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61章 矛盾总是有的

第61章 矛盾总是有的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李鑫本来还想要和刘伟鸿继续深谈一番。他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非比寻常。李鑫在首都与许多正宗红三代打过交道。不管对方是什么“路数”,李鑫嘴里一律奉承有加,但嘴里怎么说是一回事,心里怎么想,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真正让他佩服的世家子弟不多。

        一开始,李鑫对刘伟鸿也并不是特别看好。之所以对刘伟鸿十分客气,还主动向童令渊要指标,只是遵循着李鑫自己一贯的“行为准则”而已。李鑫的为人宗旨很简单,那就是在不犯大错的前提下,尽可能将自己手中的权力运用到极限。只要是可能用得上的朋友,尽力帮忙。我们国家是一个讲究人情往来的国家,你帮了人家的忙,人家自然也会投桃报李。

        比如现在,李鑫实在没有想到,一个事业单位的职工指标,竟然换来如此丰厚的回报。看来刘伟鸿也是个明白人,对运用某些“规则”的熟练程度,丝毫也不在他李鑫之下。倘若此事办成了,李逸风乃至整个老李家,还不得将刘伟鸿当做“恩人”?如同他刚才所言,只要刘伟鸿还留在楚南省,李逸风必定会助他一臂之力。

        尤其是刘伟鸿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游刃有余,丝毫也不见勉强之意,那就更加了得。很少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处理如此大事之时,能如刘伟鸿一样“信手拈来”的。而听他和马国平通话的语气来看,刘伟鸿在老刘家绝不是普通的小字辈,至少马国平很卖他的面子。以李鑫对世家豪门的了解来看,这个很了不起。许多世家子,不过是打着家里的大牌子在外边胡混,回到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李鑫有心要将这个朋友交牢靠了。

        不料有些事情,确实是容不得自己做主的。

        童令渊找上门来了。

        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既然李鑫到了青峰市,童令渊不可能不前来拜访。童令渊在行署不是风头很劲的副专员,分管的是农口这一块。而李逸风在省里也是分管农口,工作上有较多的往来。而且这一回省里如果进行人事调整,李逸风更进一步的可能是比较大的。童令渊暂时还靠不上李逸风,只能在李鑫身上多下功夫。

        不管李逸风是不是能进一步,对李鑫示好都没什么坏处。

        现在不花力气,万一李逸风进步了,再想靠上去,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凡事要做在前面,倘若总是慢半拍,哪一道菜都甭想赶上。

        尽管李鑫眼下一点都不想和童令渊啰嗦,但人家已经上门了,李鑫就不得不满脸堆笑地站起身来,与童令渊握手寒暄。

        “呵呵,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我正和卫红聊到你呢。童专员办事一贯雷厉风行,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不办没把握的事。”

        李鑫笑着说道。

        童令渊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笑着答道:“雷厉风行不敢当。不过李处的事,就是我童令渊的事。别的事能够怠慢,李处的事,是绝对不能怠慢的。刚刚我已经和市环卫局那边打了个招呼,李处的那位朋友,明天就可以去报到了。到时候麻烦他找一下我的秘书小张。”

        李鑫虽然知道童令渊会把这事办好,却也没想到会办得这么利索。

        环卫局尽管不是什么好单位,却也是事业编制,铁饭碗,旱涝保收的。较之去冶炼厂做个工人,那是强得太多了。

        由此可见,童令渊还真是一门心事要和他交好。

        不过李鑫并未表现出多少欣喜之意,微笑说道:“童专员果然是雷厉风行……卫红,你觉得环卫局怎么样?”

        童令渊就闷了一下。

        合着人家对这个安排并不是很满意?自己还巴巴的跑来“表功”呢!

        郁闷的同时,童令渊对刘伟鸿更加充满了好奇。在餐厅的时候,还只是感觉李鑫对刘伟鸿很客气,现在则是明明白白地显示出来了。

        李鑫在“请示”他。

        这到底是什么人呢?何种来头?

        刘伟鸿微笑说道:“挺不错的。有劳童专员费心了,谢谢。”

        这个倒不是客气话。眼下环卫局确实不是什么吃香的单位,也就是比去企业做个工人略好一点。但刘伟鸿很清楚,随着时代的发展,国家越来越重视环保工作,环卫局的地位也就会越来越高。按照很世俗的观点来说,那就是只有环卫局向别人要钱,没有别人向环卫局要钱的道理。

        单位有钱,职工的福利待遇就好。

        对于小市民来说,这个最实在。

        见刘伟鸿满意,李鑫暗暗舒了口气。除了铁杆朋友,很多时候,人情往来是讲究“对等”的。刘伟鸿给他帮的这个忙,和他给刘伟鸿帮的忙不在一个档次上。

        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补偿吧。

        “童专员,费心了,什么时候去省城,一定要提前通知我一声,我请客,大家好好聚一聚。”

        李鑫再次握住童令渊的手,由衷地感谢道。

        “好好,一定一定。”

        童令渊也没有客气,笑着答应了。

        “童专员,李处,你们聊,我先告辞了。”

        刘伟鸿微笑说道,与两人握手道别。

        李鑫知道他不愿意暴露身份,也不强留,笑着和他握手。童令渊心中尽管充满好奇,但人家要走,也没有硬拖着不让走的道理。眼下还是要以李鑫为主的,把这个关系“套牢”了再说。如果刘伟鸿当真是个人物,以后慢慢再找机会接近吧。

        刘伟鸿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这个电话,是打给自家老子的。刘成家调任某集团军军长之后,林美茹已经将新的电话号码告知了。刘伟鸿本打算先去唐秋叶那里,将环卫局的安排告诉她,想想还是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时间太晚,刘成家说不定就休息了。

        作为职业军人,刘成家的作息是很有规律的。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不好改。

        电话打通之后,照例是林美茹接的电话。好像官员家里,都是这么个“规矩”,夫人或者是保姆接电话,官员本身,轻易是不接电话的。这也是“预留退步”。万一是不想见的人,夫人或保姆就能推了,省得心烦。

        “你好!”

        电话里传来林美茹雍容华贵的声音。

        “妈,是我,还没睡呢?”

        林美茹没想到这时候还能接到儿子的电话,不由大为惊喜:“还不到九点呢,没那么早睡觉。伟鸿啊,怎么这时候想起要给妈打个电话了?”

        “想你了呗。”

        刘伟鸿笑嘻嘻的。

        “哟,知道想妈了,好啊,以前你可从来没有这么乖过。”

        林美茹刚当上将军夫人不久,心情甚是愉悦。

        刘伟鸿和母亲聊了几句,就说道:“妈,爸爸呢?在不在?”

        “在书房,写文章呢。就你上回说的那个军事改革的事,你爸可上心了,当做一个课题在研究。说是要好好的钻研一下,为国家的军事现代化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林美茹笑着说道,语气中颇为骄傲。曾几何时,刘成家会对儿子说的话这么重视?

        儿子出息了,丈夫升官了,林美茹想不高兴都难。

        “那打扰他一下吧,请他接个电话,我有些事要和他说说。”

        “好,你等着啊,我去叫。”

        林美茹兴冲冲的去了。父子俩多亲近,正是林美茹所乐见的。

        不一会,电话里传来刘成家浑厚的声音:“伟鸿!”

        “爸,还没休息呢?”

        “呵呵,还没。什么事?”

        刘成家尽管对儿子的观感已经完全改变,不过说话的习惯却是改不了,没什么寒暄,直接就切入了正题,听得林美茹在一旁直皱眉。心想儿子好不容易打个电话来,你这个做老子的也不关心几句,就这么硬邦邦的问“什么事”。不明真相的人听了,还以为是后爹。

        刘伟鸿简单地将李逸风的事情说了一下。

        刘成家嗯嗯地应着,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刘伟鸿就有些头痛。老爹在军界呆久了,政治上的敏感度当真不高。这可不行。在我们国家,到了刘成家如今的地位,不可能完全不问政治。

        “爸,这个事情,要请你关注一下。李逸风的基础还是很不错的。”

        刘伟鸿不得不提醒老子一句。

        刘成家就明白了,儿子这是不大信得过马国平。马国平一贯唯刘成胜的马首是瞻,现在刘成胜还在中组部呆着,暂时没有去江南省任职。这样的大事,马国平肯定要向刘成胜汇报。刘伟鸿担心大伯对他还是有成见,那就比较糟糕了。

        虽然对外而言,老刘家是一个整体。但是内部并不是完全声音一致的。刘成胜以前看不上刘伟鸿,现在当然不一样了。不排除他刻意打压刘伟鸿的可能性。

        “嗯,我知道了。我会跟老爷子汇报这个事情。”

        刘成家直截了当地说道。

        只要老爷子还健在,刘成家是可以说得上话的。刘成胜在政界,刘成家在军界,算是奉行两条腿走路的政策,刘成家做了军长,地位就不比刘成胜低多少。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