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4章 帝非帝,王非王!

第14章 帝非帝,王非王!

        卢植仗剑而立,眼中杀气毕现,曹操也怕这卢尚书怒极之下直接扑上来,所以几步上前,低声道:“此乃梁王刘轩,乃是当今圣上之兄!”

        曹操与卢植好歹也有过一面之缘,而且那日曹操主动前来劝他,叫卢植对这人也有几分好感,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层缘故,他才没有直接扑上去——曹操就立在那年轻人旁边,直接显出那人不凡来。

        要说议郎或者典军校尉都算不上顶尖的官职,但在京城中也是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何况这典军校尉还是个实权武职,手中有兵。当今这形势,纵使卢植再不满也不得不承认,手中有兵就代表有话语权。

        也亏得卢植心思够灵敏,所以当他听到刘轩身份的时候,虽然一惊,却也没什么惧怕——至于带兵冲击皇宫,他与西园军还不同。他来的时候西园军已经把皇宫给祸害的不成样子,他则是直接冲进去护佑天子和太后,可以说是前来保驾的,不但无罪,反而有功,自然不会如先前那袁绍般战战兢兢。

        “尚书卢植,见过梁王!”

        拱手施礼,刘轩毕竟有王位在身,若无侯爵或者身居三公高位,见了刘轩都得大礼拜见,刘轩还礼毕,开口道:“卢尚书引兵进宫,是所为何事?”

        卢植起身将事情一一说了,等讲完了天子并陈留王尽被掳走之事,又对张让怒喝:“贼子速速说出天子下落,否则立刻将你斩为肉泥!”

        这罪过太大,若真坐实了,即便刘轩也护不住他性命,张让何等奸猾?自然不会承认,慌忙道:“天子非我所掳,乃是段珪执意而为,欲以天子性命护住身家性命,任凭微臣如何劝阻也是不听,无法下只得前来寻梁王求助!”

        “巧言令色,贼子当诛!”

        卢植听张让几句话就将自己撇了个一干二净,怒的胡子都翘起好高,一张老脸更是胀的通红,若非刘轩在侧,早就提剑将张让砍成七段八段。

        张让也被吓了一跳,不自觉就往后一躲,直接藏在了刘轩身后,这一下就成了卢植与刘轩面对面的对峙,好在卢植还忌惮刘轩身份,纵使怒极也没敢做出什么出格之举。

        刘轩一直不说话,只是在那里冷眼旁观,看到这里已经明白,卢植对宦官是恨极了,自己若是保下张让,估计会得罪这个忠臣——这时候刘轩才想起来,黄巾之乱的时候,卢植领军平乱,结果小黄门左丰前往视察的时候,向卢植索要贿赂,不成功后回朝中对卢植百般诋毁,害的卢植被去官押解回京,有这般仇恨,如何对宦官有好感?

        但是卢植毕竟忠于汉室,只要卡住这一点,纵使不能叫其归心,却一样可以为自己所用。

        想明白其中关键,刘轩就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了,开口道:“纵使诸宦官有什么不对之处,也当禀明圣上,随后交廷尉依法处置。如今这般欲用私刑,算的什么?”

        卢植闻言不语,心中依旧是愤愤,但是刘轩的话也是正当,他无可辩驳只得不言。

        刘轩又道:“如今天下局势纷乱,若连朝中都不能依照法度行事,妄用私刑,以后谁还将这朝廷法度放在眼中?卢尚书莫非是要汉室灭亡?”

        最后一句话说的可就重了,卢植也不敢接下,只得拱手道:“梁王教训的是,臣鲁莽了!”不过叫他就这般放过张让,还是不愿意,就又说了句:“不过中常侍张让屡进谗言,迫害忠良,今又酿成如此大乱,诸般罪过,还望梁王秉公处置……”

        “等事情平息,自当有个交代,不过眼下要紧的还是寻回天子以及陈留王!卢尚书暂且与我同行,将这皇城中的乱兵收拢!”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卢植顾虑皇室威严,不能直接将张让斩杀,加上天子下落不名,的确更为要紧,便将这事情放到一旁,暂且跟着刘轩一起行动。

        刘轩也没巴望这直接将卢植这当世大儒收为己用,他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而且卢植与曹操当初还大不相同。

        曹操会愿意与自己合作,更主要的缘由还是为了自己,他只是将筹码押在自己身上赌一把罢了,即便刘轩失败,曹操的损失也不会太大——如今天下乱局已成,大不了曹操直接离开京城,谋个地方官职再做图谋也可,最次的话会老家拉起一支义军,以平乱剿贼之名再重新闯下一番官身也是容易。

        可若刘轩成功,他可就一步登天了,这般机缘,自然不能错过!

        所以要说曹操真正忠于刘轩,就连刘轩自己都不相信,想要将这奸雄真正的收为己用,还需要好长时间。不过只要曹操一直待在身边,随着日子长久,自己修为手段越来越强横,这曹操自然也就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了。

        眼下,他只需要曹操与自己合作的时候不去寻思旁的什么就好,当初故意展露出些许手段,也就是告诉曹操,即便自己势力弱小,但想要杀曹操还是能够做到的,既然合作,那就尽心合作,莫要耍什么花招。

        曹操自然明白这点,因此这段时间,两人合作的还算愉快,接下来还能否继续下去,就看刘轩能不能给曹操想要的了。

        至于卢植,只要刘轩卡住卢植忠于汉室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反正卢植也就用这几年,毕竟年老,连再培养的价值都没,只要能在这两三年里帮到刘轩,已经足够,再不济也莫要与自己为敌。

        一行人在宫中来回奔走,很快就将乱兵收拢,同时御林军也调动起来,将一些趁机作乱的家伙给镇压了下去,将宫中各处火患扑灭。

        留下何太后坐镇宫中,虎贲中郎将袁术则带着一部兵马继续在皇城中奔走。

        刘轩则与袁绍等人一起,领着兵马望城北而去,因为张让说:“段珪往北而逃,估计是要从北门出城!”

        眼下就这么一个线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而众人还没出皇城,立刻就有人前来禀报:“河南中部掾闵贡寻到段珪,将其当场斩杀!”

        众人闻言都是一喜,只有刘轩忙问:“天子并陈留王安好?”

        那人见一年轻人高坐马上,又行在众人之前,知道这人估计是个高官或者贵胄,不敢怠慢,忙答:“不曾见到圣上和陈留王殿下!”

        旁边袁绍等人本来听到杀了段珪,还道今日之事终于完结,不曾想到了最后又生出了事端,竟然不见了天子?

        陈留王死活他们不怎么关注,他们在意的还是当今圣上如何?要真出了问题,在场诸人大半都要倒霉。

        闻言一个个急的火烧眉毛一般,好在刘轩还算冷静,道:“段珪一路北逃,如今伏诛,想来天子并陈留王就在左近!天子与陈留王年幼,不可能走的太远,立刻使兵马在附近搜索,定然能够寻到!”

        众人倒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折腾了一天,加上刘轩横插一手,西园军诸校尉都知道今日算是闯了大祸,今日之后究竟如何还不好说,加上骤闻天子没了踪影,一下就慌了神,若给他们些许时间,倒也能想到这一点。

        此时却只有刘轩足够冷静,点醒众人,闻言后众人豁然开朗,点头应是,各自吩咐兵马散开搜寻天子下落。

        这些人无头苍蝇一般乱闯乱撞,刘轩却带着曹操径直奔北邙山而去,一路上曹操虽然不解,却知道这梁王精通玄术,而那玄术中就有卜算之术,许是梁王早就算出了什么,所以才会这般?

        结果这一路行到北邙山,也不曾见到什么特异,倒是曹操想起先些时日雒阳有童谣散播: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

        “莫非应在此处?”

        仔细一想,便明白这童谣中含义,无非就是如今的皇帝不是皇帝,如今的王也不是王,而千乘万骑估计说的就是这京中诸多兵马前来救驾。

        这后半段倒无所谓,关键还在前面半句,皇帝不是皇帝,那么就代表如今这位新君坐不稳帝位,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废去。而王非王……王都是当朝天子近亲,若不做王,而帝位空悬……

        想到这里,曹操倒是没有继续想了,抬头看了眼前面的刘轩,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只不过这位枭雄并不知晓,那所谓的雒阳童谣,根本就出自身前这人之手,刘轩待在宫中,一直为着今日这一场大乱做准备,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后面的登基做铺垫,这童谣就是他使曹苞偷偷散播出去的,无非就是强加一层所谓的‘天意如此’这么一个神秘的面纱。

        毕竟如今的人还颇为迷信,更何况这个世界本就不缺少一些懂得玄术妖术的人物,那黄巾贼军作乱还没几年,无论朝中诸公还是平民百姓,对这所谓的天意更加多了几分重视。

        也许不起眼,但只要稍微给众人有这么一个印象,自己登基的阻力就会少很多。

        奔走了好一阵,刘轩也暗自奇怪,一直到见到一处庄院,心中才暗道:“莫非来的早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