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62章 做人要厚道

第62章 做人要厚道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62章做人要厚道

        唐秋叶平时是喜欢看电视的。农业学校的条件比较简陋,单身宿舍里不可能有电视机,晚上刘伟鸿有事,不能给唐秋叶“讲故事”的时候,唐秋叶就会去其他同事的家里看电视。

        在二十一世纪,晚上专程去别人家里看电视,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但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这却一点也不奇怪。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确实是可以改变人的行事习惯的。

        宾馆的贵宾房里,肯定有电视。

        不过唐秋叶却无论如何静不下心来,宾馆的席梦思大床上,似乎也长了钉子,唐秋叶的屁股在上面挨不了多久,便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有点烦躁不安。

        刘伟鸿已经出去了很久,还没有回来。她以为刘伟鸿一直都呆在**裳的房内。这么长时间,足够做很多的事情了。

        他们聊天不会聊这么久吧?**裳又不是她唐秋叶,难道也爱听刘伟鸿讲故事?

        从见到**裳的那一刻开始,唐秋叶就一直心绪不宁,严格来说,应该是有些“气短”。双方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没法比。唐秋叶自认自己若是男人,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裳,而不是她这个粗壮的乡下丫头。

        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终于响起了敲门声。

        唐秋叶几乎是扑着去开了门,门外,果然是刘伟鸿高大的身影。

        唐秋叶不管不顾,刚一带上门,就猛地扑进刘伟鸿的怀里,不知不觉间,泪水流淌了下来,抽抽泣泣的,哭得很是伤心。无比饱满的胸脯挤压着刘伟鸿的胸膛,随着唐秋叶的呼吸,急骤地起伏着,那种充盈的弹性,令得刘伟鸿立即便有了反应,几乎就要把持不住。

        不过刘伟鸿还是忍住了。

        这里肯定不是地方。

        李鑫和**裳就在隔壁,他要是在这里“行云布雨”,也太对不起人了。

        不过他理解唐秋叶的心思。

        这女人太在乎他了。尤其是今天和王局长一家见过面之后,唐秋叶几乎已经没有了退路。就算乖乖回去做王家名义上的儿媳fù,只怕也要受到王家诸人的冷嘲热讽。

        王小伟弱智是一回事,唐秋叶“红杏出墙”又是另一回事。

        既然这是一场“交易”,唐秋叶就必须守fù道。

        王家人肯定会这么想的。

        “秋叶,告诉一个好消息……”

        刘伟鸿轻轻拍打着唐秋叶的脊背,安慰了几句,就笑着说道。

        搂着刘伟鸿抽泣了一阵,唐秋叶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这个男人就是有这种魔力,似乎只要有他在身边,空气都要清新几分,心情更是会立即变得大好起来。

        “什么好消息啊?”

        唐秋叶离开了刘伟鸿结实的怀抱,有点不好意思堤炝了擦眼泪,问道。

        刘伟鸿拉着她的手,在床上坐下。

        唐秋叶虽是乡下女子,身体健壮,一双手却并不粗糙,相反和她身上其他部位一样,ròu嘟嘟的,十分柔软而富有弹性。

        这个女人,就像李白笔下的九华山,果真是“天生尤物”。

        “是这样,刚才我在李处那里说话的时候,童专员来过了,你二哥的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明天就去环卫局上班。”

        刘伟鸿笑着说道。

        “真的啊?”

        唐秋叶顿时雀跃起来。她毕竟在农校上了几年班,又在老王家住了几年,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乡下村姑,对体制内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知道环卫局是行政单位,较之冶炼厂这样的企业单位,要牢靠得多了。最起码没有下岗的危险。

        “当然是真的了。童专员亲口说的,那还能有假?再说了,他也不可能在李鑫面前说假话。”

        “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我就不用回王家去求他们了……”

        唐秋叶一迭声地说道,笑逐颜开。虽然她是一百个不愿意再回到王家去,但为了二哥的工作,却又不得不做了这个思想准备。真要是去求老王家,可不是回家说句话那么容易的。势必要回复到过去那种态势,天天回去做“保姆”,照顾王小伟那样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孩子。

        “当然不用求他们了。以后啊,什么事都不必去求他们。”

        刘伟鸿很肯定地说道。

        “伟鸿,你真了不起!”

        唐秋叶仰面望着刘伟鸿,满怀崇拜之意。

        无论世界怎么变,男人都必须有本事,才能捕获女人的芳心。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

        刘伟鸿笑着摸了摸她红扑扑的脸颊。

        “伟鸿,那……那个李处,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唐秋叶想了想,又问道。

        一个年轻人,连副专员见了都那么客气,来头肯定小不了。

        刘伟鸿沉吟稍顷,说道:“他爸爸是省里的副省长。”

        唐秋叶顿时就呆住了,半天惶旎过神来。在她眼里,童副专员就是十分了不得的大人物了,没看见王局长在童副专员密切乃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现在一不小心,自己就跟副省长的儿子同桌吃饭了。

        “呀……”

        过了好一阵,唐秋叶才长长舒了口气,好像受了惊吓的样子,不住地拍打着自己无比壮观的硕大刑炜,好一阵波纹荡漾,那两颗巨大的高耸,如同两只小兔子一般,随时准备蹦跶出来。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怕的?你别当他是副省长的儿子,当他是你的朋友不就得了?”

        刘伟鸿见了唐秋叶这个模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以前看文艺作品,凡是女人,必定要娇小玲珑才会惹人怜爱,刘伟鸿也信了。现在才知道,这种观点是多么的可笑。唐秋叶如此“巨大”,也一样惹人怜爱。女人的可爱,不在于她的外表,在于她的性格。

        “他哪能是我的朋友?是你的朋友!”

        唐秋叶连忙给刘伟鸿“纠正”,还吐了吐舌头。副省长公子,是何等的高不可攀?

        刘伟鸿笑道:“我的朋友,不就是你的朋友?”

        唐秋叶咬了咬嘴唇,脸红红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刘伟鸿,yù言又止。

        刘伟鸿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想问**裳是什么人?和我什么关系?”

        唐秋叶拼命点头。

        刘伟鸿轻轻摇了摇头。看来女人都是一样的,**裳很关心他和唐秋叶的关系,唐秋叶也就很关心他和**裳的关系。

        “这么说吧。我们一起长大的。她比我大两岁,从小就照顾我,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那,那……”

        唐秋叶张着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刘伟鸿叹了口气,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先跟唐秋叶说明白。真要是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再和她说,就有点不厚道了。刘伟鸿不觉得做人一定要非常厚道,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以及上辈子四十几年的人生际遇,没有这个说法。在如今这个社会,尤其是侧身官场,为人太厚道,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一个“能人”的世界。

        不过那也因人而异。对唐秋叶这样一个一心喜欢自己的单纯女子,刘伟鸿下不了骗她的心思。

        “秋叶,我家里在首都不是普通人家,我爷爷,我大伯,我爸还有我姑父,都是大官,很大很大的官。比副省长的官还大!”

        刘伟鸿选择着词语,谨慎地说道。

        党和国家领袖,中组部副部长,集团军军长这些太具体的职务,对于唐秋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唐秋叶压根就不明白这些职务代表着什么。但是,“比副省长还大的官”,就是一个十分直观的形容词,唐秋叶一听就能明白。

        “啊?”

        唐秋叶顿时惊住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刘伟鸿。

        刘伟鸿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说法。

        唐秋叶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以免自己忍不住尖叫起来。

        刘伟鸿心里一疼,伸手轻轻抚了抚她柔软的长发,低声说道:“我以前,不是要故意瞒着你。这些事情,不能随便对别人说的。”

        “我知道我知道……”

        唐秋叶又是拼命点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那么大的官,比副省长还大,要是说出来,还不得把农校的人都吓死?

        “那……那你以后,是不是要回首都去?”

        稍顷,唐秋叶问道,十分的患得患失。

        刘伟鸿说道:“也许吧。我在基层工作一段时间,可能会回首都去的。”

        “那,那**裳,是不是你家里,你家里给你定的媳fù?”

        唐秋叶鼓足勇气问道,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刘伟鸿。

        “不是。”

        唐秋叶暗暗舒了口气,又问道:“那你家里,要给你说个什么样的媳fù?是不是也要大官家的女儿?”

        刘伟鸿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他们可能会有这个想法。”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

        上辈子,老刘家没落得太快,都还来不及商议此事。如今一切都已开始改变,政治联姻几乎是必然要进行的。

        老刘家要自成体系,通过政治联姻来稳固同盟,是必须的手法。

        唐秋叶眼里刹那间涌满了泪水。

        刘伟鸿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给她轻轻拭去了眼角溢出的泪珠。唐秋叶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5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