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4章 人情

第4章 人情

        想那传说中的刘皇叔,只凭借一个汉室之后的名号就可以行遍天下,相比起那位不知道隔着多少光年的远亲血统,自己可要比他正统多了。

        不过他也明白,这虽然是个优势,但未免又不是一个劣势。如今汉室衰微,尤其是皇室经历了两位昏君之后,声望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估计很难凭借汉室正统的身份占到什么便宜。

        除非……

        “除非我能叫那些自视甚高的人认可我的能力!”

        抬头看了看天,这日天气并不晴朗,整个天都阴沉沉的,加上日子渐渐寒冷,纵使在皇城中有城墙遮拦,那刀子般的寒风一样叫人感到不舒服。

        胡乱转了一圈,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熟人,刘轩诧异的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人在见了自己后,竟然眼睛一亮,随即毫不迟疑的转头走来,心中一寻思,大概猜到了这人为何会在这里了。

        “估摸是外面又乱了,才又劳烦这位!”

        与对面那中年汉子互相施礼,刘轩可没在这位面前摆什么皇子的架子!先不说汉朝皇室本来就没那么大派头,就是面前这人的身份,便是如今把持朝政的大将军何进,也一样得客客气气的。

        “大皇子这是要去何处?”

        刘轩今日一身装扮似要出行,加上如今这条路正是出宫的道路,明显是要出去,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待在宫中憋闷,出去转转!”

        他平日里虽然不怎么走动,但是不代表真的一辈子没出过皇宫,隔三差五的还是会出去走走的,见识见识一下这时候的京城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倒是面前这位,竟然不走正门,反而从这旁门出,让刘轩有点奇怪:“朱大人这是……?”

        话不必问的太细,何况他又不晓得这位大人的事情能说还是不能说,若不能说,自己问了反而麻烦。

        却不想对面这位就等他开口相询,一听这话,立刻笑道:“殿下也知前些年黄巾肆虐,虽然我与皇甫将军平定贼首,但依旧有诸多余孽散步四处,让人头疼的紧。”

        这话一说出来,刘轩就明白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而面前这人对自己居然半点也不隐瞒,看来当年那番举措还是起了作用的。

        “原来如此,想来朱大人今次又要领军出征了?”

        想来想去,他在莫名其妙的跑到那个修真国度之前,也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对这时期的诸多故事也颇有兴趣,因此也研究了一阵。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件事情,看来不是发生了变化,那就是这一仗小的根本就不值得关注。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仗,他也就没什么再问的心思了,可对面这位却不这么想,只听他开口道:“前一次黄巾贼众虽然战力不行,可那诸多手段的确叫人防不胜防,若非临行前从殿下这里得到的几道符咒,怕是不会那么顺利的就剿灭贼众!”

        “这一次心理却没什么底气,不晓得殿下那里还有辟邪符箓否?”

        听他这么一说,刘轩心中暗乐:“不怕你来求我,就怕你不拿我当回事。如今知晓了本人的手段,只要好好拉拢一番,也好搭建我在这个世界的基础!”

        原来当初黄巾肆虐之时,朝廷使朱儁与皇甫嵩领军,剿灭黄巾贼军。出发之时,身为皇长子的刘轩自然也前来观望,并且还找了机会与领军的两人说了几句话,并且送了一些符箓。

        实际上当时皇甫嵩与朱儁并不觉得这些符箓有什么用,只是皇子毕竟是皇子,所以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想要应付过去便了事。

        刘轩虽然面貌年小,但内里可不是个小孩的灵魂,见了自然晓得是怎么回事,也不说破,又攀谈了两句就径直离去了。

        这事情似乎到此就结束,但是等到朱儁、皇甫嵩两人领着北军五校数万兵马与黄巾贼军碰上的时候,这才知道事情究竟多么棘手。

        那黄巾贼的论打仗的能力,可真不怎么强,哪怕号称百万之众,在这二位眼里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甚至都不需要使什么计策,领着手下精锐兵马硬碰硬的冲上一阵,估计这些贼众就得崩溃散去。

        可不曾想那黄巾贼首张氏兄弟竟然懂得妖法玄术,或用飞沙走石或用撒豆成兵,弄的两人苦不堪言,一时间在战局上竟然还落在了下风。

        亏得这时候两人想起了临行时大皇子刘轩所送的符箓,秉着试试也无妨的心态,在一次交战的时候见对方又用法术,便将那符箓祭出,却不想符箓一出,那肆虐的狂风飞沙尽数消失不见,同时对面洒出来的豆子也没有再变成万千精锐兵马,而是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连点动静都没发出来——离的太远,有动静也听不见。

        朱儁、皇甫嵩见状大喜,晓得有这符箓护身,这群贼众的妖法再也不起作用,那么就只能正面拼杀了,这些他们却不怕,因此随后一段时日,两人所领冠军势如破竹,直接将黄巾贼军给打的稀里哗啦,使得天下又获得了一段安宁日子。

        班师回京后,二人都得了封赏,不过朱儁和皇甫嵩都晓得若没有大皇子所送的符箓,估计这一战不会这么顺利,只用半年多的时间就平定了贼军,所以二人都抽了时间去当面拜谢刘轩,刘轩也因此与这两位在朝中颇有势力名望的将领结下了一番善缘。

        这一次,朱儁又领命出征,他一想到要对付的是黄巾余孽,要面对那些邪法妖术就觉得头疼。而当年刘轩所送的符箓早就用光了,自己莫非还要去什么道观寺院去求些辟邪之物来?

        不想还没走出皇城就遇到了大皇子刘轩,朱儁登时大喜,主动上来问候一番,并且一边走着,一边主动将这次的事情说了出来。

        等走出了皇城,刘轩也知道了朱儁这次要对付的,是目前势力最为庞大的一支黄巾余孽,这些贼军放在那里,不管不顾的话对朝廷威望有损,何况贼军肆虐地方,朝中那些真正做事的人也看他们不痛快,自然要尽快清剿,这才让朱儁这个当朝名将领军。

        “此事简单,我身上便带着些辟邪符箓,全部送予大人便是!”

        刘轩表现的越豪爽大度,便越让朱儁觉得亲近,何况自己在发表些比较热血爱国的言论,这对汉室忠诚之极的朱儁对他的好感度自然是嗖嗖的往上窜,等日后有了机会,这朱大人只要稍微偏帮自己一些,好处可就是大大的。

        何况,刘轩想要登基为帝,自己手下没个可以用的人也不行,而赶上如今这乱世,最好用的人自然是手掌兵权之人。

        如今朝堂中掌握兵权的人其实并不多:大将军何进为首,其弟何苗也掌握着不少兵马。

        再然后就是皇甫嵩和朱儁这两位名将——不过这二人与那何进不同,两人忠于汉室,倒是没有将官兵变作私兵的想法,每次打完仗了就会将虎符送还,也不会没事就去与那些兵卒们拉关系。

        不过这二人威望极重,若是登高一呼,京中兵马怕是有大半都愿意响应,关键就在于他二人愿意不愿意了。

        另外,十常侍也掌握着一部分宫中禁军,这一点最让刘轩忌惮——他知晓十常侍们是支持自己那三弟刘协的,自己很难将这部分人拉拢过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能与之对抗的人。

        除此几人之外,自己那便宜父皇新组的西园八校尉也有兵权,不过这西园八校尉名义上是听小黄门蹇硕调遣,自己要想在这上面做文章,怕是有点困难。

        目送朱儁喜滋滋的离去,刘轩带着曹苞又转了几圈,最终还是转悠到了西园军这里——因为是在雒阳西园设置,加上又没有特意起什么名号,所以都以西园军或者西园八校称呼。

        还没走近,就听到兵马操练之声,刘轩停住脚步,静静听了一阵,心中转了一转,最后下定决心走上前去,只不过还没走多近就被兵卒拦住——军营重地自然不能随意靠近。

        不过既然来了,刘轩自然不能空手而回,所以开口道:“劳烦通秉典军校尉曹议郎一声,有本家亲戚来访!”

        那兵卒见刘轩相貌不俗,身长体健,穿着又不似寻常人,所以倒也客客气气的没有动粗。此时听到对方言明要找何人,当下也不敢耽误,让同伴继续站岗,自己转身进去通秉去了。

        见兵卒进去,刘轩退后一步,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然后转过头与曹苞笑言:“要见你这亲戚,还挺麻烦!”

        走这一路的功夫,他心中已经寻思明白,这西园八校尉虽然是听命于小黄门蹇硕,可是统兵的这八个人也都对宦官没什么好感,所以更多的是按照何进的调遣行事——后来十常侍之乱的时候,西园军就是斩杀宦官的主力。

        何况,自己与那曹校尉,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瓜葛,先扯些交情再说旁的!

        “若是能将这位当世枭雄收为己用,即便不能顺利继承帝位,日后也有机会将皇位夺下。”想了想:“不过这难度似乎有点大?”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