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0章 梁王?

第10章 梁王?

        中平六年,这一年在刘轩的记忆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归根究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当年他在玩诸多三国游戏的时候,无论哪家公司出的什么类别的游戏,这一年都会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剧本。

        大多时候,剧本的名字都会被定为:讨伐董卓!

        从这一点就可以得知,这一年开始,这个时代的主角将会是在凉州拥兵自重的实力派军阀,董卓董仲颖。

        “中平六年!”

        至于公元年份,刘轩也是心知肚明,不过他寻思来去,若自己要做的事情一切顺利,公元纪年这玩意儿还会不会存在都两说。

        从曹操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一切都还按照原本的历史发展,刘轩只需要静待事变就可以了。

        而这一次,他并没有等太久。

        彻底将那随身长刀炼制完成的同时,宫中就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驾崩了!

        “终于西去了吗?”

        看着曹苞低着头向自己禀报此时,刘轩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对于这个皇帝父亲,他没有太多的感情,毕竟自己重塑肉身之前已经是个有着成熟思想的存在,即便真的成了他的儿子,也难以如寻常孩子那样对父母有所依赖。

        更何况,自打出生之后,这个便宜父亲对自己也没有尽过半点父亲的义务,这一来他更加对这皇帝父亲没什么感情,如今听闻他驾崩西去,心中也难以升起什么悲伤之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皇帝驾崩,宫中倒是没有多么混乱,毕竟这半年来,皇帝身体一直都是那样,今日之事早在众人意料之中,甚至一应事宜也早就安排妥当,如今只要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也就是了。

        刘轩也将早就备好的麻衣孝带带上,然后依照礼制忙活了一遭,等一切完毕,董太后为首,何皇后陪坐一旁,下面刘轩以及自己两个弟弟做成一排,另外就是当今权倾朝堂的何进何大将军。

        “这是要立新君!”

        一看这架势,刘轩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何进在场,何皇后作陪,纵使有汉灵帝生母(既然已经驾崩,这谥号也就定了下来)董太后坐镇,估计也拧不过这兄妹俩一内一外的联合施压。

        不过这些事情刘轩并不在意,哪怕董太后还特意将事情扯到了他身上。

        “轩儿乃皇长子,若立新君,自当立长子,哪有废长立幼的道理?”

        何进对董太后这番话非常不满,加上权倾天下,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模样,随手一抱拳,也没什么恭敬之意,开口就言:“二皇子乃是皇后所出,是为嫡子,哪有不传嫡子传庶子之理?”

        董太后眉毛一立,喝道:“都是天家血脉,哪有庶出一说?”

        俩人互相辩来辩去,说白了就是为争那帝位罢了,刘轩对此却毫无兴趣,如今局势明了,皇帝之位哪能落到旁人身上去?刘轩虽然有心登基,但也知晓眼下还不是合适时机,还需要暂且忍耐一阵。

        至于董太后开口闭口都是用自己说事,无非就是看刘协年幼,尚不能通晓诸事,更加上没有自保之力,若明白的将其推到前台与刘辩争位,无论成功与否都难免遭来祸患。

        而自己?

        董太后对他也不怎么喜爱,谁叫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宫女所生?而且母亲生下他没多久就因病故去,连和董太后拉拉关系的机会都没有,加上刘轩平日里也只是依照礼数向太后问安,不如寻常孩童讨人喜爱,所以董太后与他还真不亲近。

        抬眼瞧了瞧,董太后时不时往自己身上瞥来,似乎是想要自己开口说什么?刘轩见了更加不满:“你要为自己疼的小孙子争皇帝之位,却叫我出头挨刀子?这老太婆也不是个好东西!”

        收回目光,只当没瞧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时不时转头看看自己两个弟弟。

        只见刘协这个年纪最小的三弟却正襟坐在原处,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一脸平静,不过刘轩目光过人,瞧出这弟弟浑身肌肉紧绷,隐藏在宽大袖子中的双手定然是紧紧攥着,看来这三弟并不如外表那般淡然啊。

        至于刘辩……

        这二弟竟然时不时的一脸歉意的瞧这自己,倒是叫刘轩一阵错愕?

        “这弟弟难道觉得对不起自己?”

        想来想去没有头绪,不过刘轩还是能够判断的出来,刘辩是真的对自己感到抱歉。当然,他也知道这事情其实和刘辩没有什么关系,争夺皇位?与其说是他们三兄弟在争,还不如说是某些人在争。

        看着董太后最后无奈的在何进那滔天权势下屈服,刘轩就知道今天的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嫡长子刘辩登基为帝,今日计议完毕,明日还要在朝堂上与诸多朝臣走个过场,然后才会宣告天下,随后就是登基的仪式——这些都和刘轩没关系了。

        刘轩身为皇子,自然也要安排,最终刘轩封为梁王。

        皇子所封的王位,一般前面都冠以郡名,不过梁非郡,实称是梁国,这是因为东汉年间在地方上郡国并置,不过在行政地位上依旧是同级。梁国位于豫州北部,靠近兖州,人口众多,土地富庶,算是不错的地方,刘轩得封梁王的话,在那住着也算是享福。

        不过刘轩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那个封号:梁王?听着还真不像是个好人。

        刘协依旧按照历史上那般封陈留王,这些一样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不过好处在于,董太后希望能够与自己的孙子多聚些时日,所以刘轩以及刘协不必立刻离开皇宫,这倒是方便了刘轩,免了他多去想个借口赖在这里不走了。

        “反正只是几个月的功夫,拖上一拖也就过去了!”

        出了宫殿,刘轩的身份已经从皇长子变成了梁王,奈何这个梁王也只是有一个虚名——汉朝早些年中王还有实权,不过到了如今,早就只剩下虚名了,那是半点权势都没有。

        但刘轩也发现不是半点好处都没有,他意外的发现,自打这梁王名分定下之后,体内的龙气似乎有点变动,同时一直笼罩在皇城之上的稀薄龙气也稍微容易吸纳了一点。

        “得了梁王封号,也算是得了正统认可,所以这汉王朝的龙气才会更加亲近自己!”

        一路上没有进行什么试验,只是低着头皱眉思索。

        “曹操在西园军中的地位越发尴尬了起来,如今就连自己手下的那些兵马也渐渐被人掌控了去,朱儁和皇甫嵩虽然先后班师,不过以他二人的性格,断然不会捏着兵马不撒手,这样的话想要自保,我还缺一支能够随意调遣的心腹士卒!”

        这个任务肯定要交给曹操来做,但是用什么借口呢?

        曹操如今是西园八校尉,就算过的再不开心,这职位全是实打实的实权武职,带来的麻烦就是调动起来也颇为麻烦。

        “看来只能等自己登上帝位后再图谋划!”

        随后的一段时间,日子似乎有趋于平淡。

        刘辩登基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波澜,朝堂主公对于刘辩的嫡子身份很是认同,何况大将军何进护佑,又拉拢了太傅袁隗与何进共同辅政,自然不会有人和这两位过不去,所以一眼瞧去,汉王朝似乎终于平稳了下来,而宦官与何进的斗争也有了最终的结果。

        只有刘轩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然,没多久就传来何进与诛杀宦官,结果十常侍无奈下求到了当今何太后,也就是原来的何皇后那里去,这才以蹇硕一人之命保住了其余诸人性命。

        此时刘轩依旧老老实实的躲在自家寝宫中,心中暗乐:“这帮人斗来斗去,将本人忘了个一干二净,倒是好事!”

        日子又一天天过去,曹操递进来的书信越来越频繁,刘轩知道,日子到了——最近一次的信里,曹操已经言明何进已经调集外军进京,他所期盼的混乱局面即将到来。

        而在那之前,他只要静待十常侍与何进之间的斗争到达白热化便可。

        果然,双方的斗争在董太后被鸠杀之后达到了巅峰,十常侍认为若再不除何进,他们将再无立身之地,于是调集宫中禁卫,假传太后宣召,终于将何进诛杀。

        这一切,刘轩都以纸鹤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没有出面干扰,因为只有何进死,混乱局面才会真的拉开序幕。

        此时,已经是中平六年也就是光熹元年八月,这个月过后,那位历史上著名的董太师就要踏上历史舞台了。

        不过在那之前,低调生存十九年的刘轩,今日开始则要先一步的踏上这乱世的舞台。

        “讨伐董卓……依旧会讨伐,只不过这内里详细,却不会如原本一般样子了!”

        通过纸鹤传来的画面,袁绍以及曹操并诸多将校领着西园军杀进皇宫之中,此时的皇宫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杀伐之声此起彼伏,更有多处宫殿放起火来,也不晓得究竟是西园军所为,还是那些宦官为了逃命而故意制造的混乱。

        看到如此,刘轩只是冷笑:“这王朝衰败的也够彻底,一群宦官和一群将校领着兵马就可以在皇城中横冲直撞,虽然知道与我无关,但瞧了还是令人不快!”

        起的身来,将长刀悬于腰侧,刘轩大步出了寝宫。

        对面,则是一群持着利器的精锐士卒——西园军,一边冲来一边呼喝:

        “宫中面白无须者皆为阉宦,尽皆斩杀!”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