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5章 吾若为皇,如何?

第5章 吾若为皇,如何?

        曹操这些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尤其是得皇帝看重,成为西园八校尉之一,手中有了兵权,在这个日渐混乱的时局中就有了自己的话语权。

        但是也并不是特别的顺心,因为西园八校尉的设置,是因为皇帝不满大将军何进大权独揽,无奈之下想出的分权之法,这一点只从西园八校尉归蹇硕掌管就能瞧的出来——谁都知道,当今皇帝谁都不相信,就信任那几名贴身宦官。

        甚至于曹操能够成为八校尉之一,也是因为他乃宦官之后这样一个身份,皇帝认为他这种出身的人可以尽心的为自己办事。

        可实际上呢?先不提曹操自己本人对张让等权阉没有半点好感,加上他本身也算是当今名士,好不容易闯下的名望可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毁去,所以曹操是坚定的站在宦官集团的对立面的。

        更重要的一点,西园八校尉虽然归蹇硕掌管,但统军的八名校尉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从一名宦官的调遣,在西园军内部,是以袁绍为尊——而袁绍又更亲近大将军何进,结果皇帝费尽心思设立的西园军,实际上折腾了一圈后又回到了何进手中。

        曹操看的明白局势,他不认为何进会已经抓到手中的西园军给丢到一旁,所以他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表示什么:愿为皇帝尽忠!之类的想法。

        可惜他尽管已经表明了立场,偏偏出身尴尬,何进对他也是不怎么待见,平日里谈话议事,虽然有他的席位,但是曹操所言,几乎就不曾进过大将军的耳朵——当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也许,谋求外放是一出路?”

        虽然站在台上看着兵卒训练,但是脑袋里思考的却是自己的前程,曹操今年三十出头,正是成就一番事业的年龄,总是在这里干耗着也不是一回事,与其在这里两头受气,还不如去外面闯闯。

        “年初刘益州建议恢复州牧制,地方外官因此掌握重权,若能在地方上坐到一州之主,也是一番成就!”

        心思里转了好几圈,最后只能无奈叹气,他原志不在此,不过世事本就如此,哪里都能尽数如了自己的意思?

        正想着,就见有兵卒急忙忙过来,见礼后禀报:“有人自称曹校尉本家亲戚,现在大营正门外等候!”

        “我本家亲戚?”

        曹操想了想,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是谁,他曹氏也算是大族,家中亲戚可多了去了,不过平日里走动并不频繁,加上曹操虽然略有名望,却远谈不上什么名满天下,自然也不会引得各种各样的远亲跑来投奔。

        不过倒也不是一定,毕竟他曹操如今虽然混的不算顶尖,但比起很多寻常人来说,也不知道强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曹操只当是某个比较偏远的亲戚得知了自己的名字后,想来寻点好处!

        “见见再说!”

        既然宣称是自家亲戚,无论如何都得见一面,若真是求助,也不好直接轰走,大不了舍些粮米布帛打发了就是——这些年皇帝胡乱铸钱,整个天下的货币制度几乎崩溃,粮食布帛等渐渐代替了钱币的作用,因此曹操想到的是舍些粮米布帛,而不是直接给点钱财。

        要兵卒带路,一路从校场中出来,还没出大门,曹操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营门外的两人——刘轩那身型还真不容易叫人忽视,加上气度不凡,穿着也不一般,曹操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只一打量,曹操登时就是一愣。

        “是他?”

        可是随后就一脑门的雾水:“他来找自己是所为何事?难道是有什么秘密嘱咐?”越想脸色就越是难看,脚步不由得就慢了几分。

        旁边兵卒见了,好奇问道:“曹校尉莫非觉得有什么奇怪?”这兵卒也没多想,只当外面那俩人并非是这曹校尉的亲戚,那样的话他们代为出面将其轰走也就是了。

        他这一问,那边曹操立刻就是一惊,瞬间就恢复了常态:“没什么,是我本家亲戚无误,只是奇怪怎么前来寻我,可能是有什么要紧事!”然后又对身后跟随的亲兵吩咐道:“且先回去安顿军务,今日我可能回来的晚些!”

        片刻功夫,曹操已经想明白了,自己虽然知晓这人身份,但是那身份却不能乱说。而且如今这时候,指不定有什么事情,还是不要胡乱声张的好,而且自己也能自如进退。

        若此时转身就走,反而不好回旋了。

        至于究竟是什么事情,他一时半会也猜不到,心中有了几个想法,但终究只是猜测,还得面对面谈了之后,才能知晓。

        想的明白了,脚下又快了几分,转瞬就出了营门,然后一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此时刘轩已经看到曹操迎面走来,只见一身高不过七尺上下,约莫一米六出头的将官,身穿甲胄披风,大踏步向着自己走来。

        虽然身型不高,但是那股气势和脸上透露出来的自信,还是叫人察觉的出此人的不凡之处,刘轩心中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汉末枭雄曹操曹孟德了。

        也是彻底埋葬了汉王朝的那个曹丕的亲爹——不过如今的曹操还不是后来的枭雄奸相,此时的曹操还算是一腔热血,而且也有为汉室尽忠的心思,他的最大志愿也不过是做征西将军,为汉王朝开疆拓土,而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帝之位。

        两人越来越近,同时也在互相打量,片刻后两人已经面对面站定,刘轩正想开口,就听曹操低声道:“议郎曹操、见过皇子殿下!”

        这话一出,刘轩倒是一怔愣,好在礼数没忘,还礼后才问:“曹议郎认识我?”

        他有点奇怪,自己平日里很少出皇宫,专心在宫中修炼读书,朝臣中认识的也不过皇甫嵩、朱儁寥寥数人,除此之外朝臣中自己几乎没一个认识,而那些人更不会认识他,何况曹操现在的级别连朝堂都上不了,又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此时他又注意到,曹操出了大营后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这么说他在营中的时候就瞧见并且看出自己身份了,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候还敢上前来,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若换了袁绍看出了自己身份,保不准掉头就走了。

        “陛下设立西园军之时,皇子殿下在旁观礼!”

        曹操这一解释,刘轩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他没想到自己那么低调的在旁看着,居然也会被曹操记住相貌,这牛人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原来如此!”

        既然曹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原本用曹苞来拉关系的法子就用不上了,至于眼下要紧的,应该是找个安静所在好方便谈话。

        曹操也晓得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这大庭广众下,有什么秘密也没法说,何况人多眼杂,自己能认出皇子刘轩,保不准别人也认的出,若看到了胡乱揣测一番,自己估计又有的烦心了。

        如今皇帝病重,大将军何进和何太后都一门心思的要扶持刘辩继位。不过京城中谁人不知道皇帝喜爱幼子刘协,宦官也是支持皇帝也就是支持小皇子的。

        这两家斗的就够闹心了,若是叫人看到自己和一直不声不响几乎叫人忽视了的皇长子刘轩凑到了一处,谁晓得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寒舍就在左近,请殿下移步!”

        随即就在前面带路,刘轩也不多言,只是静静跟在后面罢了,曹苞人不大,但够机灵,走在最后面同时查看有没有人盯着他们,好在曹操的住处的确不远,很快就到了,这么点距离也引不起什么人注意——何况刘轩的确太过低调,哪怕是皇宫中人也有很多人不认得他。

        进了曹操宅院,然后又转进后进内室,这里一般不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只是刘轩的身份特殊,曹操也不敢在外面招呼,直接引进内里,然后只叫几个信得过的贴身人送上清水瓜果,然后屏退下人,独自招呼刘轩。

        内室中,只见曹操与刘轩相对跪坐,曹苞则静静立在身后,两人坐了好一阵,最后曹操才开口:“皇长子亲来西园寻微臣,莫非是……?”

        刘轩摇了摇头:“不是!”饮了一口水,他脑袋里却在思考应该怎么开口,甚至用什么话题才能引起曹操的兴趣,可是想来想去,始终没什么头绪。

        至于曹操的问题,他知道是曹操怀疑自己来找他,是皇帝有什么密旨。可实际上,皇帝也知道西园军这步棋基本等于白走了,就算有什么密旨也不会让这已经被何进掌控的力量去实施。

        听到刘轩否认,曹操的眉头拧成了一坨,若不是这个缘由,那么这个皇长子来寻自己,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不过那个可能似乎太过疯狂,难不成面前这位还未行冠礼的年轻人,真的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

        正觉得这个可能太不靠谱,只见对面的刘轩将面前水碗一放,随即一脸正色的说道:“曹议郎以为,吾若为皇,如何?”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