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2章 呵斥

第12章 呵斥

        这一嗓子喊的极具气势,骤然听到的话,就算不是阉宦怕也会被吓一大跳,不过刘轩只是抬眼转头瞧了瞧,甚至还有闲情逸致细细打量一番这冲来的将校,丝毫没有在乎那冲上来的数名兵卒。

        至于自己再一次被人当成宦官,刘轩也只能心中暗自无奈一下。

        这汉朝哪怕是官服华服,款式上区别也不大,何况汉朝时候宦官也是官,甚至于在汉朝早先几年,原本由后来阉人担任的职位都是普通人,后来才渐渐用阉人替代。而这些宦官在皇城中穿的也是官服,如今又是这般混乱局面,这群兵卒自然没心思一个个详细辨认,反正瞧着像宦官的,一概杀了就是。

        看着几名兵卒冲上前来,挺枪径直刺向自己,刘轩手中长刀先是斜斜一摆,将刺到胸前的一根长枪一架,然后手腕一抖,劲力爆发,将那长枪的去势磕的偏了许多,然后看准时机,趁那兵卒双手发麻握不住长枪的时候,猛的一步踏前,然后一刀斩下,直接结果了这兵卒性命。

        而这只是开始,手中长刀去势一转,紧跟着横向一甩,又将旁边一兵卒开膛破肚,自己身子再顺着这一斩之势转身一躲,避过了紧跟而来的长枪,随即又是猛的一切,生生将那几根长枪的枪头给剁掉。

        这一连几下不过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对面那军校只见到自己兵卒冲上前去,自己眼睛一眨,立刻就躺下了好几个,心下大惊。

        “宫中还有武艺这般强悍的宦官?”

        心中惊诧,手中长剑也是一摆,随即就要上前与那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年轻人厮杀,只是还不曾迈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大喝:“本初助手,此乃梁王!”

        袁绍闻言身子一歪,本来就要刺出的长剑直接就歪歪斜斜的软了下来,回过头一瞧,发现正是自己好友曹操曹孟德,领着一群兵卒一边忙着灭火,一边满脸焦急的冲自己摆手。

        等到曹操跑到了面前,袁绍忙问:“孟德说此为何人?”

        曹操已经跑到了近前,见到刘轩持刀昂立,身上虽然满是血渍,但明显不是自己受了伤,看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估计这位梁王根本就没将那些杂兵放在眼中。

        “此乃当今圣上之兄,梁王刘轩!”

        低声和袁绍交代了一声,将刘轩身份告知,就是怕这好友一时莽撞,得罪了刘轩——他可是知晓,若刘轩真想取袁绍性命不过举手抬足间的事情,而且就算杀了袁绍袁家也没处说理去。

        说白了,今日这事情本就没理可言,纵使你袁绍是为了诛杀阉宦,可是带领兵马冲击皇宫是事实,更要命的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密诏就私自调动了兵马,这随便按一个谋逆之罪都算不上冤枉。

        更何况,如今这情况,一看就瞧出来是袁绍不问青红皂白,带兵冲撞了刘轩,若刘轩真追究起来,袁绍还是不占理。

        想到这里,曹操甚至庆幸自己在发现宫中越来越乱之后,就带着人直接往刘轩这边赶来了,若稍微迟了片刻,刘轩真把袁绍给杀了,那对于刘轩的大计可是巨大的阻碍。

        袁绍出身袁家,袁家号称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乃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大家族,在朝堂中也极有权势。

        不说旁人,就那太傅袁隗,与何进并列为新帝辅政大臣,就可以知道袁家势力之大。刘轩要真把袁绍给宰了,估计那皇位就更加难以得到手中。

        如今曹操已经与刘轩达成联合,可以说是坐在了一条船上,他可不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候又和袁家起什么冲突。

        曹操会这般,一是为了让刘轩登基少一个阻碍,另外也是为了自己,毕竟只有刘轩登基了,作为最早一个与刘轩站到一起的人,才能获得最大的好处。

        至于刘轩自己?其实他已经猜到了面前之人大致身份,等刚才那句‘本初’一喊出来,立刻就可以肯定了面前这人的确是未来的河北之主,如今的司隶校尉,西园军实际上的最高长官:袁绍袁本初。

        对于这个人,他倒是没有什么好感,也不曾想过将这人收归己用,甚至于早早就将这人列进了必死名单当中。

        不过有个问题,那就是袁绍不能在这个时候死,他还指望袁绍去将河北好生折腾一番呢?若没了袁绍,以后自己上哪找合适的借口去将河北之地重新征伐扫清一遍?

        但这不代表自己就要在袁绍面前忍气吞声?何况如今地位上自己比袁绍高了许多。

        “袁校尉领兵进宫,烧杀抢掠,莫非是欲行那谋逆之事?”

        一开口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了过去,这时候袁绍还在那边低声对曹操说:“若非孟德,险些闯下大祸!”

        袁绍不是蠢人,他明白自己领兵进宫本就犯了忌讳,杀点太监什么的还能说是诛杀奸邪,可是冲撞了汉室血脉,而是先帝的亲子,如今有王位在身的宗亲,那可是好大的罪过,若皇家真要治他的罪,他连辩驳都是不能。

        想到这里,脑门上已经流出潺潺冷汗,同时对及时感到的曹操也是颇为感激:“幸好孟德识得梁王面貌!”

        这事情袁绍也颇为郁闷,先帝有三子一女,这事情大家都知晓,不过长子刘轩几乎不在外人面前现身,在宫中也是极为低调,甚至低调到了连宫中一些宫女、宦官都不认识其人的地步。更遑论他们这些外臣?

        一些京中低级官员知道皇帝还有一个儿子已经算是不错了,甚至有一些人当皇子只有两子,完全不知晓刘轩的存在。

        一直到先帝驾崩,刘辩继位同时封刘轩为梁王,刘协为陈留王,这些人才一脸惊讶的知道了刘轩的存在——但长什么模样,依旧不知。

        曹操听到这里,也只能暗自苦笑,暗道一声这刘轩实在是能够隐忍,先帝在位的时候低调到了这般地步,一直到先帝驾崩,宫中大乱,这才开始展露自己手段——他已经猜到刘轩不在自己寝宫中安静等待混乱过去而是主动出来,就是为了显示一番手段,同时博些名望。

        “若如此,本初今日虽然不会有什么祸患,但一番斥责怕是免不了了!”

        固然,心中念头才起,那边刘轩的质问就出来了。

        袁绍慌忙转身施礼,开口辩解:“十常侍祸乱朝堂,并且使出毒计害了大将军性命,末将这才引兵进宫,诛杀十常侍!”

        这借口很是片面,而且依旧无法掩盖袁绍是擅自领兵冲击皇宫的事实,所以袁绍此时一脸汗水,甚至不敢直面刘轩——刘轩如今有了那梁王身份压着袁绍,纵使袁绍觉得自己所做非错,也不敢开口硬顶,只希望这位梁王不要在这事情上纠缠。

        可惜刘轩不是这种好说话的人,直接抬手遥指远处诸多黑烟:“既然是诛杀十常侍,那这些火患又是怎么回事?那些寻常黄门又是谁杀的?又是谁给你的权利,竟然擅自引军入宫?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喝,震得众人都是浑身一颤,有那胆小的兵卒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是多大罪过,手中兵器都拿捏不住,呛啷一声掉在地上,就差没跪在地上开口求饶了。

        袁绍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辩解,只能心中郁闷,好在刘轩怒喝一声之后,也没有继续追究他的罪责的意思,反而道:“即便十常侍犯下好大罪过,也轮不到你擅自决断,速速收拢手下兵卒,扑灭宫中火患,这般混乱成什么体统?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这一句话,算是给袁绍一个台阶下,袁绍自然借着这句话直接低头应是,同时转头带着兵卒去收拢四散乱冲的兵马去了——这活也不好干,西园八校尉今日一个落全都杀了来,而且还有一些大臣见到宫中有变,带着家丁亲卫赶了过来,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不过,只要不在这梁王面前扎眼,怎么也好,而且首要是将宫中燃起的火患都扑灭,否则真把这皇城烧了,他袁家全族赔上性命怕是也不够。

        几句话轰走了袁绍,刘轩哼了一声,暗道:“若非还有计较,今日就取了你和你那弟弟的性命!”

        今日这事,袁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袁绍和袁术都参与了进来,若是都杀了,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变化?

        不过刘轩却知道,汉王朝已经烂到了根子里,群雄割据的态势也已经初见雏形,这里把袁绍杀了也阻止不了河北之地不归朝廷统辖的趋势,还不若留下袁绍,让他折腾以后再去收拾来的方便。

        何况,眼下也不是袁隗反目的机会,他还希望拉拢太傅袁隗,让稍后的一些事情上站在自己这边呢。

        等袁绍没了影子,曹操这才走到近前:“殿下不与本初计较,乃是上策!袁家在朝堂士族中势力庞大,目前不可与之对立。”朝堂上的可以暂且不在乎,但那士族中的影响力却不能不顾及。

        刘轩笑了笑,他知道曹操一样看的出来局势,不过眼下不是谈论这事情的时机,所以也没多言,只是问了句:“可曾见到陛下和陈留王?”

        曹操摇头,正要说没见到,突然听到远处一尖锐嘶哑之声大呼:“殿下救我!”紧接其后则是一声怒喝:“老贼哪里逃?”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