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十章 父亲

第十章 父亲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原本已经绝望了的事情,却又被叶天的一句话引起了涟漪,左右找了一圈叶天未果后,廖昊德带着侄孙,匆匆赶回村子去找人商议了。

        而始作俑者叶天,却是优哉游哉的又在外面玩了一会,看到天色渐渐晚下来,才往苗老大家走去。

        听到房子后面传来的发动机轰鸣声,叶天没有进院子,而是拐了个弯来到了后面的水塘处。

        江南河多,苗老大找人从鱼塘处挖了个沟渠,将水都引到了不远处的河里,这会除了二十多个小伙子在往池塘里铲土之外,还有几辆拖拉机发着“突突”声,来回运送着土方。

        见到苗老大正在那手忙脚乱的指挥着,叶天笑着说道:“嘿,苗大哥,您这可够快的啊?”

        两个占地面积不小的池塘,这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就已经被填的差不多了,这不管是什么年头,只要有钱,总归是好办事的。

        “是小真人啊,您看看,这水塘填的成不成?”

        见到叶天走过来,苗老大连忙问道,只是他老大一个人,向着叶天这拿着糖人儿的小孩子请教,让旁人看上去未免有些可笑。

        “苗老大,这小家伙是谁啊?山上有这小的道士吗?”

        旁边一个正在喝水的帮工问道,虽然都是乡里乡亲的,但是自从苗老大发财后,好像没对谁这么恭敬的说过话吧?

        “呃,这……这是,我说,管那么多干嘛,你晚上有酒喝就成了……”

        苗老大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要是实话实说,估计明儿派出所的人就要来找自己了,这不是摆明了宣传封建迷信吗?

        有钱人就是腰杆子粗,那人听到苗老大的话后,也没生气,悻悻的拿着把铁锹去干活了,而苗老大则是又看向叶天,这可事关身家性命啊。

        “行,只要填上就好……”

        叶天点了点头,却是有几分敷衍,不是他不想再帮苗老大看看,而是那龟壳根本就不听他指挥了,上面所有的字体的颜色都变得灰暗了起来。

        听到叶天的话后,苗老大大声吆喝了起来:“大家再加把劲,最后这点干完了,都来家里吃饭啊……”

        在八十年代中叶的时候,别说农村了,就是城市里也不见得能找到几家正规的工程公司。

        一般有什么力气活,都是找些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来帮手,除了盖房子之外,像填个鱼塘这样的事情,也不会说什么工钱,干完活喝顿酒也就罢了。

        “嘿,苗大哥,有酒没有啊?”

        “瞧你小子说的,苗老大请客,能没酒没肉吗?”

        “二娃,喝多了小心你媳妇不让上床啊,要不……晚上我去你家睡去?”

        “滚一边去,老子把你那狗腿给打断……”

        “行了,大家动作都快点,填完这一点,咱们就喝酒吃肉去……”

        苗老大话声刚落,众人就笑着嚷嚷了起来,干活的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听到苗老大的话后,相互开起了玩笑。

        在苗老大家那宽敞的院子里,已经拉上了电灯,几个大圆桌上也摆满了酒菜,二十多个精壮的汉子干完活后,吆五喝六的就喝了起来。

        连叶天也被苗老大给敬了半杯酒,只不过半杯酒下肚之后,叶天就飘飘不知所以然了。

        ……

        第二天一早,苗老大门口早早来了几个木匠和盖房子的人,等叶天和老道起床后,坐在拖拉机上向茅山驶去。

        途中虽然路过自己家,叶天还是没敢回去,谁知道老爸气消了没有?这偷看女人洗澡,在农村可是纯粹的耍流氓,即使是小孩子也免不了一顿胖揍的。

        “老神仙,您身体真好啊……”

        半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爬到了道观处,苗老大这些青壮汉子都累的气喘吁吁,反倒是叶天和老道这一老一小,看上去连汗都没出多少。

        “呵呵,苗居士要是能舍下家业,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身体也会变好的……”

        老道闻言笑了起来,却也没多说,如果被这帮子人知道自己已经100多岁了,指不定会吓成什么样子呢。

        “呵呵,咱是劳碌命,不比老神仙啊……”

        苗老大说这话的时候的确有几分羡慕,老道占据的这座山峰虽然声名不显,但风景极佳。

        道观前面就是一片竹林,下面是一个小瀑布,尤其是在夏季,瀑布处水雾缭绕,宛若仙境一般,看的众人均是神清气爽。

        在道观前稍微休息了一下,那些工匠们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将道观前前后后都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过了半多小时,一个像是工匠头的人走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小心的抽出一支递给了苗老大,说道:“苗老板,这道观破损的太厉害,主殿还遭了雷击,大梁也要换,工程可不小啊……”

        一般来说,只有盖新房子的时候,才会上大梁,如果道观要换大梁的话,就等于是推倒重建了,那价钱和修缮可是不一样的。

        “老吴,你说个价吧……”

        在苗老大心里,只有淡泊名利的高人才会住在这么个地方,加上昨儿的事情,他早已把老道当活神仙看了,即使花再多钱也心甘情愿。

        老吴伸出三个手指,说道:“最少要……三千块!”

        这道观一个主殿两个厢房,每间房的面积还特别大,盖起来难度不比山下人家的大瓦房容易,三千块钱也算厚道。

        “成,三千就三千,大伙儿辛苦下,早点给盖起来吧……”

        八十年代的三千块钱,足可以在城里买上一套上百平米的独门独院了,所以即使是苗老大这样的万元户,也是在心里掂量了半天,最后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确定了价钱后,自不用说,工匠们都忙了起来,叶天则是带着苗老大往山下走去,这十多个工人干活,总是要找个人做饭的吧?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叶天也只能硬着头皮下山了。

        ……

        “哎,臭小子,过来让我揍一顿咱们没事……”

        李二愣子刚走出家门,迎面就碰上了叶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之所以被人称作二愣子,倒不是五谷不分,主要就是一根筋,脾气上来了不管是和大人还是小孩都喜欢较真。

        “二叔,你揍我干嘛呢?我师父在山上要翻修道观,让二婶去帮忙做饭吧,一天有两块钱呢,二婶不赚我找别人去……”

        叶天心里亮堂着呢,来到村子就直奔李二愣子家,偷看他媳妇洗澡的事,只要二愣子不嚷嚷,老爸未必见得会揍自己。

        李二只是愣,又不是傻,这乡下老娘们每天闲的没事,一天赚两块钱的好事当然不会放过了,见到叶天转身要走,连忙一把拉住叶天,说道:“哎,别啊,小叶子,谁说你二婶不去了?”

        “那成,二叔,你和苗大哥谈吧,我先回家喽……”

        叶天早在下山的时候就给苗老大说了,自己并不是受戒或者受箓的道士,家就住在这村子里。

        所以苗老大也不惊奇,自行和李二愣子商量了起来,光他媳妇一个人是不成的,还要发动些汉子背些米面肉菜上山的。

        ……

        “爸,您乘凉呢……”

        推开自家的院门,叶天先是伸出小脑袋往里面看了一眼,没想到正好和坐在院子里的老子打了个对眼,只能怏怏的走进院子。

        “臭小子,又去找你师父了?”

        看到叶天这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叶东平也是哭笑不得,从小也没少揍这孩子,可总是不见成效,越打越是皮实。

        “嗯,跟师父下了趟山,找人修道观去了……”

        见到老爸没生气,叶天胆子顿时大了起来,献宝似的从兜里掏出那张早已被汗水浸湿了的“工农兵”,说道:“爸,师父昨天帮人看了风水,这是别人给我的钱,您收着吧……”

        叶天知道老爸同意自己跟师父学古文学国术,但却不让自己去学那些算命看相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以没敢说这钱是自己赚的。

        “你这孩子,别人给你的,你就拿着吧,别乱花就行了……”看到儿子如此懂事,叶东平鼻子不禁有些发酸。

        和别人家的小孩比起来,叶天算是物质上最差的一个了,但这孩子从没有伸手向自己要过一分钱,也没有叫过一声苦,父子俩就这么相依为命的过了十多年。

        “等小天上完小学,就回去吧,回北京才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看着儿子,叶东平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自己这一代人已经被耽误了,但就是回北京拉板车拼老命,也不能再耽误了孩子。

        “爸,您怎么了?”见到老爸脸色不大好看,叶天关心的问道。

        “没事……”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收回了思绪。

        “对了,我可以帮老爸看看相啊,话说他从来不给我讲以前的事情……”

        叶天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而且这个想法出来之后,再也无法遏制下去了,因为叶天心中始终有个谜团,他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

        虽然从村子里的人口中得知,妈妈长得很漂亮,但是叶天从来没听父亲说起过,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这也成了叶天的一个心病。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5/162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