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斩仙 > 第二十一章 请教不行就考校 上

第二十一章 请教不行就考校 上

readx();        听到杨晨后面的话,上官峰简直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多年的困惑似乎一朝散尽。几十年当中,他听过无数个已经筑基的高手对他说过自己的经验,都说最后一个关口是最难过的,很多人都想尽了各种办法才能够突破。

        按照前人们的经验,上官峰几乎是绞尽脑汁,但却没有一次成功过,总是在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但这也越发的坚定了他坚信筑基的最后一个关口极其困难,需要留下一部分力量来最后冲刺的信念。至少有几个筑基高手,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到的。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经验都适合每一个人,上官峰连试了几十年,身心疲惫,数十年的失望到绝望,终于彻底的心灰意冷,再也不抱希望能够筑基。一心一意的为纯阳宫打理驿秀山庄,直至今天。

        杨晨对他有印象,在前世的很久以后,上官峰终于成功的筑基,就是最后一次破釜沉舟,全力冲击的结果。当时上官峰甚至还感叹,如果自己百年之前就用这种办法的话,说不定早就进入了筑基期,成为内山门弟子,也不至于空自蹉跎两百年的岁月,错过最佳的修行时间。

        这一世既然上官峰已经对自己表现出了这样的态度,杨晨也不介意把这个告诉他。反正不管怎么说,驿秀山庄里多一个筑基期的对自己有好感的总管,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且还凭空落下好大一个人情,这样的事情,惠而不费,没有理由不去做。

        上官峰却不是这样的认为。原本他已经绝望,但是此刻却又突然燃起了希望的火焰。想着杨晨说的方法,他甚至已经看到了自己筑基成功后的模样。思忖片刻,上官峰突然之间站起身来,冲着杨晨就是深施一礼。

        “多谢杨师弟指点,他日我若筑基成功,定不忘杨师弟指点之恩!”说这话,却是上官峰真心实意的想法,对杨晨,他有着说不出的感激。

        “筑基?”杨晨装作一愣,呵呵笑道:“上官师兄,我只是和你说了一下武学上的经验,和筑基可没什么关系。师兄如果有什么心得,那也是师兄的福缘,可归不到我身上。”

        杨晨话是这么说,但上官峰却绝不会这样想。杨晨越不居功,越显得品性纯良,他自然越是心中感激。

        狂喜之下的上官峰,甚至已经再不顾其他,冲着杨晨就是再次拱手道谢:“杨师弟,我马上去闭关,少则一月,多则三月,等我出关,我亲自指点你!炼气三层,旁人不敢指点,我老人家,总还是够格的吧?”

        “那就先祝师兄马到成功!”杨晨也不忘记给上官峰一个好口彩,随后也是接着一句:“多谢上官师兄!”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称呼改成了师兄,而不再是总管。

        这一次,上官峰的动作更快,当天晚上,四个被杨晨打伤的奴仆就已经全部都送到了壶阁轩。四个人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外表上已经看不出来,想来是用了不少珍贵的灵药。而上官峰当天晚上就安排好一切,急急忙忙的闭关冲击筑基。

        沈达等四人再次见到杨晨,却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桀骜。原本就是身为奴仆,只是因为杨晨被上面冷遇才会有那种想法,现在杨晨大发神威,将他们四个人凑的没有一个清醒着离开,加上上官峰的严加叮嘱,四人再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心思,面对杨晨的时候,恭恭敬敬,俯首贴耳,杨晨要他们干啥就干啥,丝毫不敢有所违逆。

        上官峰闭关,杨晨却也不得不再次面对楚亨的绝招。他把杨晨的地位捧的那么高,待遇这么好,就是让人无话可说。

        虽然杨晨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学到这些基本的知识,他早就不需要,但是,为了避嫌,他还不得不装出一副从头学起的样子。否则的话,一个满腹经纶,行医辩药无所不精,天文地理无所不晓的家伙,却去做刽子手,这显然是要让人怀疑的。

        修仙的门派,对于传承十分的重视,杨晨如果不管不顾的暴露出自己早已经学过这些,绝对会被人当成其他门派窃取纯阳宫功法的卧底。如果是那样,相信楚亨一定会很开心的将杨晨干掉,然后还在门派之内立下大功一件。

        所以,杨晨哪怕装,也得装出个样子来。自然,杨晨这个出身刽子手的预备弟子,就成了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恩,当然,也许能认得几个字,但绝不会超出一百个吧?

        上官峰有话,等他出关,亲自指点杨晨。不过在杨晨眼中,这点事情也要上官峰这种人安排,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而且,用这点事情就想要还上杨晨的人情,那也太简单了一点。

        次日一早,杨晨在沈达的带路下,再次来到了书轩。这次,他直接来的并不是和他一般入门的预备弟子上课的书轩,而是来到了比他早一年加入纯阳宫的弟子这边。

        见到杨晨进来,书轩的那个老教习马上站了起来,冲着杨晨就是一礼:“杨师兄大驾光临翰林轩,可是想给这些师弟们指点一番?师兄请上座!”和昨日一模一样的说辞。座中的那些弟子们,也都是站起来问好,一切和昨天没有半点的区别。

        “不敢,杨某初来乍到,还有很多东西不懂,有点东西,想要向夫子请教!”杨晨先以理服人,姿态放低,礼貌的说道。

        “哎,不敢不敢!哪里敢指教杨师兄!”老教习登时大惊,语气夸张,双手连摆:“当不起,当不起!”

        “请教不行?”看着这种敷衍的态度,杨晨的语气登时有了些变化。

        “万万不敢!杨师兄!”老教习还是这样的态度:“您已经超越炼气三层的弟子,我等哪里还敢指教,万万不敢!”

        “哼!”杨晨冷哼一声,忽又言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不过,怕你误人子弟,说不得我得先考校你一下。”

        啪一声,一本书扔到了老教习的面前,杨晨大马金刀往那边一坐,大大剌剌的说道:“给我一字一句的念完再解释一遍,我听听你有没有错误!”

        ——————

        唉,新书榜又下落一名,大家千万给力支持啊!

        我不想用单章来吸引眼球,影响大家阅读的流畅,请大家用推荐票,点击,收藏来支持一下吧!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7/190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