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五十一章 贵人之相

第五十一章 贵人之相

        阴阳学说中凡是运动着的、外向的、上升的、温热的、明亮的都属于阳,相对静止的、内守的、下降的、寒冷的、晦暗的都属于阴。

        但至阳会导致人火气过旺,至阴则会使人身体虚弱,只有阴阳交泰,才能让人身体安康,无病无灾。

        从这个道理上讲,阴阳二宅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是完全成立的。

        而古人最早对于房屋的应用,也是暗合阴阳之道的。

        在数千年前,古人选择住所,首先是以安全为大前提,故此多选择地势较高不易受到洪水猛兽威胁的地方,而后又为了避免受风雨的侵袭,选择了背风向阳之处。

        这种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选择,在后面就逐渐与阴阳五行、八卦就行这些术数结合在了一起,演变成一门玄妙精神的专门学术。

        至于现代人一提到风水相术,就视其为封建迷信,不得不说是被某一特定的时期给妖魔化了。

        在脑中思考了一番老道的话后,叶天把话题扯到了发生在县城里的事情,装着一脸迷糊的样子,说道:“师父,您说的那故事讲的是阴宅,我又不知道姓戴的祖坟在哪里,如何去破坏啊?”

        “臭小子,合着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进去啊?”

        老道拿着平时抓痒用的竹条,对着叶天头上就敲了一记,“非要阴宅风水才能为祸吗?那天白带你去苗家看风水了……”

        “师父,道理我是知道的,不过之前您说过这是江湖大忌,我不敢去做啊,再说了,我又没什么经验,万一出了什么乱子祸及他人呢?”

        直到此时,叶天才把这次来的目地给说了出来,倒不是说他和老道动心眼,主要是叶天从未给人改动过风水格局,没有老道坐镇,他这心里有点不落实。

        “你小子,想请师父出山还拐弯抹角的,真是欠揍……”

        老道活了一百多年,哪里看不出叶天这点小心思,当下一竹条就打了过去,顿时疼的叶天呲牙咧嘴的说道:“师父,您这是答应了?”

        “我答应什么了?”

        老道摇了摇头,说道:“叶天,你知道我早就看出你父亲此行不顺,为何却没给他说吗?”

        “不知道,师父您神机妙算,我哪里猜得到啊?”叶天免费的马屁使劲的拍着。

        “油嘴滑舌……”

        老道没搭理叶天,自顾自的说道:“你父亲此次进城,虽然诸事不顺,但他面相隐晦中透着红光,显然是有贵人相助,不用老道我操心的……”

        “贵人相助?师父,我们在县城里谁都不认识,哪儿来的贵人啊?”

        叶天闻言吃惊的张大了嘴,在心里盘算了起来,不过算了半天,父亲似乎也只认识那几个拾荒的,莫非贵人在他们中间?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神叨叨的来了一句。

        叶天被老道的话给吓了一跳,用一根小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师……师父,您……您是说我?”

        “没错……”

        老道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看不出你前程如何,但观你面相,颧骨宽而适度,眉宇方正,眼睛有神,正是相书中所说的贵人之相。

        所谓贵人,当可一言决正误,一言判生死,一掷千万金,你虽然现在年龄还小,达不到这种程度,但保你父亲无忧,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老道这三个“一”字,其实浓缩了三种人生形态,一言决正误,那是在某些领域做到了大师级别的人,在这个领域内,他的话就代表了真理。

        而一言判生死,那自然是手握大权的达官贵人了,这种人身上常带着一种因为长期的身份地位、生存习性和心理状态积累的威势。

        至于一掷千万金,说的则是财大气粗的富贵之人。

        “师父,这贵人也太牛了吧?”

        小叶天被老道说得是热血沸腾,敢情以后自己这么牛逼啊?不过马上叶天就苦起了脸,说道:“师父,我说话没人听,捉个山鸡还要看它给不给面子,兜里就剩下三块钱了,您说的这些,和我都不搭边啊……”

        老道瞪了叶天一眼,说道:“臭小子,我又没说你现在就可以,不过你的确有贵人之相,化解这点小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师父您的意思,是让我怎么来的,再怎么回去?”叶天听出了点味道了,敢情师父给自己安了个莫名其妙的贵人之相,就是不想出手啊?

        “嗯,孺子可教也,今儿晚了,在这住上一夜,明儿下山吧……”

        老道用手捋了捋胡须,摆出一副高人的形象来,看的叶天恨不得用桌子上的灯把他的胡子给烧了。

        只是还没等叶天付诸行动,老道就一口吹灭了灯芯,说道:“睡吧,咱爷俩睡一个屋,早睡早起,明天早点走……”

        “师父,您真不出手?”躺在竹床上,叶天开口问道。

        “师父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折腾不起了啊……”老道的回答很坚决。

        “要是我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您也不管?”叶天耍起了无赖。

        “你给自己招灾引祸,关师父何事?”叶天的无赖可都是给师父学的,老道的回答让叶天牙齿直痒痒。

        一问一答中,老道的鼾声响了起来,留下叶天瞪着一双大眼睛,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叶天知道师父的脾气,他要是说了“不”字,那任凭你怎么劝说,都不可能让他改变主意的,自己这趟出除了听到个故事得到个“贵人”的大饼之外,看来是白跑了。

        “你不去我自己也能行……”

        叶天最后赌气的说了一句,他能看到阴阳二气,本身又精通阳宅风水的各种形态和理论,叶天相信凭着自己的本事,也能把戴家搞得鸡犬不宁。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想明白了的叶天倒是也没露出沮丧的神色,吃过师父烧的稀粥,就辞别老道下山了,回到村里呆了一会,跟着辆去镇子上的马车,返回到了城里。

        只是叶天不知道,就在他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老道换了一身干净的道袍,锁上了道观的大门,也随之下山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