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40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第40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大宁市某公交车站,刘伟鸿提着旅行包站在那里等车。

        他在首都呆的时间不长,四五天,拜访了一些长辈。都是与老刘家关系比较好的世家。这对刘伟鸿来说,前后两辈子加起来,都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以往他均是与这些世家的小字辈交往,谁家长辈在,是绝不会露头的。

        刘二哥就是个神厌鬼憎的家伙,好友长辈们生怕他带坏了自己的孩子。

        这一回却不一样了,刘伟鸿堂而皇之的登门,叔伯们客客气气地接待,谈笑甚欢,宾主尽礼。一开始,林美茹想要陪着他去。这是怕自家孩子受委屈呢。刘伟鸿笑着拒绝了。

        这些世家子弟,谁不是精明得紧?

        眼下的刘伟鸿,可不再是以往的“刘二哥”了。立了如许大功,已经算得是老刘家的嫡系传人,那些长辈们还能像以前那样看待他不成?

        刘伟鸿这回是纯礼节性的拜访,也是他重归老刘家之后第一次正式的亮相。大家心知肚明,从此之后,京城的红三代里面,又多了一个人物。

        刘伟鸿没有直接返回青峰地区,打算在大宁市再停留一两天。他在楚南农业大学读了四年书,有几个要好的同学,就分配在大宁上班,趁着这个机会,和老同学聚聚,也是一个乐子。

        说起来,刘伟鸿上辈子留在楚南省农科院上班,平日里就是和这几位老同学厮混,感情是很深的。人到中年,能有几个谈得来的同学经常往来,那是一种福气。不过现在,都还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刘伟鸿?”

        一台吉普车忽然在刘伟鸿面前停住,朱校长探出头来,叫道,有点惊喜之意。

        “朱校长?”

        刘伟鸿也是意想不到。还以为他们早就回青峰了。

        “回来了?要回青峰去吧,上车,一起回去!”

        朱校长一挥手,说道。

        刘伟鸿本想告诉他,自己还要在大宁待两天,略一沉吟,便将这话咽了回去,道了声“谢谢”,径直上了车。

        车门打开,便看到一张冷冰冰板着的小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正是朱玉霞。眼见刘伟鸿上车,很不情愿地往旁边挪了挪,双眼正视前方,余光都不向刘伟鸿瞥一下。

        见了这个样子,刘伟鸿心中暗笑。

        不用说,这个关系没跑成,朱玉霞的论文获奖没什么指望了。论文评不上奖,评中级职称就要论资排辈,朱玉霞刚参加工作没几年,论资历那还差得远呢。

        “校长,这么巧啊。”

        刘伟鸿一上车,紧着往外掏香烟。这一回,他旅行包里可是有整整两条黄熊猫,老太太亲手奖赏给他的。这个脸面可了不得。

        朱玉霞顿时冷“哼”了一声。

        这什么人啊,老不长记性!

        朱校长尴尬地说道:“伟鸿,待会再抽吧,啊!”

        “行。”

        刘伟鸿便将香烟收了回去。他不是不记得朱玉霞的“规矩”,见了她这般冷冷淡淡的模样,有心要气一气她。

        女孩子,太傲了可不行呢!

        眼下可还没有流行韩剧,“野蛮女友”不时兴。朱玉霞一天到晚冷冰冰的板着个脸,不要说没有评上中级职称,就算评上了,只怕也不会有几个病人愿意登她的门。人家是来看病,不是来看脸色的。

        “校长,论文获奖的事,搞好了吧?”

        刘伟鸿故意问道,偏偏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朱校长神情更加尴尬了,气哼哼地说道:“别提了,在省里活动了四五天,不要说评委的家门朝哪开,连评委是谁都打听不到。求爷爷告奶奶,请这个吃饭请那个喝酒,到头来都是些办不了事的……嗨!”

        朱建国说着,重重拍了一下大腿,十分气恼。

        朱玉霞的事情没办好,是一气。到处求神拜佛说好话陪笑脸,低头弯腰的求人,是二气。朱建国平日里在农业学校说一不二,在青峰地区算得是个人物,还很少受过这种窝囊气。

        “伟鸿,还是你说得对,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黑幕,什么叫暗箱操作……奶奶的,气死人!”

        朱建国从鼻孔里喷出几股粗气。

        “哎呀,我那也是道听途说,难道咱们楚南也是这个样子?”

        刘伟鸿忍住笑,装出很讶异的样子说道。

        “哪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规则在他们手里捏着,有什么办法?”

        “那这就是个问题了,朱医生解决不了中级职称,评不上主治医生,在医院里怕是难以开展工作……你说这些病人也真是怪了,就那么迷信专家。普通医生一块钱挂个号,专家五块钱挂个号,大家还是挤破头的去挂那个专家号,就算是个小感冒,也冲着专家去了。其实专家也就是名气大,也不是包治百病的。所谓术业有专攻嘛……”

        刘伟鸿便发了一通感慨。

        “可不是吗。普通医生没人看病,就没有业绩,也没有奖金,只有干巴巴的几个死工资……”

        朱建国顺口就接了过去,只顾说得过瘾,却未曾发现女儿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铁板。

        “爸,别说了,烦死了!”

        朱玉霞忍无可忍,烦躁地说道,扭头望向了窗外,咬着牙,气得不行。

        “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回去再找你们中医院的领导想想办法。”

        朱建国这才注意到女儿心情奇劣,连忙打住了。

        “找他们有个屁用,这些贪官!”

        朱玉霞忍不住口出粗言。

        刘伟鸿很清楚,要是找中医院的领导容易解决,朱建国父女也不会巴巴的跑到省城来了。眼见逗得朱玉霞也够了,刘伟鸿便说道:“校长,事情还没办成,就这样回去啊?不大好吧!”

        朱建国便阴沉了脸,不吭声。

        这个小刘也真是的,平日里看上去蛮机灵的,今天怎么这样不开窍?没看到朱玉霞已经气得不得了!早知他如此不懂味,刚才真不该叫他上车,就让他坐班车回去好了。

        “校长,你们都找了谁啊?省卫生厅的廖厅长找过了吗?”

        刘伟鸿认真起来,问道。

        “廖厅长?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朱建国脸色更加的不好看。

        “但是,要想评奖,这个事就必须找他,找其他人都不管用。哪怕是卫生厅的副厅长和中医研究院的院长,都不那么好使。”

        朱建国冷哼道:“道理我明白。但搭不上这条线,说什么都没用。难道你认识廖厅长,和他是亲戚?”

        这话就很不客气了。朱建国也是很烦刘伟鸿不识相。

        老是念叨什么呢?

        刘伟鸿淡然一笑,说道:“我不认识他,但有人认识他!”

        朱建国毕竟不是普通人,马上就听出点意思来了,立即从副驾驶座上扭过头来,黑沉沉的脸色早就不见了,换上了笑脸:“伟鸿,你有办法?”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可以试试。”

        在朱校长听来,这其实就是十足把握了。试想在这种情形之下,刘伟鸿若是没有十足把握,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这个话头。无缘无故拿他朱建国开涮,很好玩吗?怎么说刘伟鸿也是他手下的兵!

        世上不可能有这样不懂味的人。

        “行,只要有希望,就一定要试试……小谭,调头调头,咱们回去!”

        朱校长立即兴奋起来,一迭声地吩咐道。

        “爸,你干什么?什么人的话你都信的?”

        朱玉霞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很不高兴地说道,同时瞥了刘伟鸿一眼,神情非常的不友好,简直就是厌恶了。

        真不知道她对刘伟鸿这种反感从何而来。只能说他们天生就不搭调。

        朱校长不由犹豫起来,也瞥了刘伟鸿一眼,只见刘伟鸿的神情淡淡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镇定如衡。

        这时小谭已经放缓了车速,向路边靠,侧头问道:“校长……”

        “调头,回去!”

        朱校长下定了决心,吩咐道。

        吉普车就在公路上调头。

        “哼!”

        朱玉霞气得又扭过头去,双手抱胸,若不是碍于自己是个未婚姑娘,只怕要破口大骂了。她不是朱校长,社会经历差些,压根就不会仔细去分析刘伟鸿说这话的内在含义。

        “伟鸿啊,能有办法?”

        朱校长试探着问道,脸上甚至带上了讨好的意思,也有那么一点患得患失。他没上省城之前,并不如何将此事看在眼里。在他想来,不就是评个奖吗?要求也不高,就是评个三等奖就够了,不过是一张荣誉证书,加三千块钱奖金。

        奖金朱校长不在乎,他早就做了准备,打算为这个事花上个几千万把块钱。只要能拿到奖,女儿评主治医生的事情就算是解决了。

        以他那些战友在省城的能耐,加上他肯花钱,这事它能办不好?

        谁知实际情况就和刘伟鸿当初说的一样,压根就不得其门而入,有钱也送不出去。他那些战友在省城虽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却和卫生厅拉不上多少干系。

        到处碰壁。

        现在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朱校长能不紧张吗?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