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四十九章 杀人何须动刀枪?

第四十九章 杀人何须动刀枪?

        至于风水相术不能娶妻生子一说,那也不是绝对的,唐朝曾经和袁天罡合作《推背图》的李淳风,就是妻妾均有儿孙满堂,也没见他因为泄露天机而遭受天谴。

        古人尚且如此,到了科技昌明天机被蒙蔽的现代,这样的说法就更不为人所重视了,至少李善元就知道,在民国时期他的许多同行,那也是有妻有妾,活得有滋有味的。

        以叶天在风水相术上的天赋,只要继续修习自己所教的导气术,练得耳聪目明六感加身,即使日后遇到什么问题,自己也可以化解的。

        想到这里,老道心病顿消,饶有兴趣的看向叶天,说道:“小叶子,今儿上山,可不是来陪师父的吧?说吧,是不是你老子的生意出问题了?”

        李善元虽然没得叶天那般际遇,在风水相术上的造诣已经是不如徒弟了,但是他这近百年的经验,可是叶天无法比拟的。

        早在叶东平和封况去县城的时候,老道就看出来了,这二人虽然财运亨通,但是印堂隐晦呈命犯小人相,如果不能得到贵人相助,恐怕在事业上会有一番波澜的。

        看见老道猜中了自己的来意,叶天不禁压低了几分声音,开口说道:“师父,不仅是收购站出了问题,就……就连您的那些字画,也都丢了……”

        “什……什么?我的那些字画丢了?”

        饶是老道修炼百年,早已能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色不变,但是当自个儿珍藏了大半个世纪的字画全部失窃,还是惊呼出声。

        以老道如今的年龄心性,对于什么荣华富贵是早已不在乎的了,但那些字画全部承载着老友的情谊,是老道对于自己的生平以及老朋友们的一种追忆,这种感情远不是钱财可以衡量的。

        叶天低着头小声说道:“师父,对不起,那天收购站里没人,被人钻了空子……”

        “等等,什么收购站?你们父子不是开的古玩店吗?”

        刚才老道的注意力都放在他那些字画上了,眼下听叶天第二次说到收购站,遂出言打断了叶天的话,追问起来。

        “师父,好像是国家不允许,疯子哥只能开了个废品收购站……”

        封况和叶东平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叶天没怎么在意,所以这会只能大概的说了一下原委。

        “这事闹的,二三十年代的时候满上海都是古玩店,也没说不能开……”

        老道闻言摇了摇头,满脸的不以为然,“那东西又是怎么丢的呢?你当时没推算一下,是被谁偷走的?”

        老道深知叶天推演能力的可怕,连他自己都是自叹不如,他不相信叶天会算不出来,至少也能算出东西丢失后所处的方位。

        “师父,东西是谁偷的我知道,不过那人在县城里面……”

        这事儿必须要从头说,叶天把封况和戴小花在电影院结怨,到后面封况挨打他和父亲去医院探视,导致字画丢失的事情以及戴小花的背景,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师父,我爸报了案,不过我占了一卦,如果没有外力介入,这案子根本不可能破的,只是……只是我爸他不听……”

        叶天曾经和父亲说过这话,不过当时却是被叶东平给训斥了一顿,后来他就没再提起过,眼下在老道面前,叶天是第二次说起这事来。

        老道远比叶东平要了解人情世故,在听到叶天说起戴小花的背景时,就已经猜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下摇着头说道:“你那老子学问是有的,能力也不错,就是太书呆子气了一点儿,俗话说恶人需有恶人磨,想通过官家解决这件事,怕是遥遥无期喽……”

        “师父,那这事情怎么办?我爸和疯子哥都没辙了……”

        叶天抬头看向老道,要说他长这么大最佩服什么人,眼前的这位当属第一,至于男孩子们最崇拜的老爸,则是要往后面排了。

        “臭小子,你打算怎么办?找师父不是哭鼻子来的吧?”老道笑着看向叶天,此刻似乎对于那些字画丢失已经完全不介怀了。

        “我……我……”叶天捏着小拳头,露出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我什么我?连说话的勇气都没了呢?”

        看见叶天的模样,老道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咱们是修道之人,同样也是练武之人,男儿一怒当杀人,要有武人之血气!

        叶天,你要记住,除恶即是行善,做事情不要瞻前顾后,那样永远成不了大气……”

        如果叶东平在这里听到老道的这番话,估计肯定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直接就能和老道拼命了,老道的这些话,完全和他平日里教导叶天与人为善的言论反过来了。

        就是叶天,也被老道这番话给吓得不轻,他不知道以前和蔼可亲的师父,为何突然间化作关圣帝君了,张口就是打打杀杀的。

        “可……可是师父,我……我也打不过他们啊,如何能替天行道?”

        叶天结结巴巴的说道,他虽然从小就调皮捣蛋,经常欺负男女同学,但是让他和大人去较量,叶天还是颇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叶天虽然心里早就拿定了主意,但苍天可鉴,他从来没生出要和别人肉搏的心思啊,虽然练了几年功,但他那细胳膊细腿,也不够膀大腰圆的大人们打的呀?

        老道闻言站了起来,大袖一摆,似笑非笑的看向叶天,“臭小子,真当师父老糊涂啦?咱们相师杀人,又何须动用刀枪?”

        老道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抗日战争那会,死在他手上的小鬼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一番话说出来,连屋里都带了几分杀气。

        要知道,老道虽然身上穿的是道士的服饰,不过继承的却是麻衣一脉,和道家“清静无为,有容乃大”的思想压根就没半毛钱的关系。

        “师父,您说的是断他气脉,坏他风水?”

        叶天眼睛一亮,风水一道,可不仅是阴宅风水能杀人,阳宅不慎其祸也是很惨烈的,就像苗家兄弟那般,仅仅修建了个鱼塘,就搞得人亡财失。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