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三十九章 出事了

第三十九章 出事了

        “他去城东了,这孩子,做事情能吃苦,这都没得说,就是有点毛躁……”

        叶东平被儿子一打岔,也忘了追问叶天的去向了,从院子里的塑料桶里拿了一瓶井水冰着的啤酒,打开之后,想了想给叶天也倒了小半碗。

        这年头一般人喝的大多都是散啤,不过前两天有个啤酒厂家在县里搞销售,一瓶啤酒只要一毛八分钱,再加上酒瓶子也能换点钱,算起来和散啤差不多了。

        封况和叶东平商量后,直接拉了一板车放在了收购站里,有来卖废品的拾荒者就送上一瓶。

        话说那些拾破烂的平时没少遭受城里人的白眼,所以一瓶啤酒虽然不值多少钱,但还是让他们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感觉。

        再加上收购站给的价钱也很厚道,所以这些拾荒者一个个都是拍着胸脯保证,日后的废品一定全都卖到封况的收购站里。

        刚刚在外面跑的一头大汗的叶天,“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将半碗啤酒给喝了下去,捧着小碗可怜兮兮的看着老爸,说道:“真好喝,爸,再给我一点吧……”

        “臭小子,你才多大点,就想和老子抢酒喝啦?”叶东平笑骂了一句,不过还是给叶天又倒了半碗酒。

        叶东平虽然上了很多年学,放在古代也算是个秀才状元之类的文人了,不过在四九城长大的爷们,性情还是十分爽快的,不像一般家长那么迂腐。

        叶天这次没敢大口喝,把嘴凑到碗边喝了一小口后,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说道:“爸,这什么啤……啤酒,比白酒好喝多了……”

        “你懂什么啊,男人老爷们,就是要喝烈酒,这酒有什么好?喝多了尿多……”

        叶东平闻言撇了撇嘴,他父亲一生好酒,连带着他从两岁的时候,就被父亲拿着筷子沾了酒给他舔,这酒量是打小就练出来的。

        不过父亲也就是因为好酒,还不到五十就得了肝硬化,那会叶东平正因为叶天母亲的事情和家里闹矛盾,不收家里的信件也不接电报,没能及时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也造成了他这一生最大的憾事。

        想到这里,叶东平的脸色黯淡了下来,端起面前的碗,一口饮尽了里面的酒。

        见到老爸突然不说话了,叶天知道他肯定又想到了不高兴的事,连忙说道:“爸,我刚才看疯子哥脸色不大好,印堂有些隐晦,会不会出什么事呀?”

        “嗯?你看准了吗?”

        果然,叶天的话把叶东平的思绪给岔开了,说老实话,这收购站可以没有他叶东平,但绝对不能没有封况,是以他对封况的安危还是很上心的。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我没看准,不过感觉很不好,爸,要是知道他去哪了,把他给找回来吧……”

        叶天有些后悔,今儿占卜相面的几次机会,全都白白浪费在那条街上素不相识的路人身上了,眼下却是无法推演封况的吉凶。

        现在只是凭着那个照面所看到的面相,叶天也不敢肯定封况就一定会出事,只是心中有股子不太好的感觉而已。

        “我……我只知道他去城东了,具体去哪我也不知道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叶东平有些着急了,他从来到这小县城,还没走出收购站两公里路远,就那还是封况带着去的叶天班主任家,让他上哪去找封况啊?

        见到自己一句话引得父亲坐立不安,叶天连忙说道:“爸,您别着急,疯子哥那么机灵,有事也能躲过去的,您就放心吧……”

        “但愿如此吧,你这孩子,早看出来怎么不拉着你封子哥?”

        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了叶天一眼,他虽然反对叶天给人看相算命,但是对于儿子的本事,他心里的比谁都清楚。

        “我当时又没注意……”

        叶天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也多说什么,谁让他闲的蛋疼蹲到马路边去给那些不相干的人看相去了?

        被叶天这一打岔,父子俩的这顿饭吃的就有些没滋没味了,叶东平喝了两瓶啤酒后,也没吃饭,就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门口等了起来。

        不过这一等就是四五个小时过去了,眼瞅着那个收来的旧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叶东平却是再也坐不住了。

        “不行,小天,走,和我一起去找你疯子哥去……”

        叶东平知道儿子的本事,说不定就能用到呢,是以锁上门后,就要带叶天出去寻找。

        “爸,有人来了,是疯子哥吗?”

        刚走到院子门口,叶天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车铃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估计也就是来收购站的。

        收购站外面没有路灯,叶东平拿着把这年代家家必备的手电筒,对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一看之下不禁愣了一下,“不是,是个女的,大半夜的来这里干嘛啊?”

        “盈盈姐,是盈盈姐!”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叶天也看清了来人,嘴上喊了一声之后就迎了上去,看的叶东平有些莫名其妙,儿子什么时候认了个姐姐啊?

        跑到王盈自行车处的时候,叶天也反应了过来,扶住了王盈的自行车后,问道:“盈盈姐,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啊?”

        “叶天,先不说这个,封……封况,他……他被人打了……”

        王盈来收购站的这一路上,车子骑的可是不慢,再加上心中惊怕,这会却是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一只脚撑在地上,喘息声连叶天都听得到。

        “什么?封况被人打了?是……是谁干的啊?”

        刚刚走到近前的叶东平一听,顿时吃了一惊,连忙问道:“这……这位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封况他……要不要紧啊?”

        “你是叶老师吧?”

        以前和封况交往的时候,王盈老是听封况吹嘘叶东平文化多么多么高,是上过大学的高材生,在这个年代,一般人都对有文化的人称之为老师的,所以见到叶东平后,心中也镇定了下来。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王盈说道:“封况的头被打破了,缝了十几针,正在医院呢,是他让我来通知你们的……”

        叶东平也是有决断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要去面对和解决,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姑娘,你……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咱们一起去医院……”

        叶东平返身打开屋门,从屋角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拿出一个装钱的袋子,这是存放在收购站内所有的钱了,目前还不知道封况的伤势到底如何,多带点钱总是没错的。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