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章 皇子

第1章 皇子

        刘轩盘坐在卧榻之上,双手则做着托举之状,此时若有人仔细观看,则会发现有很细微的金色光点慢慢的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然后汇聚在了头顶之上,淡淡的光点慢慢汇聚在了一起,俨然巨龙成一模糊不清的金龙,随后盘旋了一阵后从其头顶百会穴上钻入体内。

        金龙入体,脸上陡然闪了朦胧的金色光晕,只是这光晕一闪即逝,随后收回双手不再做托举之姿,而是收归于丹田处,呼吸间两掌之间似有一条小小的金色丝线翻腾,如此过了半个多时辰,丝线渐渐消失不见,盘坐的刘轩这才睁开双眼。

        “唉~”

        长叹一口气,刘轩依旧坐在那里,同时顺势挥了挥手掌,虽然发出一阵噼啪爆响,可是刘轩却半点也不觉得高兴。

        “修炼了好些年,如今连基础都没打成,真够倒霉!”摇了摇头,一脸无奈:“本以为这次可以借着天子龙气恢复一身修为,哪想到却赶上了这王朝末世,龙气几乎消散一空,数年时间莫说一头幼龙,连颗龙蛋都凝聚不成。”

        “按照这个速度,要想恢复修为也不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了,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走了。”

        他又瞧了瞧自己坐着的卧榻,拍了拍有点硬的床板,心中无限怀念起了当年睡的软床。

        “不奢求早些年收罗的那些神妙宝贝,哪怕有个席梦思也比这舒服了不知道多少!”

        刘轩本是生活在都市中的一个寻常青年,不晓得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穿之一族,而且还是到了一个能够修炼仙家法术的世界。

        用他所熟悉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到了一个修真的世界当中,自知此是莫大机缘的刘轩自然不肯错过,所以拼命的修炼,并且努力的往上爬,久而久之还真叫他练出了一些名堂,并且与一些人打下了好大一份家业——创立了一个修真文明极端发达的国家。

        只是那最后的结果并不怎么圆满,自以为自己是主角的刘轩最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专门等待主角的‘山中老人’,被同伴在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子,最后若不是他舍了一身修为,破开空间直接跑出了不知道多远,怕是连最后那一缕元神都逃不掉。

        可是元神逃掉并不代表他安全了,想要活下去,只剩下一缕元神的刘轩所拥有的选择并不多,幸好他破开空间后所在的地方有人居住,所以他选择了重塑肉身。

        这个法子其实不怎么难理解,不外乎就是趁着男女‘办事’的时候,冲进去借着最最纯粹的阴阳之力凝聚肉身罢了,与投胎差不多,方便在于可以自己选择父母是谁。

        看了看周围,然后从透窗而入的光线判断了下如今的时辰,此时约莫是刚过中午没多久,他会选这个时间练功,也是没有办法,因为那天子龙气聚拢的时候太过显眼,而午时阳光最足,被人发现的可能也就降低了许多。

        从榻上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说自己的修炼连基础都还没打好,但是作用也并非没有,加上又是自打娘胎起就开始修炼,身体素质远优于常人,更重要的是他这身体能够充分将食物吸收并利用,倒是省却了不少麻烦——尤其是出恭只能用竹棍这一点。

        因此他平日里也不需要吃太多,这午饭的时间倒是刚好拿来修炼了,对伺候之人只称是自己要午睡,不要打扰。

        起身活动了两下,随后对着卧房外招呼了一声:“来人!”

        声还没落,只听见一阵有序的脚步声传来,等到转过头后,已经有好几人侍立在一旁,其中一少年更是走上前,恭敬的问道:“殿下可要吃些东西?”

        这少年是个宦官,姓曹,单名一个苞,这名字倒没什么稀罕,而且一起读出来,总是让刘轩忍不住想乐。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以前生活的那个钢铁都市中,那些古代的剧集里上位者对太监的称呼,这笑意就更难以忍住了。

        这就导致刘轩每次看到这小宦官的时候都是一脸笑意,旁人见了还道他对这小子颇为喜爱,结果就将其派到了他身边,当贴身使唤的宦官了。

        刘轩对此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允,尤其是他意外得知了这小宦官竟然还和一个超级牛人有所牵扯,自然就更加乐意了。

        所以几年下来,身边的宫女太监换了无数,这小宦官始终跟在他身边,而且他有什么事情也都让他去办,因此宫中人都知道,这小官宦乃是刘轩的心腹。

        “不必了!”摆了摆手,刘轩现在也没什么吃东西的**,加上肚子也不饿,平时也没什么吃零食的习惯:“取些茶水来就好!”

        茶叶在此时已经开始流行,只不过不如后世那么多花样罢了,不过以刘轩此时的身份,想喝什么样的茶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自然有人帮他琢磨如何弄出好喝的茶水。

        至于与这些宦官宫女说话的时候没有摆身份,却是他自打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即便是帝王之家,平日里与人说话也没张口闭口就把自己身份摆出来,以前在电视里看的那套原来纯粹是扯淡,当初刚知道的时候还暗叹了一声:“可惜不能乱摆谱了。”

        要的茶水很快就被送了上来,刘轩先是闻了闻,随后对旁边侍立的宫女挥了挥手:“都出去吧,曹苞留下就是!”吩咐一声,众人又哗啦啦退了出去,待得人都出去了干净,还不等他发问,那曹苞早已经凑到身旁,低声道:“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刘轩也不转头,好像在望着眼前的茶水出神,可嘴上却没有片刻迟疑:“父皇上个月设立西园八校尉,并亲往督查,却染上急症,如今看来,这急症成了重症了。”

        身旁的曹苞没有说话,终究是因为这话太敏感,他根本就没法插口。

        刘轩本也没指望他说什么,站了一阵又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说起那西园八校尉,那典军校尉曹操好像与你还是亲戚?”

        “论辈分当称曹校尉叔叔。”

        曹苞不知道为什么刘轩会问这个,本以为会继续询问关于那个本家叔叔,却不料刘轩说了那一句后就没了后文,又继续站在那里发起呆来,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这才问了句:“最近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几乎没有半点迟疑,立刻就回了一句:“据闻三皇子昨夜休息时受了风寒,今儿一早太医就去太后娘娘宫中为其诊治去了!”

        “哦!”

        旁人不晓得究竟怎么回事,可刘轩却清楚,其实这事情还真和他有点关联。

        因为他那弟弟一身龙气虽然也不是多么强盛,可也比他强了许多。他出生后身上几乎半点龙气也无,若不是皇子的身份的话,可能他这天子龙气根本就练不下去。

        即便如此,他的天子龙气依旧进境缓慢,如今不但使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仙家法术,就算是稍微普通一点的唬人手段,施展起来也是颇为困难。

        这个现实让刘轩头疼了好一阵,最后他发现自己想要将那天子龙气练下去,就只有一个选择:登上帝位!

        尤其是他在弄清楚了身处的环境之后,明白了自己想要登上帝位的话,这么干等下去是不行的,所以他只得选择了一个不怎么光彩的手段:强夺龙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龙气被夺造成的影响,那弟弟隔三差五就一场病,俨然一副随时夭折的架势,不过刘轩却知道,自己这般手段虽然不光彩,却绝对伤不到他性命,而且他心中早就有了计较:“反正你以后当皇帝当的也不痛快,只要我能登上帝位,起码可以保他一辈子快乐无忧!”

        胡思乱想了一阵,刘轩眉头突然一拧,不过转瞬就恢复如常,对着身旁的曹苞挥了挥手:“且退下吧!”

        曹苞知道刘轩喜静,所以也没多想,恭敬的退了下去。等到他离开,刘轩这才闭上双目,暗动体内那飘飘渺渺带着微微金光的云气,随后将手一抬,对着那微微开着的窗户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见一道半个巴掌不到的白影从窗口飞了进来,然后一转一折轻飘飘的落在了刘轩的手掌之中,此时才瞧的清楚,那白影竟然是一白绢折的白鹤。

        这么一个白绢折成的玩意儿,在刘轩手中却如活物一般,扑棱了两下翅膀,然后还用自己的尖嘴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并不存在的羽毛,然后才乖乖的待在刘轩手中动也不动,与刘轩对视。

        这屋中气氛一下变得极为诡异,一年轻男子左手端着一碗茶水,右手托着一个小‘玩具’愣愣出神,动也不动,若叫人见了,还当是一雕像。

        如此过了好一阵,刘轩才将那白绢折的鹤给收到袖中,然后望着另外一个方向一阵轻笑,心中暗道:“想逼我离开雒阳?想的倒美!”

        就在此时,只听屋外曹苞呼道:“殿下,皇后娘娘请殿下晚饭时候前往叙话。”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