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51章 唐秋叶的心事

第51章 唐秋叶的心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唐秋实和李小菊告辞而去,唐秋叶说是送送他们,也趁机跑了出来。

        这个事情也是古怪,客人进了自己房门,主人便稳不住劲,只想往外跑,完全忘了那是自己的家。

        望着唐秋叶急匆匆而去的背影,**裳打趣道:“卫红,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回首都了,敢情在这里搞金屋藏娇那一套啊?”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秋叶是个好女孩。对我很好。”

        **裳一笑:“看得出来,她在意你。所以就紧张我们!”

        刘伟鸿笑道:“领导慧眼如炬,明察秋毫,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你的。”

        **裳笑笑,说道:“好女孩是好女孩,不过想要过林阿姨那一关,只怕不容易。”

        **裳对林美茹的心思,也算是有所了解。其实不单林美茹这样,京师豪门大族的夫人们,谁不是这样?谁会同意儿子娶一个纯粹的乡下村姑?简直有辱家门。

        刘伟鸿淡然一笑,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林美茹那一关,不是不好过,压根就是不能过。除非刘伟鸿又像上辈子一样,来个叛逆到底,彻底和家里闹崩。

        **裳也知道此事会让刘伟鸿头痛,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形,说道:“卫红,这个条件还真是比较简陋啊。我实在难以想象,以你的性格,能在这里待得下去?”

        刘伟鸿笑道:“这你就错了。我国知识分子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安贫乐道。咱虽然是学农的,好歹也算是圣人门生,别的没学会,这安贫乐道嘛,只要肯委屈自己,总是能做得到的。”

        **裳就扁了扁嘴,很是“不屑”。

        刘二哥竟然会跟她说圣人门生,安贫乐道的话,实在是太颠覆了。不要动不动就将啤酒瓶甩到人家脑门上就烧高香了。

        李鑫微笑说道:“卫红这个话,很有哲理啊。做不了别人的主,做自己的主总是可以的。”

        刘伟鸿笑着点头:“正是。”

        其实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是真正能做得了自己主的?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李鑫这样说话,自然是顺着刘伟鸿的意思,努力想要拉近双方的关系。他很明白,眼前这两位,那才是最正宗的“太—子—党”。别看年轻,背后的能量,可真是无穷无尽。李鑫绝未想到,今天不但能送**裳一程,还能结识到老刘家的嫡孙,这一趟的收获实在不小,算得是际遇离奇了。

        “卫红这个安贫乐道实在是非常有道理,也只有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才能写出那样的恢弘巨作。当年《论持久战》也是在黄土高原的窑洞里写出来的,一面世便震惊全世界。卫红那篇文章,起码也是震惊全国了,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鑫看上去斯斯文文,似乎不爱说话。但在制造“马屁氛围”这一点上的功力,犹在刘伟鸿之上。看来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难怪**裳的表哥会将他介绍给**裳,**裳也不介意带他来结识刘伟鸿。

        不过李鑫将刘伟鸿的文章与领袖的大作相提并论,这个评价未免给得太高了。刘伟鸿虽然是重生人士,前知五千年后知二十年,却也不敢如此狂妄。这个虚是一定要谦一谦才行的。

        “李处过奖了,我就是有感而发。岂敢与领袖比肩?”

        刘伟鸿连连摆手,谦虚地说道。

        “有感而发好啊,只有来源于实践来源于第一线的声音,才是最真的。你那篇文章,我家老头子也看了,那是看得津津有味,不忍释卷,不断地说是真知灼见,振聋发聩。还说上面要是早重视这篇文章,也不会发生后来那么大的事情了。”

        李鑫说道。虽然还是在抬高刘伟鸿,却偏偏装出十分认真的样子,令人不知不觉间就信了他的话。而且他看似不经意间就将他家老头子李逸风搬了出来,想和刘伟鸿交朋友的意向非常明显。

        刘伟鸿微微一笑,说道:“李处,今天是朋友相聚,但论风月,莫谈国事。”

        李鑫心中一凛,世家子弟就是不同,别看刘伟鸿年轻,城府可不浅。和他初次见面,自然还是比较谨慎的,太敏感的话题,确实是不大好谈得太深入了。

        **裳抿嘴一笑,说道:“你就一小屁孩,有什么风月可谈?”

        刘伟鸿不由很是头疼。

        四十几岁的心理年纪,被人家一口一个“小屁孩”的叫,纵算是**裳,刘伟鸿也还是觉得别扭。却又不好“相争”,只得罢了。

        三人在房间里“但论风月”,李小菊却在外边一个劲的“纵谈国事”。

        “秋叶,那个……那个刘主任,家里是首都的吗?”

        李小菊下了楼,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唐秋叶点点头,她一点都不想和李小菊说话。所谓相送,只是觉得在房间里浑身都不自在,借机跑出来透透气。

        “你说,他……他真的能给你二哥搞到冶炼厂的指标?”

        这才是李小菊真正的关心的事,至于刘主任是不是首都的,又或者是哪个外国的,与李小菊关系不大。

        唐秋叶冷淡地说道:“他说能搞到,就一定能搞到。”

        其实唐秋叶也不知道刘伟鸿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就是对刘伟鸿的一种盲目信任。

        李小菊又放心了些,陪着笑,说道:“秋叶啊,这也是家里太难了,才不得不来麻烦你,你千万别介意啊……我和你哥,都没有什么坏心思。”

        李小菊其实挺瞧不起唐秋叶,总觉得唐秋叶太傻太憨,一点脑子都没有。当初老头子说让她嫁给个傻子,一声不吭就嫁了。只是唐秋实进冶炼厂的事情,却势必要着落在唐秋叶头上,李小菊不得不努力与唐秋叶搞好关系。

        她现在已经在心里认定唐秋叶与那个刘主任,一定有“奸情”。想起那刘主任的高大帅气,李小菊心里又满是嫉妒。唐秋叶嫁了个傻子,把工作解决了。如今又搞上个帅哥,把生理问题也解决了。这么说起来,唐秋叶其实一点也不傻,精得很,好东西都归了她。

        李小菊心里酸溜溜的,益发的看唐秋实不顺眼了。

        唐秋叶点点头,说道:“放心吧,他会帮你解决这个事情的……二哥,二嫂,你们以后没事就少往王家跑。人家不欢迎的。”

        “哎哎,好好……”

        李小菊一迭声地答应。

        若不是有事相求,李小菊也确实不想去老王家看人家的脸色。城里人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得下来的。

        送走唐秋实和李小菊,唐秋叶没有急着回房间,站在楼梯上发呆。

        刘伟鸿是首都人,这个事情以前一直没有给唐秋叶太大的心理压力。她就觉得,首都人也是人,两个眼睛一个鼻子,没有多出什么东西来。但今天见了**裳和李鑫,唐秋叶一下子就感到了差距。尤其是**裳,随随便便往那一站,都是好看得不得了。举手投足间那种风度,完全不是乡下女子能够比得上的。刘伟鸿在首都接触的都是这种人,心里头哪会当真看得上自己?

        难怪……难怪他不要我!

        一时之间,唐秋叶有点悲从中来。刘伟鸿以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唐秋叶当时深信不疑,现在却动摇了。也许就是个借口,怕自己伤心,才说得这么委婉。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注定跟自己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还有,还有他那个姐姐,好像是姓云的。

        唐秋叶忽然又想起了这个问题,顿时浑身的神经都抽紧了。弟弟姓刘,姐姐怎么会姓云呢?这中间有问题,他们很可能不是真正的姐弟。

        既然不是姐弟,这么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中间的问题就更大了。

        想起**裳的美丽和气质,唐秋叶完全绝望了。如果她真是刘伟鸿的女朋友,自己拿什么去竞争啊?双方的差距也太远了吧?

        也要这种女子,才配得上刘伟鸿。自己算什么?

        唐秋叶胡思乱想着,只觉得浑身都软了,靠在墙壁上,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都不敢再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秋叶,走,一起去市里吃饭!”

        不知什么时候,刘伟鸿已经从房间里出来,招呼道。

        “啊……我……我就不去了,你去吧!”

        唐秋叶没料到刘伟鸿会忽然过来,仿佛自己的心思都被他看透了,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低垂着头,喃喃地说道。

        刘伟鸿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柔声说道:“傻瓜,有什么好担心的。去吧!”

        唐秋叶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心里砰砰乱跳,紧紧咬住了嘴唇。

        **裳和李鑫也走了过来,微笑着向唐秋叶点头。

        “走吧!”

        刘伟鸿说道。

        “哦……”

        唐秋叶心里还是不想去,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违拗刘伟鸿的意思,“哦”了一声,乖乖地跟在后头。

        **裳瞥瞥唐秋叶,又瞥瞥刘伟鸿,抿嘴一笑,似乎觉得很是有趣。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