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五十九章 喜鹊报喜

第五十九章 喜鹊报喜

        距离收购站被盗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时间也进入到了八月底,虽然秋老虎的天气依然在肆虐着,不过早晚却是凉爽了起来,已经可以感受到了一丝秋意。

        明儿就是叶天去学校报到的日子,叶东平和封况今天都没出去,准备盘点一下这几天从学校收上来的旧书本,然后统一送到国营收购站去。

        “封子,咱们就在城西这一块收废品,也能撑的下去,不过你小心一点,注意那姓戴的找麻烦……”

        叶东平将一捆捆扎好的书本放到了板车上,回头和封况说着话。

        对于公安侦破收购站被盗字画的事情,同样过去了一个多星期,说老实话,叶东平心里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谁都知道是戴小花抢着的,但是无凭无据,就是公安也拿他没有办法。

        更何况还有戴荣成在,虽然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但也相差不多了,和这位在小县城根深蒂固的大人物相比,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申诉和反抗的能力。

        虽然封况的老舅是美国华侨,但那有怎么样呢?他只是美国华侨而不是美国总统,在内地这种官本位的社会形态中,也无法发挥出什么作用。

        叶东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戴小花那些人没有来找麻烦,但是前些天发生的事情,总是让他有种不安全感,几乎每天出门前都要交代封况要小心点。

        相比叶东平愁眉苦脸的样子,封况倒是十分放松,笑着说道:“叶叔,你就放宽心吧,戴小花那群人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虽然这几天都没出城西的地界,不过封况一直和城西拾破烂的老王有着来往。

        按老王的话说,这几天姓戴的都没来找他,这帮子拾荒者正考虑是不是把拾来的废品再卖给封子的收购站呢。

        封况年轻,肚子里藏不住话,曾经给叶东平透露过,这三五天的功夫,戴荣成一定会出事,当然,对于叶天潜进那大院的事情,封况是守口如瓶的。

        “封子,没那么简单的……”

        叶东平摇了摇头,他虽然相信儿子有占卜问卦的天赋,也相信那活了一百多岁的老道有着不为常人所知的能力。

        但叶东平毕竟接受的是现代高等教育,对于那些比较玄妙的事情,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要说几天之内,就能让在这小县城位高权重的戴荣成下台,叶东平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

        反倒是没什么文化的封况,对叶天信心十足,老王传来消息之后,封况甚至偷偷的去买了一挂500响的大地红炮仗,准备等到戴家叔侄倒霉后庆贺一番呢。

        “叶天,你今天别乱跑,我和你封子哥一会就回来……”

        收拾好板车之后,叶东平把儿子叫过来交代了一番,临出院门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说道:“要是家里出什么事,你就往学校那边跑……”

        叶东平这是怕姓戴的来找麻烦,他知道儿子从小练武,不一定能打得过大人,但是腿脚轻灵,跑起来就是成年人也追不上的。

        “爸,没事的,今儿早上院门那棵大树上可是落了只喜鹊啊……”

        叶天嬉皮笑脸的的样子,让叶东平板起脸,数落道:“落了只喜鹊又怎么样?都说你马上要开学了,这神神叨叨的毛病要改掉……”

        “喜鹊叫了呀,爸,喜鹊叫喜,乌鸦报丧的道理您不会不知道吧?我敢肯定,姓戴的那家里肯定有乌鸦叫……”

        叶天对老爸的话满不在乎,虽然由于他的插手,让戴荣成的命格很难推演,但是叶天也算出一些东西来,戴荣成倒霉必定是在这两天,而且还是祸不单行。

        “行了,好好看家吧,在家里说这些我不管你,要是去到学校还胡说八道,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招呼封况一前一后就准备将两辆板车拉出收购站。

        “封子,走啊,站在这里干嘛?”还没出院门,叶东平就发现封况那辆板车堵在了门口。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封况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的神情,喊道:“叶……叶叔,许公安来了,还……还有刘公安!”

        “许所长?刘副所长?”

        叶东平闻言愣了一下,这两位自从那天录过口供来了一趟之后,就再没露过面了,今天来收购站却是为何?

        “许所长,刘所长,您二位这是?”

        虽然对派出所的人颇有怨言,叶东平还是后退了几步,等封况将他的板车也倒进了院子后,叶东平迎上去,不过直到这会,他还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到来,是因为案子有了转机。

        “咳咳,两位,这是……要出去啊?”

        许夫杰没话找话的咳嗽了两声,前几天叶东平去派出所找他的时候,他都借故躲了出去,所以这会有点不大好意思。

        “是啊,收购站被人偷了,我们东西不敢多留,这不……送到国营站去,那里没人敢去抢的……”

        叶东平心里有气,这话说的也是夹枪带棒的,听得许所长脸色愈发尴尬起来,不过他不来还不行,这件案子是市局督办的,要以尽快的时间办理好相关的取证。

        刘副所长年龄大些,见的场面也多,当做没听见叶东平的话一般,开口说道:“叶东平同志,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来,有两件案子需要你们协助调查……”

        “什么事?难道是案子破了?”即使叶东平反应再迟钝,这会也回过味来了,脸色不禁露出激动的神色。

        许夫杰点了点头,说道:“对,封况同志被打的案子,还有你们收购站失窃的案子都被破了,这次来就是想让封况同志去辨认下凶手,还有就是看下那些字画是否为你们丢失的……”

        “这……这,是真的?”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叶东平愣住了,眼睛不由向儿子看去,这小子长了一张什么嘴啊?刚说了喜鹊报喜,这喜讯居然就来了。

        “没错,这是真的,封况同志,叶东平同志,请和我们回一趟派出所吧……”

        说老实话,许所长对于这案子,心里也是纳闷的很,按理说这案子应该是在县局控制范围内的,怎么市局还成立了专案组呢?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