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8章 内臣

第8章 内臣

        玄门法术的确神奇,尤其是曹操在将玉片中的讯息尽数记在脑中之后,他就发现这玉片竟然还有别的作用——内里的信息已经清除干净,曹操完全可以将自己要传递的消息储存在玉片中,然后送进宫中,不怕被人发现。

        这玉片的使用法门也随着那些淬炼筋骨之法一并被曹操得到,同时除了刘轩和曹操,这玉片中的信息不会被其他人得知,隐秘性可比那些藏在玉带或者其它什么地方的所谓密信强了许多。

        刘轩自然知道这个用途,他给曹操这玉片,说是信物,实际上就是用来传信的,毕竟眼下时局混乱,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出来一日收获颇多的刘轩在随后几天里心情都非常不错,同时自己贴身小宦官曹苞也与曹操表明了自己曹氏一族的身份后,双方似乎一下找到了最合适的桥梁,随后都约定若有事情,便叫曹苞进出皇宫传讯,刘轩没什么大事的情况下,依旧低调躲在皇宫之中,等待时机。

        如此一来,回到皇宫之后的刘轩就又开始了以前那种日子,整日间躲在宫中不出来,只有近身的曹苞才知道,这位大皇子殿下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修炼。

        自从与曹操见了面之后,刘轩就再没瞒着曹苞,他想要登上帝位,这皇宫之中也得有个内臣方便使用。

        如今宦官中以十常侍为首,这些人都是亲近老皇帝的,就算是下一代的几个皇子中,他们也更亲近小皇子刘协。

        想要将这些人收归己用的可能性太低,何况自己在宫中住了十几年,始终没有和那几名宦官搭上什么交情,他不觉得自己现在过去就能够扯上关系——曹操不一样,曹操的确也是刚见面就联系上的,但那是因为曹操目前的处境极为尴尬,才给了他空子钻,若是再过些日子再想将曹操收归帐下,那绝对不可能。

        而十常侍也不见得会相信他,他们这些年都忙着与小皇子亲近,早就将他这位长子丢到角落中去了,就算是十常侍方面,怕是也担心突然给大皇子卖好,对方也不会接受——更重要的是,刘轩看起来毫无势力,基本没有登上帝位的可能,他们何必浪费时间?

        可实际上,有一个人却真有与刘轩亲近一番的心思,那就是十常侍中权势最大的张让,自打无意间从皇帝那里听了那句评语之后,张让就有了这般想法。

        若是正常发展,恐怕张让也不会费神再去讨好大皇子刘轩,可这个世界因为刘轩横插一手,小皇子刘协变得体弱多病,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夭折。

        何况刘协今年不过八岁,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到成年——眼下这局势,刘协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又因为年幼没有任何威望,朝中群臣也不待见这位小皇子。

        种种不利都让刘协登上帝位的路显得是那么荆棘密布,张让久在宫中,自然明白事事都要留下点退路,若是刘协登不上帝位,他也许可以让刘轩保他一命?

        此时的张让也没寻思过扶持刘轩登基,毕竟刘轩的底子太薄,他所念想的是若刘辩继位,那么大将军何进肯定要拿自己开刀,若是能求的刘轩保下他的性命,哪怕以后不能继续待在宫中,那也是好的。

        没错,他打的算盘就是若刘辩继位,刘轩定然外放为王,只要刘轩开口将他带走,即便是何皇后也该卖点面子吧?

        张让何等人?这皇宫之中说破了天怕是没有比他权势还大的了,早就知道刘辩对那兄长极为亲近,何皇后看在自家儿子面上,也不会将事情做绝。

        寻思了两下,得知皇帝今日因天气越来越寒冷,有加重趋势,此时正在昏睡当中,他抽个机会就出了皇帝寝宫,然后带上一两个亲近的小宦官,十分低调的就奔着刘轩寝宫而来。

        此时刘轩正好在打坐练功,曹苞就立在门口处,一边注意着外面动静,一边好奇的盯着刘轩,等到刘轩将周身金色云气吸纳入体,然后又坐了片刻并且开口问他:“不想问什么吗?”时,他才恭敬的道:“殿下的事情,哪里轮的到臣子来质询?”

        曹苞年岁虽然小,但是在宫中却已经坐到了小黄门的地位。小黄门在皇宫中的宦官中是中等级别,往下是中黄门,再往上则是中常侍。

        不过虽是小黄门,但也不是说权势就很大,他这小黄门,一是因为沾了曹氏亲族的光,得曹腾提拔,另外就是因为伺候的毕竟是当今皇长子,不管权势如何,这品级不能低了。

        真严格抡起权利来,怕是一出刘轩这寝宫,就没人会听他的了!

        相比之下,那蹇硕同样是小黄门,但却权势滔天,单论级别职权还压了何进一头,可惜品级虽然高,但是真正权利还是掌握在何进手中,只能在宫中作威作福罢了。可既便如此,也比这曹苞高到了哪里去。

        不过因为有官职在身,自称臣也是没错——这年代可不兴自称奴才,哪怕是宫中宦官,那都是正经的汉王朝的官,归九卿之一的少府管辖,可不是那下贱的奴隶。

        刘轩想了想,最后对曹苞道:“也没什么好瞒你的,我早先无意中得到了一些修炼玄术之法,除了有些神妙手段外,也可强身健体,等过些日子,局势平稳了,自然也会传授于你!”

        曹苞听了,虽然不晓得这法门究竟多么神妙,不过只看刘轩先几日在曹操家中使的手段,就知道非同小可,那时候只觉得自家伺候的皇子有了这般能耐,日后即便不在皇宫之中,怕是也一样能出人头地,不曾想皇子殿下竟然还愿意将这法门传授给自己?

        一时激动下,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好在刘轩也不在乎这些,正想说两句,突然一顿,心中暗自奇怪的同时挥手吩咐道:“有人来了,且随我出去瞧瞧!”

        曹苞也没去想刘轩如何知道的,既然刘轩修的玄术,有些神奇手段也没什么奇怪,随着刘轩一出寝宫,远远的就看见几个人缓缓行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