凉州刺史董卓,只见那遮天蔽日的旗帜兵马呼啸而来,刘轩也被这磅礴的气势给震了下——他虽然曾经与友人共建庞大帝国,但是却不怎么引兵在外,加上那时候的行军也与眼前这时候大不相同,骤然得见如此景象,小小吃了一惊。

        此时天子以及众官都已经聚集到了一起,先前刘轩一刀将那大将斩成重伤,也叫众官吃了一惊,天子更是惧色尽去,只觉得有兄长在前,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其中王允和杨彪更是互相对视,不曾想这梁王竟然有这般高强武艺,他二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晓得刚才刘轩那一刀有多厉害——远的不说,京中诸将,怕是没几个能接的下来。

        再想想一路上这梁王进退有据,言语间也是条理分明,杨彪心中更是担忧:“梁王贤明,恐非天子之福!”

        汉朝自八王之乱后就开始削藩,王侯虽然依旧得有封地,但却不能如之前那般掌握当地大权,只能做一生富贵王爷。

        甚至为了提防藩王作乱,哪怕才德俱佳,也不得重用!反倒是一些皇亲国戚更得器重——如益州牧刘焉、幽州牧刘虞,严格算来只算远房亲戚,却镇守一方,掌一地大权,俨然一方土皇帝;再如大将军何进,乃是皇太后的兄长,也得重用。

        如今刘轩展露出这般才干,能甘心做那富贵王爷而不问天下大事吗?杨彪想了想,觉得不靠谱,但是这事情却轮不到他来操心,想了片刻就不再去想了。

        瞧了眼旁边的王允,只看他表情,就知道这王司徒估摸着也在寻思这事,一时间觉得这些年忒也多事,也不知道这汉家天下还能维持下去与否?

        曹操同样瞧的出这些,不过此时的他则在刘轩身旁,低声道:“来军的确是凉州军,而且是董卓帐下最精锐的兵马,号‘飞熊’,由李傕、郭汜二人统领。”

        刘轩眼力远胜曹操,瞧的比曹操清楚许多,不但看出这一群兵马乃是极为精锐的百战之兵,也早看到大旗上所书之凉州刺史董几个大字。

        不到片刻,那一支军已经冲到了近前,当先一人身材不见得多高,但是身型极为壮硕,那一身盔甲穿在他身上,就好像一个移动的大铁块,又宽又壮。

        “此时的董卓还没变成董肥!”

        这般模样一看就知此人之凶悍,而且身上杀伐凶戾之气丝毫不做遮掩,刘轩一瞧就知道,这董卓手下的人命怕是比那华雄还多。

        不过眼下可不是打量的时候,兵马一到近前,刘轩打马向前,周围众官见有梁王出头,也不与他争,只在后面看着。

        “来者何人?”

        全当看不见那大旗上所写,反正此时天色正是接近破晓,乃是晚上最昏暗的时候,纵使拿着火把灯笼也瞧不出多远,看不见也是正常。

        一声大喝,声音传出好远,这一下莫说周围众人听的清楚,对面的军马竟然人人听的清楚这一声大喝,一马当先的董卓也被惊了一跳,暗道:“这少年好大的嗓门!”

        同时勒住战马,四下只一瞧,立刻就瞧见了倒在一旁的华雄——那身上刀伤显眼的很,董卓见了眼神立刻一凝,不过视线却越过刘轩,在他身后的曹操、淳于琼等人身上来回打量。

        这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董卓一样看的出来刘轩身份不凡,他出马喝问,自己也不好不应,反正此时自己已经赶来,详细的事情稍后再问就是。

        “西凉刺史董卓!”然后故意提高音量:“天子何在?”

        刘轩却不吃他这一套,不但没回答反而大声斥责:“你引兵拦住天子去路,莫非欲劫驾不成?”

        董卓这时候才仔细打量起刘轩,这年轻人在自己手下精锐兵马前竟然脸色丝毫不变,还能与自己对峙,绝非一般人,而且这几个帽子扣下来,董卓也不敢随意的应付,恭敬道:“早先得大将军书信,特引兵进京诛杀阉宦,半路得闻宫中事变,遂引兵前来保驾!更先派手下将校……”

        “既来保驾,天子在此,缘何不下马拜见,还以大军阻路?”

        刘轩根本就不等董卓说完,先是几个下马威丢过去,吓住这西凉刺史再说。尤其是大帽子一个接一个,你董卓只要稍微应对的不妥当,再想要收拾可就难了!

        不过这时候瞧出这董卓也是果断之人,闻言根本就不废话,直接翻身下马,然后恭恭敬敬的依照礼法拜见天子:“臣西凉刺史董卓,拜见陛下!”

        随后果断将兵马散开,让出大路,使得天子一行可以行过——他本意就是要以保驾之名引兵入京,如今事情已成,没必要在这时候再闹什么花样。

        刘轩早在董卓下马拜见的时候就闪开一旁,这等大礼不是他如今能够受的,若是还站在那里,难保被人瞧出什么来,若横生枝节反而不美。

        不过他也知道,一切顺利的话,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受此等大礼了,也不必急于一时。

        这时候的董卓却在偷眼打量天子,只见刘辩坐在马上,在自己拜见的时候显得很是局促,等自己抬头后,发现这刘辩似乎是被自己吓了一跳,脸色不怎么好看,应对的时候也磕磕绊绊,还要旁边人帮衬——自然是司徒王允和太尉杨彪。

        心中暗自摇了摇头:“这等孩童,能坐的了这江山之主?”

        不管怎样,见礼完毕,董卓以保驾之名,让自己的飞熊军将众官护在当中,虽然董卓出场的声势有点骇人,但如今有了精锐兵卒护卫,百官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觉得这一回总算是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董卓有了带兵进京的借口,心中也是高兴,同时对身旁的人暗中吩咐了两句后,主动单骑挤进了里圈,与天子近了许多。

        如今有凉州兵马护卫,这开路的事情自然也不需要刘轩去做了,好在兵马护卫住了之后,天色也开始明亮,行进速度也快了许多,同时再用龙气护住怀中刘协,他也不必如一开始那般急忙忙。

        回过头,恰好见到董卓凑了过来,冲自己抱拳道:“不知如何称呼?”

        “吾乃梁王刘轩!”

        董卓这才知晓刘轩身份,一脸惊讶:“原来是梁王殿下!”一句话毕,就没了后续,不过看那表情,应该是心中在谋划着什么。

        过了半晌,董卓又好奇的道:“这位莫非是陈留王?”

        “正是!”

        他与董卓没什么交情,而且对其也没什么好感,不过眼下两人还没交恶,自然没必要摆一副冷脸拒人千里之外。

        何况接下来的谋划中,还要这董卓多多出力,虽然不晓得今日能在这董卓心中留下多大分量,不过想想应该足够了。

        刘轩算的还真没错,董卓从一出现就开始观察朝中诸公、天子以及周围将校。

        初时他只当刘轩是京中才俊,许是某位大能之子,所以年纪轻轻才有这般能耐,可是随后得知刘轩竟然是当今圣上之兄,梁王刘轩之后,心中就开始了算计。

        再回想皇帝刘辩的模样,心中暗道:“新帝无能,然其是太后所生,先帝嫡子!这一身份定然会叫许多老臣尽心辅佐,可若是这梁王……”

        实际上董卓早就与自己手下头号谋士李儒将这进京后的要做的事情给计算了一通,其中就包括废立天子以彰显自身权势,震慑朝中诸公的想法。

        一开始的时候,董卓和李儒属意的是陈留王——陈留王年幼,最好掌控,同时陈留王也算庶出,又是幼子,按照如今的习俗,若陈留王登基,定然有许多老臣不满,而偏偏这群老臣在朝中势力极大,若老臣对皇帝不满,那就是自己钻空子掌握朝堂的绝佳契机。

        可是他也听闻陈留王自小体弱多病,虽然显得有几分聪慧,却不见得比寻常人强到多少,自己想立其为君,却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

        如今看来,这梁王倒是不错。

        只观这一路行事举措,就知道这梁王颇有才能,那么自己就有了立其为君的借口,更重要的一点,梁王还是当今皇帝的兄长,这在礼法上也有话可说——废长立幼,本就有违祖制,梁王身为长子,自当继承大统,却因为皇后与外戚干政,才使得二皇子继位。

        这番借口拿出来,也能叫朝中原本势力出现分裂,自己也更容易浑水摸鱼,趁机增强自家势力了。

        至于刘轩有才能,若不肯老老实实的坐在皇位上,想要与自己对着干这个可能,董卓思来想去,觉得只要自己掌控住京中兵马大权,纵使刘轩再有能耐,又能闹出多大动静来?

        “如今最要紧的,便是将大将军何进以及其弟何苗所遗留兵马掌控在手中!”

        董卓一切计划的好,却不知道那边刘轩也在暗中思量:“这等时节,若无兵马在手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得想办法抓一支可用之军!”

        转眼瞧了下身旁跟着的曹操,刘轩觉得这事情最后还得着落在这位身上。

        *******************

        p.s:翻滚求推荐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