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斩仙 > 第五章 斩你,我有什么好处 上

第五章 斩你,我有什么好处 上

readx();        “居然是你?”一个声音从待决囚犯当中传来,让杨晨也十分的惊讶。难道仙界还有人认得自己?

        “谁?”杨晨手一指,认定了说话的方向,只是动念间,一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灰衣老头就瞬间出现在斩仙台上。一上到台上,身体已经自动的变成了那种跪伏的模样,等着杨晨一刀砍下。进入斩仙台的仙人,早已被废掉了满身的修为,哪怕杨晨一介凡人,依仗斩仙台的力量,也能对这些仙人为所欲为。

        “几个月前,你在老夫的庙里挖走了一个铁箱子,还冲着老夫拜了一拜,忘记了?”老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和仙人的身份一点都不符合:“我那里少有人去,更没人会拜老夫,所以我老人家倒是记得清楚。”

        老头这么一说,杨晨却也明白过来,这老头,分明就是一个土地。土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勉强算是一个神仙。

        “原来是你!”杨晨笑了笑,却也没有着急挥刀。反正这里只有他一个刽子手,天庭斩仙台也不用看什么时辰,什么时候斩,完全是杨晨自己说了算。

        “你一介凡人,怎能作此大逆不道之举?”老土地忽的愤慨起来,大声的责难杨晨道。

        “你也知在下一介凡人,这种事情,岂有在下做主的余地?”杨晨手中抚摸着凶刀,口中却随意的答道。这种话都能问出口,这种脑子都没有,如此的迂腐,怪不得他只是一个土地,而且还是如此穷的一个土地。

        “反叛天庭,大逆不道!”老土地口中还在兀自一个人说着,但说来说去,却总是这两句,尤其是大逆不道这四个字,一直挂在嘴上,说个不休。

        “天行有常,天道无常。”杨晨和老土地并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只是自己说了一个理由:“这许多年来,天庭的重要职司可一直没有换过什么人,既然天道无常,那为何玉皇大帝却常是他一人?王母娘娘也常是她一个,飞升了那么多高手,不管修为高低,只能做最下等的天兵天将,要么就是宫娥侍女,便换成是在下我,说不得也要反了!”

        这本就是那些人造反天庭的理由,杨晨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只是,当他说出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对牛弹琴了。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老土地除了这一句,已经气得再说不出其他什么话来。

        “大逆还是小逆,在下不管,在下只是一介小小凡人,管不了这许多事情。”杨晨淡然一笑,冲着一直气哼哼的老土地说道:“身死道消之前,前辈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许在下可以替你完成一二。”

        “心愿?”老土地一愣,随即马上激动的骂道:“老夫的心愿,就是将那些叛逆的贼子碎尸万段!”

        “如果这些叛逆的贼子不包括在下的话,也许在下可以帮你完成一些。”杨晨淡淡的一笑,并没有管老土地激动的表现:“当然,你也知道,杀不尽的,有一些在下可以帮你杀。只是,杀来杀去,是替你完成心愿,对在下有什么好处?”

        “恩?”老土地显然没有想到杨晨会是这样的反应,从刑台上挣扎着扭过头来看着杨晨,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说真的?”

        “现在的修仙门派,仙界凡界总有脱不开的关系,在下和玄天门有解不开的仇怨,杀他们一些人,是一定要做的。”杨晨却也很是认真:“在下以心魔发誓,一定会杀玄天门中人。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遗愿的话,你就安心上路吧!”

        “既然你敢用心魔起誓,老夫便信你一次!”老土地却没有细想过杨晨一介凡人,怎会知道这么多天庭秘辛,只是听着杨晨发誓,相信了杨晨:“如你还有机会离开斩仙台,那便去凡间老夫那座破庙,神台前面的地下,有老夫我当年藏下的几斤灵石。老夫穷困半世,飞升之前留下那一点东西,全归你了!动手吧!”

        “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杨晨站起身来,冲着老土地将这段话念完,随后,也不拖泥带水,手起刀落,老土地转眼之间人头落地。鲜血喷了一片,却没有沾到杨晨身上半分。

        咝,长长的一口气吸入身体,易老魔的功法又一次流转起来,将老土地的生命精华迅速的吸入化解。登时体内一股热流直冲顶门,随后又沿着任督二脉连转几圈,这才消弭的无影无踪。只是这一下,便是杨晨杀了数百个凡人都没能做到。

        闭着眼睛,杨晨直到体内的热流消失,这才睁开眼睛。随即察觉手上的戒指有异,心神一动,却发现原本戒指上的功德值,已经由零变成了数十万多。

        杨晨心中一动,这戒指是天庭身份标识,同时也计数功德值。斩杀土地涨了功德,说明那些叛乱的家伙已经掌握了天庭,更改了功德标准。杀掉对头,自然要涨功德。原本这仙人在旧天庭有多少功德,现在就给杨晨涨多少。

        不过,几十万功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杨晨也没有看在眼中,这斩仙台里,密密麻麻都是待决之囚,岂不是一地的功德?

        第二个囚犯被解上来,却是一个天庭小兵。杨晨也不问来历,只是依照前面老土地的榜样,照样问了一句:“身死道消之前,前辈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或许在下能替你完成一二。当然,规矩照旧,在下帮你能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别看只是天庭一小兵,但在凡间当年估计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颇有一番气度。临死之前,异常的镇静。

        “随便,修行功法,或是你当年在凡间灵界抑或仙界留下的东西,都可以。”杨晨淡淡的回答道:“你出好处,在下或许替你完成心愿,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如果你拿了好处却不能完成我的心愿呢?”小兵冷哼了一声,质问杨晨道。

        ————

        新书上传,苦求各种支持,点击推荐收藏,冲榜需要,大家帮个忙捧个场,谢谢大家!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7/189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