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6章 华雄

第16章 华雄

        “不是京城中的兵马?那么是边军?瞧的出是哪一路吗?”

        汉王朝本来对于军队的控制很严格,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暴露了出来,就如京城中的兵马数次变动,皇帝甚至为了掌控兵马不得不新设一支军兵,类似的情况发生了许多次,导致越来越乱,甚至对外地的军兵也渐渐失去了掌控,几乎成了各地驻守长官的私兵。

        眼前的这一支应该是一小部先锋,看其衣甲及那气势,应是边镇上久经战事的精锐,这样的兵马大多都是汉朝北方的几路军,刘轩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过还需要曹操这个更加熟悉这中环节的人来确定一下。

        “瞧衣甲和兵器,应该是西凉兵!”

        西凉兵,如今大多集中在董卓帐下,这么说是董卓到了!

        刘轩眼神一凝,想起这保驾回宫的路上似乎的确有这么一出,可是书中的情况与现在又有不同。

        原本天子和陈留王在外逃了许久,而且耽误很多时间才被寻到,一路上也并非急赶,才恰好被董卓堵在半路。

        这一次自己早早就知道了天子去向,一路上也没有耽误时辰,本以为不会再遇上董卓了,没料到到底还是遇见了这一支军。

        但他也瞧出其中情况不对来,原本董卓已经是大兵阻道,可是眼下却只见到一小队先锋,约莫三五百骑的规模,同时也没见到哪个人比较像是董卓。

        “莫非此是董卓先锋,董卓还没到?”

        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不过怀中抱着的刘协额头上越发烫手,这时候他可没功夫与这些家伙纠缠。

        按理说,刘协死活与刘轩无关,甚至于刘协死了对刘轩更为有益,但是他虽然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归属感,甚至只将整个世界当成是自己报仇的工具,但终究心底里并非那种什么也不管不顾的性子,何况刘协如今不过**岁的年龄,要这样一个孩子去死,只为了让自己以后的路轻松点,他还真做出来。

        何况,刘协也没有真正的与他敌对,如今这一身病又是因自己而起,心底下又觉得过意不去,自然想要尽心救治。

        眼下见兵马拦路,立刻策马出阵,大喝道:“何处兵马?竟敢阻拦天子,究竟意欲何为?”

        对面兵马似乎有一点骚动,同时不少骑兵都将目光转向一高大将领身上,似乎是在询问应该怎么办?

        看他们反应,刘轩就知道这些骑兵并不知道自己阻拦的是什么人,反而是那当先的大将,让刘轩很是好奇。

        这人虽然坐在马上,但是依旧能瞧出此人身长在九尺上下,虎背熊腰,面相颇为方正,一双浓眉似乎也微微有所跳动,那双极为有神的双目也在打量着自己。

        手中提着一柄大刀,在月光下寒光闪闪——纵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也可见这刀不是一般的兵刃,定然是工匠精心打造的上好兵器,而一般能用的上这种兵器的,都是军中颇有武勇以及威望之人。

        刘轩瞧了瞧这武将,心中暗骂一声:“汉朝人都吃激素长大的吗?老子八尺多的身高在这时代也不过稍稍高出平均线,稍微有点名望的大将动不动就九尺,这是武将还是打篮球的?”

        心中一般念叨,手上动作却是没有慢上半点,呛啷一声将腰间长刀拔出,怒喝道:“引兵拦路,手执兵戈,莫非欲劫驾不成?”

        此言一出,后面百官心中也有些害怕,更有胆小之人暗骂:“纵使劫驾,你又何必明白的喊出来?莫非真当对方不敢杀人?”

        当然也有忠心之臣,也一个个将兵器抽出,曹操和淳于琼更是呼喝手下布成阵势,将天子护在当中。

        而曹操护住右翼,淳于琼护住左翼,太尉杨彪与王允更是越众而出将天子护在身后,这阵势一摆,对面那群兵马更见骚乱,若非当先那名大将怒声呵斥,恐怕已经有兵卒散开将道路让出来了。

        “刺史马上就到,断不可自乱阵脚!”

        他这一声喝本来传不到对面去,不过刘轩什么人,五感更是远超常人,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一群人的确是董卓那家伙派出的先锋部队,目的就是阻拦住天子,给自己引大队赶来争取时间。

        至于刺史,是因董卓任凉州刺史,先灵帝以董卓屡有战功为由,提拔其为并州牧,可是董卓为了不放弃自己苦心经营的凉州以及诸多兵马,坚决不肯接受,甚至不肯离开凉州。

        为了避免麻烦,董卓也不敢以并州州牧自居,依旧以凉州刺史的身份自称,其手下也是一般,不敢称董卓为并州牧,而依旧称刺史,就是怕被人捉住把柄。

        至于今次会到了这里,就是因为何进招外军入京一事而起,不过董卓行到半路,就有探马急忙忙赶来,将宫中大乱,天子被劫持出宫的事情一一禀报,董卓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扶摇直上的绝佳机会,立刻派遣手下大将华雄领三百骑先行,若是天子还没寻到也就罢了,若是已经往宫城中返还,那务必要拖住对方,等自己赶到。

        华雄乃是董卓手下一等一的猛将,但是在谋略上并不擅长,他更擅长统兵打仗以及战场指挥,同时自身勇武也是西凉军中顶端的人物,这样一个任务究竟是所图为何,他不明白,但是他也不需要明白,尽心做事就可。

        因此当刘轩出阵怒喝之时,他并不清楚应该如何应对,最后选择不言不语,反正自己把兵马往这一摆,就没人敢往前冲,等董卓到了,自然有董刺史帮他开脱。

        华雄这般计较的确没错,若以常理来看,对面虽然有兵卒,但更多的却是一些普通官员,这些人虽然也懂得一些技击之术(汉朝时的文士可非后来的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很多名士都是文武双全,最次的也懂得不弱的剑术,比如卢植、王允等人真要打起来,寻常兵卒根本就打不过他们),但是真要拼杀起来,有几个舍得性命的?

        至于那些京中兵马,他们还要保护天子,根本不可能猛冲猛杀,只要自己等人不主动出击,他们也不会跑出来和自己挑衅。

        可他千算万算,就没想到有一个变数,那就是对面的刘轩。

        华雄初时见刘轩拔剑(他没看出来是刀),还当这年轻人不过是仗着天子威严吓唬自己,可随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只见刘轩左手扶住陈留王,右手横刀身侧,一催战马,径直奔着自己就冲了过来。

        “无知小儿,今日叫你知道天下英雄厉害!”

        华雄久经战阵,就算与那些极为凶猛的羌人以及匈奴作战也是胜多负少,怎么可能会怕对面这么一个明显还没成年的少年?

        不过他也瞧出这少年能行在大队最前,身份怕是不低,只想着教训一番就是了,手中大刀一转,意图以刀背将其打下马去也就完了。

        这般行为,自然被刘轩看在眼里,但他却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眼瞧着冲到华雄近前,两马交错而过,手中长刀猛的一斩,众人只见得一片银白色匹练猛的闪现,好似这平地上骤然冒出一轮弯月似地,紧跟着就是一蓬艳红喷洒而出,惨叫声与落地声紧接而至。

        刘轩勒住战马,那马急冲下骤然停止,整个马人力而起,许是刘轩勒的狠了,战马嘶鸣一声,前蹄在空中更是胡乱蹬了数下这才落地——刚才刘轩那一下也叫战马晓得厉害,虽然吃了苦头,反而不敢造次,乖乖的立在那里,只是用蹄子刨土来发泄心中郁闷。

        转头一瞧,只见华雄摔在地上,身前自右肩到左腹长长一条伤口,身上甲胄几乎没有半点作用,直接被斩了开,鲜血汩汩的往外流着,甚是骇人。

        就在手边,那柄大刀竟然也变作了两段丢在一旁,虽然刀刃依旧寒光闪闪,但却再无先前所见时那般骇人。

        华雄挣扎着似乎要起来,可是身上伤的太重,动一下那血就流的更快了几分,若非手下反应够快,及时冲出来将其拖到一旁施救,光是流血就能流死他。

        “果然是久经战阵,竟然在察觉不妙之后本能的往后躲了一下!”

        就那么一下,让华雄避免了身死的悲惨下场,保住了一条性命,不过这伤势不养个三五个月,怕是不能完全恢复。

        刘轩回头再瞧那些西凉骑兵,见其脸上尽显惧色,喝道:“谁再阻拦在前,便如此人一般,速速让开道路,否则便以谋逆论处!”

        这些西凉骑兵虽然是边军精锐,但是名义上还是汉王朝的兵,被上官领着阻拦天子就已经满心的不安,此时见军中一等一的猛将华雄落得这般下场,心中更加害怕了。

        等到刘轩一喝,呼啦啦让开道路,再也不敢挡在那里,生怕被安个什么罪名,然后再被一刀斩杀,而且怕是连死后也不得安生,指不定还给家人惹来大祸。

        刘轩见西凉兵让开道路,对后面诸人招了招手,随即就准备继续前进,不料还没来得及挥手,就见远处尘土滚滚,明显是大队人马来到。

        “董卓到了?”

        ************************

        p.s:狂求推荐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