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章 何皇后

第2章 何皇后

        皇后召唤,自然需要尽快前去,纵使刘轩与现今的何皇后相互之间没什么交情可言,不过既然成了这皇室中人,该做的事情也不能做的差了,免得惹来一些聒噪,惹人厌烦。

        沐浴更衣,准备妥当之后,刘轩也不带太多人,只让曹苞一人跟随着就往皇后的居住处而去。

        此时这城中本有两处宫殿,分别叫做南宫和北宫,皇帝和皇后的居处则都在北宫当中,刘轩也是住在此处,倒是不用走的太久,片刻的功夫就来到皇后所居的宫殿之外,叫曹苞前往通秉之后,就径直站在那里等着。

        反正皇后找他所谓何事,他已经通过那白鹤知晓,如今心中有底,倒是不急。

        正等着,只见皇后的宫中走出一少年来,约莫十二三岁的模样,正是自己那个二弟刘辩。

        本来他与这个弟弟没什么交集,他也没有特意与这个弟弟交好,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弟弟似乎和自己特别亲密,本来平日里颇为沉默寡言,并不喜欢与人交流的刘辩总喜欢找他说话。

        此时见到刘轩,也是一脸开心的走上来,问候一番后就站在那与他攀谈了起来。

        “皇兄来这里是?”

        “母后唤为兄叙话,正在此等待通传。”这话本来没什么,按照规矩这么做也是正常,却不料刘辩听了,直接就道:“我带皇兄进去就好,何必在这里干等?”

        真想不明白这刘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亲密,有时候刘轩也会臭不要脸的暗自纳闷:“莫非这小子瞧出了本人的不凡之处来了?”

        他却不知道,当初刘辩年岁尚小的时候,因为皇帝不喜,加上性格有点沉闷,在宫中又没什么同龄的朋友,所以平时只能自己玩。偏生有一次放风筝的时候那风筝挂在了树上,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刘轩路过,见状后一脚踹在树干上,生生将那树上的风筝给震了下来。

        就这么一下,给这孩子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刘辩对刘轩这个哥哥非常的敬佩,而这种敬佩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消散,反而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可惜刘轩并不知道这些,他甚至都忘了当初自己还做过这么一件‘伟大的事’,不过他这人就这么个性子,若对他亲热,他也会对他亲热,所以兄弟二人聊了一阵,倒也算聊的颇为尽兴。

        直到有人将自己请进去,俩人才止住话头。

        “皇兄既然来了,我便多待一阵!”刘辩见刘轩要与自己母后聊天,就想在一旁陪着,奈何旁边有何皇后亲近宫女知晓今日之事,好说歹说将他给劝住了,这才一脸不舍的往自己寝宫而去。

        刘轩心中了然,面上却没表现,与刘辩道别后,随着宫女进了皇后寝宫,依照礼数向何皇后见礼,等到何皇后还礼落座后,便在早准备好的座位上跪坐下来。从头到尾,礼仪上都毫无疏漏。

        此时宫女将早就准备好的食物酒水端上,何皇后率先吃了一口之后,就坐在那里,看着刘轩,眼神之中更是有挑衅之意,似乎是算定了刘轩根本就不敢去碰面前的饭食一样。

        宫中的情况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何皇后的儿子刘辩,乃是当今的嫡长子。虽然不是长子,可是这个嫡长子的嫡传身份却至关重要,按理说她儿子继承帝位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可偏偏皇帝不喜欢这个儿子,后来又多出一个幼子颇得皇帝喜爱,这就叫何皇后大为不满。

        好在那幼子虽然聪明伶俐,可是身体不够强健,隔三差五就要病上一场,也不晓得能不能挺到成年,所以她暂时的将心思给放到了一旁。

        却没想到的是,那老皇帝竟然宁肯将自己并不怎么喜爱的长子刘轩留在宫中,也始终不肯将刘辩立为太子——何皇后虽然出身不怎么好,可是她也不是蠢人,这其中的意思早就被她瞧的清楚明白,所以一直在想办法应对。

        奈何她当年鸠杀了王美人就让皇帝大怒,这几年说话也渐渐没了作用,若不是她兄长还把持着大权,估计这皇后的位置早就坐不下去了。

        本以为要慢慢等待机会,不想皇上身体突然变差,病症一日重过一日,眼瞅着就要不行,此时若不再赶紧谋划,恐怕这皇帝之位真就和她儿子没什么关系了。

        就是因为这些缘故,才有今日这一顿晚宴。

        看了看端坐在那里的刘轩,何皇后心中也在寻思着关于这年轻人的一切。

        她印象中,这位皇长子因其庶出之身,加上其母姿色平庸,若不是皇帝当时酒醉,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其并不被皇帝所喜,这几年在宫中的地位也不算多高。而出生后没两年,其母就病逝,在宫中又没个什么靠山,可以说各家几乎都快无视了这位皇长子。

        不过却也因为其行事低调,平日里要么基本不到处走动,多是躲在自家宫殿里读书,所以当初何皇后也没想过要对付他,只觉得要不了多久他自然就会离开皇宫了。

        却没料到这刘轩在宫中住了一年又一年,如今都已经快要及冠之年,却始终不曾封王离开皇宫,这个情况就让何皇后大为不满了,此时皇帝又病重,宫内宫外何皇后都有势力,此时若能将这刘轩赶出皇宫,也能叫自己儿子继位的机会提高一些。

        “不过是一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恫吓一番也就是了!”

        心中如此寻思着,何皇后开口先是寒暄了一番,末了才言:“总是待在宫中难免憋出病来,当多四处走动走动。若是能游历四方,还可增加些见识!”

        刘轩闻言,立刻明白了这何皇后话中含义,不外呼就是要他赶紧离开皇宫罢了。

        只是皇后的这句话却让他一阵腹诽,暗道了一声:本皇子以前闭关个一两百年都是常事,不晓得仙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宅男吗?

        心中胡乱扯了一通,面上却不言语,只是静待何皇后下文。

        果然,见他不说话,何皇后接着道:“这些年越发乱了,就连这宫中也不怎么消停了!”一边说,一边还把玩着面前的酒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似乎是意有所指。

        何皇后早些年便是用毒酒鸠杀了王美人,若不是灵帝暴怒,并且随后将小儿子刘协送到了自己生母,也就是董太后那里去,恐怕那幼子也难逃一死。这事情在宫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人人都知,如今何皇后故意做这么个姿态,不外乎就是提醒刘轩,若再不识好歹,她同样能给刘轩奉上一杯毒酒。

        而且,如今与当年不同。当年皇帝正健壮,事后还能收拾何皇后一通,如今皇帝病重,还能不能恢复过来都难说,就算真把他毒死了,怕是也没人在意。何况刘轩在宫中也没什么靠山人脉,谁又会为他出头?

        何皇后觉得这么一说,这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刘轩应该会被吓个够呛了,估计回去后就会着急离开皇宫了——她就没想过刘轩有争帝位的想法,因为她觉得除非刘轩是白痴,否则就不可能惦念那根本不可能到他手上的皇帝之位。

        可实际上,刘轩真就在惦记着那皇帝之位,因为那皇帝之位关系到自己修炼的天子龙气这门功法,而这门功法则关系到他能否恢复一身修为,甚至更进一步,好报那当年被人背后捅了一刀的仇恨。

        因此何皇后今日这番作态,可以说是做了无用功,不但没有吓到刘轩,反而还惹来刘轩的一身轻笑,尤其是那一脸的不以为意,惹得何皇后心中大怒。

        “既然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何皇后心中计议一定,随手对身旁宫女一招。只见那一直侍立一旁的宫女双手托着一托盘,上面白绫掩着什么物事,一直端到了刘轩面前,这才将上面的白绫一掀,露出底下那杯乘着满满酒水的酒樽来。

        刘轩看了看已经摆在面前的酒樽,心中暗笑:“又是毒酒?就没点新鲜玩意儿?”

        却不知道他此时脸上挂着轻笑,一副毫不惊惧甚至还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让何皇后心中更怒,开口道:“宫中恰好有佳酿,请大皇子品尝一番!”

        她只当这一回刘轩当会露出害怕的念头了,因为她想不到谁会不害怕死亡,也许下一刻就会拜服在地,求自己绕他一命了。

        “若是求饶,便放他离去好了!”反正她心中只要刘轩离开京城,就再也没什么威胁了。而且她会愿意绕刘轩一命,也有自己儿子刘辩的原因在内,也不晓得为什么,自己儿子似乎与这兄长特别亲。

        正等着刘轩求饶,却不料下一刻就见到刘轩抬手举杯,一仰头将那毒酒干脆利落的喝了个干净,甚至还将酒樽倒转,示意没有半点余留,何皇后见了这般景象,怔愣愣的呆坐在那里,瞪大了双眼一副无法相信的模样。

        “难道这刘轩是傻子不成?”

        她自呆愣着,只见刘轩施施然起身,然后冲何皇后一施礼:“多谢母后赐此佳酿!”然后与皇后简单一道别,转身径直离去了。

        这一下叫何皇后更加惊恐,那酒中之毒乃是天下最毒之物,寻常人饮下莫说行走自如,怕是才喝道一半就已经毙命了,而刘轩将那酒水喝的干干净净,竟然好似没事人一般,这种完全无法叫人置信的情况让她彻底傻住了。

        刘轩可不会理会那么多,直接回了自己寝宫等到屏退了左右,四下无人后才从口中舌下取出一枚玉符来。

        只见这洁白玉符上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墨色,更有一阵诡异香气溢出,刘轩查看了一阵后暗道:“这辟毒玉符虽然还没完全炼制成功,但是应付寻常毒物已经足够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