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57章 我想得到的,我就一定要得到!

第57章 我想得到的,我就一定要得到!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见刘伟鸿有些尴尬,**裳便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不好意思了?嘻嘻,刘主任,就你这个心态,想在体制内发展,可有点悬啊!”

        刘伟鸿不服气,说道:“我这个心态怎么了?”

        “你要想在体制内发展,就得学会公私分明。**裳是**裳,云家是云家,两码事。不要说我只是你的一个朋友,就算是你老婆,该打压老云家还得打压。最多是对我好点。哄哄我得了。过去那些皇帝,对自己的老岳父,就是所谓的外戚,有过客气的吗?”

        **裳似笑非笑地说道。

        刘伟鸿有心想要辩驳几句,却是无法开口。**裳说的是事实。政治从来都不是儿女情长。刘伟鸿自以为能够做得到公私分明,但是面对**裳,他却做不到。

        “姐,我不管别的人怎么做,我不那样。**裳既是**裳,又是老云家的一份子。我和你好,就得对老云家好!做不做官另说,先得做人。”

        刘伟鸿闷了一阵,认真地说道。

        **裳微微扭过头,不和他四目相对,淡然说道:“那你就是在自讨苦吃。你在什么环境,就得适用什么规则。想要凭一己之力改变整个环境,那不现实。”

        “姐,我不想说服你,你也不要试图说服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咱们不说这个事了,还是聊聊你的事吧。”

        “我的事有什么好聊的。手续已经办了,我现在名义上是国家工作人员,实际上已经是无业流民。”

        **裳撩了撩头发,以一种很不在意的语气说道。

        “别说得这么悲观。下海经商的,也不止你一个人。他们都能活得很滋润,你肯定也能行的。再说季叔叔和小川都在江口,老爷子在岭南那么多老部下,你去了那里,还怕施展不开?”

        “人生堤旎熟……”

        **裳嘀咕了一句。

        刘伟鸿就笑了:“姐,这可不像是你啊。你可是咱们的大姐头。要是让别人知道你这个样子,还不定怎么笑话你呢。”

        **裳冷哼一声:“笑话就笑话好了,我一个女人家,怕他们笑话啊?”

        刘伟鸿很无语。

        这是**裳说的话吗?**裳什么时候以小女人自居过?

        “你打算现在就去江口?”

        “废话。我都走到半路上了,难道又回首都去?开弓没有回头箭!”

        刘伟鸿说道:“这就对了嘛,这才像是**裳说的话。要不这样吧,反正学校还在放假,我跟你去一趟江口吧。顺路看看季叔叔和小川。”

        **裳眼睛顿时一亮:“此话当真?”

        “我干嘛骗你?我骗过你吗?”

        **裳抿嘴一笑,说道:“这还差不多。不然我白疼你了!”

        眼见**裳神情一下子开朗起来,刘伟鸿心中也自高兴,说道:“其实,我也早就想跑这一趟了。咱工资太低,消费不开啊,得想办法弄点钱,不然穷死了!”

        “这么说,你主要还是办自己的事,我这里就是个顺水人情?”

        **裳又调侃了他一句。

        刘伟鸿就笑。

        **裳说道:“卫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你自己的事啊。你今后,到底是想在体制内发展,还是想经商?或者,一门心事做学问?总得有个规划吧?”

        **裳把出了大姐的派头,关心起小弟来。

        **裳说的这三个方向,是正宗红色子弟最常走的三条路。每一条路上,都有成就非凡的佼佼者。

        刘伟鸿毫不犹豫地说道:“在体制内发展!”

        “这么肯定?为什么?”

        **裳有些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在咱们国家,想要活得自在一点,就得有权。”

        “照你这么说,做商人不自在了?”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这个自在的含义了。照我的理解,就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说得高尚一点,就是实现自己的理想,施展自己的人生抱负。说得低俗一点,就是为所欲为,满足自己的**。”

        刘伟鸿很直白地说道。

        **裳秀眉一挑:“你倒是很坦率。”

        “那要看跟谁了。跟你,我自然没必要隐瞒什么。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就这么说。”

        “我看也不见得。体制内的规矩更加森严。比如咱们家里那些老头子,一个个地位不算低了,正部副部,在普通群众甚至是干部眼里,算得是官高位显。但是,他们快活吗?自在吗?整日在办公室殚精竭虑,回到家里还是心事重重,没有什么时候是自在的。”**裳对刘伟鸿的高见不以为然,驳了一通还觉得不过瘾,又加了一句:“我现在啊,是听到回家两个字都烦!”

        刘伟鸿笑道:“那是因为,你只看到了他们在家里的一面。任何一位高官,回到家里都会摘下面具,把所有的伪装全放下,做回自我。但是在单位,在外边,那种前呼后拥,掌声如潮的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男人,需要这个东西!需要这个成就感!”

        “就为了这个?你们男人真没劲!”

        **裳毫不客气地说道。

        刘伟鸿差点笑出声来,边笑边摇了摇头。

        “怎么啦?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男人的抱负。如果说,男人渴望有成就感,就是没劲的话,那你不用去江口了。赚钱做什么?真的只是为了穿衣吃饭,只是为了最起码的生存?不见得吧!女人想要钱,无非就是想要透过这个工具,是实现自己的梦想。豪宅、名车、珠宝、首饰……等等等等,所有这些女人喜欢的东西加到一起,归根结底就是三个字——虚荣心!这个世界上,除了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其他所有人都一样,只要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问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只是满足虚荣心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裳怔住了,望着刘伟鸿说不出话来。

        这个出口成章,满口“哲理”的年轻男人,还是那个叛逆成性,一言不合就甩酒瓶起飞脚的刘二哥吗?

        刘伟鸿笑道:“别这么看着我,人总是会变的。我不可能永远都不长大吧?”

        **裳长长舒了口气,点了点头:“对,是人就会变。你确实长大了!”

        “呵呵,是啊,一场大梦,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人生在世,其实追求的东西挺简单的。男人的梦想就是黄袍加身,威风八面。女人的梦想,则是征服一个黄袍加身的男人,收获全天下所有女人羡慕的眼神。”

        刘伟鸿有感而发。

        前世种种,不但是一场大梦,而且是一场励志剧。让刘伟鸿一下子找到了奋斗的目标,也有了实现目标的本事和手段。

        **裳又扁扁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只说对了一半。我要收获全天下所有女人羡慕的眼神,但是,我不需要去征服一个黄袍加身的男人。我自己,就可以黄袍加身!”

        刘伟鸿大笑起来,声音很是愉悦。

        “说得对!简直太对了!这才是我姐呢。”

        这就是**裳的另一面。看上去,**裳温文尔雅,是个典型的淑女。其实内里的**裳,勇悍无比,就像一柄锋利绝伦的大关刀。

        说了这么一阵话,原本有些郁郁寡欢的**裳不禁开朗了许多,笑着说道:“别光顾着说我的事,说说你的事吧。你老实交代,那个唐秋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别跟我撇清啊,我是女人,看得出来的。”

        刘伟鸿耸耸肩,淡然说道:“我说过要撇清吗?我会要她!”

        **裳没想到刘伟鸿说得这么直白,顿时双眉一扬,说道:“你打算娶她?这可能吗?”

        刘伟鸿笑道:“姐,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啊。我说的是我会要她,不是说我会娶她!”

        “这有区别吗?你要了她,又不打算娶她,想始乱终弃不成?”

        刘伟鸿忽然觉得,和女人讨论“三妻四妾”的问题,实在不是个好主意。笑了笑,说道:“别讨论这个事了。总之一句话,我不会让喜欢我我也喜欢的女人离开我身边的。”

        **裳算是明白刘伟鸿的意思了,不由板下脸,瞪起眼睛,哼道:“你还真想黄袍加身啊?就算你寡人有疾,也得等黄袍加身之后才得这个病吧?”

        刘伟鸿笑道:“那时候就晚了,想得这个病也得不起了。”

        **裳定定地看了他一阵,叹了口气,说道:“卫红,你变得连我都快不认识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有这么大的变化?”

        “没什么,我只是认清楚了这个世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这个社会正在剧烈变更,也不相信梦想。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坚持要做清高之士,那是自讨苦吃。归根结底一句话,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实现我的目标。我想得到的,我就一定要得到!”

        刘伟鸿语气很淡,却说得斩钉截铁。

        **裳再一次定定地望着他,稍顷,又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溺爱的神情,低声说道:“那你去努力吧,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支持你的。”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