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二十章 辞行

第二十章 辞行

        封家村距离李庄的距离可不近,虽然封况是赶着马车送叶天回来的,但是到了李庄的时候,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

        “咦?我们家有客人啊……”

        刚刚来到村口,叶天就看到家里院子的灯亮着,要知道,农村的夏天多蚊虫,灯光又特别吸引那些飞虫,所以不是来客人,一般到了晚上是不开灯的。

        “爸,谁来啦?”叶天从马车上跳了下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手里还紧紧抓着小书包,那里面可是放着一笔巨款呢。

        “呦,是于老师啊……”

        其实叶天家里来的也不算是什么客人,老道是经常出入的就不用多说了,于浩然和叶东平两人是棋友加酒友,平时都是惯熟了的。

        此时在院子中间的方桌上摆着碟油炸花生米,还有一盘青菜和麻油调的猪耳朵,叶东平于浩然还有老道三个人,正喝着小酒在聊天呢。

        “臭小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见到叶天进来,叶东平刚待训斥儿子几句,却看见后面的廖昊德,连忙站起身迎了上去“廖先生也来了,请坐,快请坐……”

        “叶先生,不请自来,叨扰了……”看到院子里坐着好几个人,廖昊德也没多说什么,接过叶东平递过来的小板凳坐了下来。

        “哪里话,廖先生要是不嫌弃的话,也喝两杯?这是自家酿的米酒……”叶东平虽然不知道廖昊德的来意,但来者就是客,还是来了一副碗筷放在了廖昊德的面前。

        “好,好,很多年没喝过家乡的米酒了……”

        廖昊德也没客气,坐下之后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封况,那小子也是个机灵人,二话没说就转身出了院子。

        大人们说话,让叶天感觉很不自在,对着站在于浩然身后的于清雅挤了挤眼睛,开口问道:“于清雅,山上好玩不?”

        于清雅小脸一红,点了点头,说道:“好玩,不过,以后不能再去了……”

        “有什么不能去的,过几天我再带你去,山上的野枣可好吃了……”

        听到于清雅的话后,叶天感觉这小丫头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将目光又看向在那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的老道,问道:“师父,您怎么也下山啦?”

        老道没好气的瞪了叶天一眼,指了指院子一角的几口还没来得及搬到屋里的箱子,说道:“废话,不下山师父住在哪里啊?对了,我那些宝贝也在你家里放一段时间……”

        说着话,老道将目光看向了廖昊德,突然愣住了,“小……小叶子,你……你莫非给他寻到了?”

        廖昊德此刻脸上隐晦愁苦之气尽去,印堂发亮,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正是诸事皆顺的面相,如果不是叶天帮他寻到了母亲的埋骨之所,肯定不会有此面相的。

        “嘿嘿,是师父您教导的好,我用地盘推演了一番,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叶天不想脑中龟壳被人知晓,闻言嘿嘿一笑,连吹带捧的给老道带上了个大大的帽子。

        和旁人不同,老道是深悉这其中难处的,听到叶天的话后,把脸一绷,说道:“少和我扯淡,我都……我都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推演出这种风水局,你……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师父,我就是按照生辰八字和死亡时间推演的啊,这不……都是您教的嘛……”

        作为平时调皮捣蛋的问题学生,叶天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咬死了开始的说法,老道即使怀疑,也拿自个儿没辙。

        果然,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嘴里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道:“这……这,难道真是祖师爷显灵了吗?”

        叶天听到老道的话后,撇了撇嘴,在心里暗自想道:“要说祖师爷显灵也没错,那一巴掌拍的小爷可不轻……”

        听到叶天和老道士的对话后,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于浩然,忽然开口说道:“叶天,虽然说古人文化有可取之处,但也不能舍本逐末,还是要学好书本上的知识才行啊……”

        早在上午叶天带着廖昊德上山的时候,于浩然就从叶东平那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着眼下的情形,他才猜出几分,叶天很可能帮到了廖昊德的忙。

        不过在八十年代流行的一句话,那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于浩然虽然对易经文化小有研究,并且也不排斥这种古人凝结出来的智慧,但还是不想看着学生沉迷到这里面。

        国人做事情,在很多时候都是有些偏激的,从世纪初引进西方文化后,很多人就将中国数千年来形成的传统文化贬的一文不值,似乎只有西方文化才是科学的。

        加上风水相术奇异诡秘,多不为人所知,自古就是争议颇多,一向被视为传统文化里的糟粕,尤其在过去的那十几年中,更是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所以于浩然能有这种态度,已经算是比较公允的了,如果换成其他的老师,说不得直接就会给叶天扣上一个封建迷信小糊涂蛋的帽子。

        “我知道了,于老师,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对于师长的话,叶天还是听的,不过在表完态后,本性立刻就显露了出来,“于老师,明年的三好学生要给我了吧,每次我在班上都考第一的呀……”

        叶天再聪慧,也不过是个孩子,好强的心理还是有的,每年看着学习成绩不如他的同学拿奖状,说没想法那绝对是假的。

        “你这小子,能一个星期不被叫到办公室,那奖状早就给你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于浩然也是哭笑不得,这臭小子前几天把人家女老师刚刚从计划生育办公室领到的避孕套,偷走后当气球吹着玩去了,搞得是满校皆知。

        这也直接导致那位还没生小孩的女老师,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没来上课,这样的孩子即使学习再好,也拿不到三好学生的奖状啊。

        想到叶天干的那些调皮捣蛋的事情,于浩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继而长叹一声,“唉,不过即使你下学期改性子了,老师也不能给你三好学生的奖状了……”

        “嗯?于老师,为什么啊?”

        叶天虽然没想着要做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但如果要是老老实实的还拿不到三好学生,那他可不甘心。

        “咦?老师,你要远行?离开茅山?”盯着于浩然看了一眼之后,叶天突然脸色大变。

        于浩然奇怪的看了叶天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刚和你阿爸说这事呢,这……也是你看出来的?”

        叶天闻言指了指于浩然还站着花生皮的嘴边,说道:“于老师,您这里法令纹凸显,预兆着近日就会远行,我没说错吧?”

        “这……这还真神了?”

        叶天的话说的于浩然目瞪口呆,原本还想再规劝叶天几句好好学习的话,此刻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这孩子未免太妖孽了一点吧?

        于浩然突然站起身来,冲着老道士鞠了一躬,开口说道:“李道长,以前多有得罪,您别见怪啊……”

        作为育人子弟的人民教师,于浩然以前没少和老道争论过,言语间也不太恭敬,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叶天的表现,让于浩然真正改变了对风水相术的认知。

        “无妨,无妨,世人皆对我们这行多有误解,于居士不用多礼……”

        老道手捋胡须,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但其实心里也是震惊莫名,看来……自己日后还真没什么东西教给叶天了。

        “叶天,那……你能看出,于老师要去哪里吗?准备去做什么?”

        说老实话,于浩然也已经是三十五六岁的年龄了,此次离开茅山,回到从小生活的地方,心中也是有几分忐忑的,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老师,你是要去上海,我观您额头饱满,天仓圆润,此行会受长辈福萌,以后……以后应该会做个体户吧?”

        叶天眼睛在仔细看着于浩然的面相,嘴里所说的话,其实却是脑中显示出来的,不过他对成功商人这个名词不大懂,换成了个自己能理解的个体户。

        “这……这……”

        听到叶天的话后,于浩然除了震惊之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天说的没错,于浩然原本就是上海人,他家里的长辈,在解放前就是上海知名的企业家,虽然建国后受到不少冲击,但是还保留了一些产业。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于浩然的大伯重操旧业,创建了一个纺织厂,加上以前的一些海外关系,短短的几年间,这间民营的纺织厂已经颇具规模。

        谁知道就在于浩然大伯准备一展拳脚的时候,却是生了一场大病,经过抢救后虽然生命无忧,但毕竟年事已高,病后的精力也是大不如前了,思来想去,就决定将产业交给家里的晚辈去打理。

        不过于家在国内的人丁不旺,并且除了于浩然一个男人外,其她的都是女孩,所以就在前不久,于浩然的大伯亲自从上海赶了过来,和他进行了一番长谈。

        前天于浩然来找叶东平,其实就是在向老友征询意见的,至于今儿前来,却是主意已定,来向叶东平辞行的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3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