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二十五章 离别 下

第二十五章 离别 下

        “放心吧,饿不着你小子的,我去封况的店里做事情……”在回答儿子的话时,叶东平脸色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难堪神色。

        堂堂七十年代清华出身的大学生,叶东平算得上是当年的天之骄子了,现在竟然沦落到要去做个体户,不知道当年那些同学要是知道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其实之前于浩然是想邀请叶东平带着叶天一起去上海的,叶东平所学的机械专业,对于纺织工业是能用得上的。

        只是叶东平不想寄人篱下,在和廖昊德以及老道沟通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收下廖昊德的那些股份,去封况在县城的古玩店帮忙。

        至于叶天从五年级直接跳到初一,这是于浩然提出来的,并且县城里的关系,也是他去跑动的。

        之所以让叶天跳级,主要是因为农村小学的老师,基本上都是一些代课教师,学历普遍很低,有些甚至只不过是初中毕业的。

        以叶天的学习成绩和现在所掌握的知识,实在是没有必要继续上小学了,既然不想让叶天出国学习,那也要给他一个相对好点的环境。

        叶东平没有答应于浩然前去上海,但是对于浩然的这番好意却是没有拒绝,毕竟去县城里的学校学习,对于叶天日后的成长也是有好处的。

        “哦,怪不得老爸你那几天也跑师父那里学习古玩字画鉴定呢……”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叶天明白了过来,敢情老爸前几天往师父那里跑的勤快,也是有目地的呀。

        “行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你去山上和老爷子告下别吧,明天……咱们就去县城……”

        叶东平有些伤感的看了一眼这住了十多年的祠堂,他心中其实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个小乡村的,虽然日子过的清贫一些,但友好的村民,安静的生活,却是在城市中所无法体验得到的。

        “哎,我这就去……”

        听说明儿就走,叶天着急了起来,他可是这十里八村的孩子王,走之前总要见下小弟吧,这时间可够紧张的,当下急匆匆的回到院子里,拎上那只山鸡就往山上赶去。

        ****************

        “师父,师父!”还没跨进道观,叶天就大声喊了起来。

        “臭小子,知道要离开了?”

        听到叶天的声音,老道晃晃悠悠的从道观里走了出来,一脸笑意的看着叶天,说道:“你小子还说别人唇起法令纹,却是没算出自个儿也要离家吧?”

        “师父,敢情你们都知道了,就瞒着我啊?”叶天不满的嚷嚷道:“我又没给自个儿起卦占卜,哪里能知道这些事情?”

        说到这里,叶天心里动了一下,这一个多月来,他对脑中龟壳的认识又加深了不少,像“堪舆”那两个字,一天只能动用一次,用过之后字体就会变得灰暗起来,到第二天才能恢复。

        倒是“相术”二字,一天可以动用三次,只是还是不能推算自己、或者与自己有关系的人的吉凶祸福。

        叶天曾经尝试着想推算一下老道的年寿,却是又被元气反噬,在床上老实的躺了两天。

        而且脑中罗盘除了“堪舆”和“相术”这两项之外,术藏六法中的“卜筮”一项,也显露了出来,虽然只能简单的测吉凶,但并无元气反噬的隐患,并且每天可以占三卦。

        至于另外像“命理、占梦、择吉”这三种方术,叶天却是毫无收获,那几个字眼一直都呈现着灰蒙蒙的状态。

        叶天也旁敲侧击的向老道问过关于祖师爷的事情,只是年代久远,很多典故早已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了,老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祖师爷天赋奇才,创出麻衣神相一脉,可谓是全天下相师的老祖宗。

        看着须发皆白的老道,叶天心中突然生出一丝不舍来,上前一步拉住了老道的衣袖,说道:“师父,我阿爸说明天就走了,您……您跟我们一起去县城吧!”

        要知道,叶天长这么大,面前的老道甚至比叶东平还要宠溺他,在叶天心里,老道和自己的亲爷爷也没什么区别的。

        而前次给老道推算寿命,叶天虽然遭受反噬,也不是全无成效,如果脑中卦象没有显示错误的话,估计老道最多只有一旬之寿了,也就是说,老道只能再活十年了。

        眼下要离开茅山去县城,将老道一人孤零零的丢在这里,叶天心里有股子说不出的辛酸,只想扑到老道怀里大哭一场。

        看着叶天微红的眼圈,老道欣慰的笑了起来,在古代,不管是什么行当,收徒都是首重人品,如果品行不良,即使天赋再高,一般也不得入其门。

        而叶天虽然平时顽劣,常常气得老道吹胡子瞪眼,不过在此离别之际,却显露出了真性情,这让李善元老怀大慰,抚摸了下叶天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傻孩子,师父我好不容易脱离红尘,怎么会再入世俗啊?

        再说了,山上也安静,师父正好能推演一下祖师技艺,看能不能将我麻衣一脉的传承恢复几分……”

        唐宋包括明朝时期,方士是比较受推崇的,各种学说术法达到鼎盛巅峰,但是到了清朝的时候,康熙雍正乾隆均是强势帝王,对这一类江湖术士打压的比较厉害,导致麻衣一脉的传承,也变得残缺了起来。

        李善元少时聪慧,在得到麻衣传承后,曾发下宏愿,要补齐祖师术法,后来去名校任教,也是想找寻前辈的相术书籍,只是后来历经战乱,不得已耽搁了下来。

        现在李善元已经活了一百多岁,也自知大限将至,是以才想静下心来研习术法,好让祖师一脉尽可能的完整传承下去。

        “对了,有件事你要注意……”

        老道忽然想起一事,脸色一正开口说道:“小叶子,师父的本事全都教给你了,你天赋比师父还要好,现在所欠缺的只是行走江湖的经验……

        不过你要切记,阴宅风水杀人于无形,凶险之处极其惨烈,你年龄还小,十八岁之前,师父不准你给人寻龙点穴,能不能做到?”

        在风水相术圈子里,向来都有“水城反背处为客,多少时师误杀人”的说法,老道这是怕叶天年少气盛,做出一些行当里忌讳的事情来。

        “师父,我知道了,您放心吧,不到十八岁,我不会给人断阴宅风水的……”叶天重重的点了点头,将老道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看着叶天的严肃的小脸,老道倒是有些不习惯了,袖袍一甩,笑骂道:“行了,臭小子,滚下山去吧,别搞得像生死离别似的……”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