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二十四章 离别 上

第二十四章 离别 上

        大人们在喝着小酒说着话,叶天的心思可早就不在这里了,趁着他们讨论什么股份之类的事情时,悄悄的向于浩然背后的于清雅使了个颜色,两人溜出了院子。

        “叶天,你真的做小神棍啦?”

        原本于清雅和叶天关系是极好的,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慢慢疏远,不过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于清雅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叶天出来了。

        听到于清雅的话后,叶天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什么小神棍?师父说了,那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自然科学……”

        “骗谁呢?”

        于清雅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神情忽然低落了下来,“叶天,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会记得我吗?”

        女孩子的心思一向都是比较细腻的,于清雅知道,叶天经常作弄她,其实也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现在要离开叶天了,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舍。

        “我当然会记得你了,嘿嘿,清雅妹子,我还知道你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小……”

        叶天嘿嘿一笑,只是话没说完,就被于清雅的小手给打断掉了,两个孩子在田头嬉闹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五六岁大的时光。

        嬉闹了一阵之后,两人坐在了田垄上,叶天从包里掏出了好几张10块的钞票,说道:“清雅妹子,本来我想给你做件衣服的,可是你明天就走了,这个钱你拿着,回头自己做吧……”

        于清雅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要你的钱……”

        “给你你就拿着,要不然以后我就不记得你了……”

        叶天硬是把钱塞进了于清雅的衣服口袋里,站起身说道:“清雅妹子,我以后要考华清大学,咱们说不定还能做同学呢……”

        虽然叶天对于华清大学并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不过当知道父亲出自这座学校后,他在心中就有了一个信念,日后自己也要上这所大学。

        “清华?”于清雅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叶天,清雅,你们在哪儿啊?”远处传来了于浩然的喊声。

        “叶天,说话要算数啊,华清再见!”

        于清雅紧紧的攥着兜里的钱,笑着跑开了,小小的身体像是精灵一般,在遍地萤火虫的田间起舞,这个场景,深深的印在了叶天的心里。

        “我的未来,在这座大山里吗?”

        看着远处巍峨起伏的山脉,年仅10岁的叶天,坐在田垄处久久的没有挪动,进行了自己对人生的第一次思考。

        回到家里后,于浩然父女还有廖昊德等人都已经离开了,在东厢房响着老道的呼噜声,不过叶天这一夜睡的却不怎么落实,脑海里总是闪现出于清雅的身影。

        ……

        儿时的玩伴离开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小孩子忘性大,一个多月过去后,整天下河捉鱼摸虾,上山掏鸟蛋下套子的叶天,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

        山上被雷击损坏的不成样子的道观,此时也被修缮的焕然一新。

        有苗老大垫付的四千多块钱,又动用了一些廖昊德给叶天的钱,原本只有一间正殿两个厢房的道观,被扩建成了四间厢房。

        按苗老大的话说,他有空就要来住上几天,沾染一些老神仙身上的仙气。

        而从道观到山脚,苗老大也请人修了一条青石板路。

        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山道逐级而上,山涧流水至上而下川流不息,阵阵山风透过竹林发出沙沙的响声,风声、流水声混合起来,仿佛是天籁之音。

        廖昊德临回美国的时候,邀约叶东平一起来了一趟道观,对这里的美景赞不绝口,直说等年纪再大些,也要来这里养老。

        也不知道廖昊德和老道谈了些什么,从他走后,老道就对叶天严加管束了起来,教给了叶天许多关于古玩鉴赏的知识,直到快开学的时候,才把他给放下了山。

        ……

        浑身大汗衣服脏的像个泥猴似地叶天,推开了院门,把下山时抓到的一只山鸡扔到了水井边,大声冲屋里喊道:“爸,我打了只山鸡,晚上您给炖了吧……”

        “饭做好了,这山鸡你明白给老爷子送去吧……”叶东平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师父可没少吃这东西,嘿,这井水真凉,舒坦啊……”

        叶天也不脱衣服,打了井水之后,直接对着头冲了下去,嘴中直喊爽快,拿过井边架子上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也不管身上往下低着水,起身往屋里走去。

        “咦?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推开堂屋的大门,叶天顿时愣住了,因为平时入眼可见的那些瓶瓶罐罐,居然都没有了,而在屋子的一角,则是多了两个箱子。

        “小天,咱们要搬家了……”

        叶东平的话让叶天有些傻眼,“搬家?搬哪去啊?咱们不就这一个家吗?”

        “这里,其实也不是咱们家……”

        “爸,你是说咱家在北京吧?咱们这是要回北京?”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叶天兴奋了起来,他可是从小唱着“我爱北京**,**上太阳升”这首歌长大的,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对北京充满了向往。

        “北京?”

        叶东平听到儿子嘴里的这个词,整个人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咱们不是回北京,或许……你以后可以回去……”

        想着因为自己的婚姻,和两个姐姐还有妹妹闹的不相来往,连老父亲去世都没能回家奔丧,叶东平就感觉到心中一阵苦涩,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到北京呢?

        更何况,在北京还有一个他不愿意面对的人,虽然梦里每每相见,但是叶东平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叶天的妈妈,他当年所受到的羞辱。

        叶天见到父亲脸色露出痛苦的神色,一双拳握的紧紧的,连忙推了叶东平一下,说道:“爸,你怎么了?咱们不回北京还不成吗?”

        “爸没事,可能有些事情,是爸爸做错了……”

        叶东平有些沮丧了摇了摇头,此刻回想往事,他感觉自己以前做事情过于冲动了,或许里面有很多的误会没有解开。

        “爸,那咱们去哪呀?”

        叶天懂事的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不去北京,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有一个家?

        叶东平看了儿子一眼,答道:“去县城,你六年级不用上了,直接上初一……”

        “爸,那你去县城里做什么呀?”

        叶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虽然他们在村子里没有地,但每年农忙的时候给人帮下忙,得到的粮食也够爷俩吃的了,可是……这去到县城里,以后他们吃什么呀?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