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斩仙 > 第五章 斩你,我有什么好处 下

第五章 斩你,我有什么好处 下

readx();        “诸位都是大人物,在下小小一介凡人,不敢夸什么海口。”杨晨依旧还是淡淡的语气:“能做的,在下尝试去做,不能做的,在下能力有限,也不敢给诸位保证。不过,诸位都是入了仙籍的,身殒之后,一了百了,不用期盼再入轮回。留下的东西,与诸位也彻底无缘。如果有留给后辈的,在下也决不强求,各位自便!”

        声音不大,但是在斩仙台之内,杨晨的声音,想要所有人听见,也是十分轻松的事情。他这番话,自然被所有人都听在耳中。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心愿可了,你动手吧!”天庭小兵却是什么牵挂都没有,眼睛一闭,就等着杨晨动手。

        “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杨晨也不强求,反正话已经说到,不保证能完成心愿,却也不强迫众人接受。不愿意接受,自然杨晨也不会恼怒,反正对方身死之后,生命精气一定会便宜自己的。

        咔嚓,凶刀闪过,天庭小兵也在斩仙台上陨落。戒指中的功德值,却只加了十几万多,看来,这小兵的地位,还不如土地。

        但小兵的生命精华,却比土地要雄厚数倍,一口气吸入,运功吸收却也花了几倍于土地的时间。只是两个人,杨晨就感觉到了体内的巨大变化,果然他所料不差,斩杀仙人,比斩杀凡人效果要强悍万倍以上。

        “老子纵横一世,无牵无挂,没什么心愿需要你一介凡人去了结。多说无益,动手吧!”第三个十分的爽快,也不等杨晨问话,主动出声。

        “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对方爽快,杨晨更加爽快,套话一说,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一塌糊涂。除了给杨晨增加数十功德值,以及更改了杨晨的灵根经脉之外,再没有其他留下的东西。

        “老夫也没什么可说的,只要你日后有机会多杀几个叛乱之人。”接下来的一个山神,却也是一个不甘心之人,说完之后,自己也不等杨晨催促,自顾说道:“老夫飞升之前,曾给后辈留下一个药园,可惜,走的仓促,没有来得及通知到他们。送给你了,就在相阳山,老夫曾经布下禁制,你要进去,少不得一番麻烦。”

        “相阳山药园?”杨晨脑海中微微一动,随口答道:“七步**绝杀阵,进三退二左一上一,连转七个半弯,重复七次,需要水系灵力才能进阵,七七四十九步,一步踏错,绝杀无赦,前辈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多谢了!”

        “你怎么知道?”听到杨晨几乎一字不落的说出来,山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在杨晨面前竟然如同不设防一般,怎不让他惊骇莫名。

        “我就是知道!”杨晨知道,是因为在两千年后,这个药园被人发现,某个中等的门派死了数十个元婴高手,就是用的这种方法才得以进入。杨晨自然不会对山神解释原因,只是接着说道:“飞升之后,除非肯损耗修为,掉落境界,否则谁也无法传递这么一个消息下界。前辈,我保证,这药园不会再蒙尘,前辈放心上路吧!”

        “收取的法诀是……”山神愕然的看着杨晨,说出了收取法诀。

        “多谢前辈!”杨晨再次拜谢。

        “看不透!”山神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到了这个境地,谁也没想着能有什么生机,谁都看的明白,却是仙人本色,一个个的表现,都让杨晨佩服。

        “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每一个要斩的仙人,杨晨总会不厌其烦的说一番这些话。说过之后,杨晨才会动刀。

        “为什么你每次动刀之前,都说这番话?”第五个却是个文士模样,看不出来官职。上来就问了杨晨这样一句,甚至语带讥讽:“可是害怕斩仙之后不得善终,心虚不成?”

        “在下只为不沾因果!”杨晨毫不理会对方的讥讽语气,语气淡然的回答道:“各位虽然是死在在下手上,但致死根源并不在在下这边,要落因果,也是发号施令之人,如果前辈还有什么仇怨,还是冲着真正的仇家吧!在下只是一介刽子手,不沾因果!”

        “你说不沾就不沾?”文士虽然被绑着,但眼睛却转的飞快:“恐怕由不得你吧?”

        “沾与不沾,全凭在下心思。”杨晨却也不恼,只是自顾自的回答道:“斩杀诸位,在下职责所在,问心无愧。在下说不沾,便是不沾。”言语之中,强大的自信却让文士不由得气馁。

        在进入斩仙台之后,杨晨的自称几乎全部都是在下。这些被斩杀的神仙,随便拿出来哪个,都能当得他前辈,所以,杨晨只称呼前辈,自称在下,再没有别的称呼。

        “好,老夫也有心愿未了,你多杀几人,我留给你些好东西。”文士呵呵微笑一会,随后冲着杨晨说道:“庐庆山丹榆谷,有老夫留下的法宝丹药,你出去之后,尽可去那边寻找。能不能找到,看你的造化了!”

        “进出丹榆谷,可有什么讲究?”杨晨语气不变,出声问道。

        “进去简单,走进去就行,出来需要用八宝风铜镜,镇住阵眼才能出谷。”文士的回答也十分的迅速,没有半点的迟疑。

        “好算计!”杨晨忽的冷笑一声:“丹榆绝谷,有进无出。八宝风铜镜,出不来!在下无心欺瞒前辈,前辈却有意害在下性命,说不得,在下冒犯了!”

        “哈哈哈哈!你这小辈,倒也聪明,竟然知道有诈。”文士哈哈大笑:“凑巧知道丹榆绝谷,看来你命不该绝。不过,老夫已经是此等模样,殒命在即,不知道小辈你说的冒犯,除死之外,还有什么?”

        “在下不才,恰好知道一门残仙绝魔手。”杨晨脸上泛着冷笑,口中却平淡无奇的说道:“虽然在下一介凡人,没有法力,但斩仙台在手,也能施展一二。前辈,身殒之前,好生消受吧!”

        杨晨话一落地,文士已经面色剧变。不光是他,就连台下的众仙,也都是面色大变。

        ——————

        新书上传,冲榜急需大家各种支持,推荐收藏点击,谢谢大家捧场!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7/18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