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37章 庆祝

第37章 庆祝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样怎么样?伟鸿表现怎么样?”

        一出了大内,林美茹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老爷子毕竟年事已高,不耐久坐,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结束了,各自返回。还是刘成家亲自驾着那台墨绿色的军用吉普车。

        刘伟鸿一进书房,林美茹便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这个事情。她以后在大家族是否能够扬眉吐气,挺直腰杆做人,全看今天刘伟鸿的表现了。只要刘伟鸿获得了老爷子的认可,她“二房”就不比“长房”差一丝半毫。

        “你儿子……嗯,他把老爷子惊住了!”

        刘成家特意拖长了语调,延迟了那么一两秒钟,才说出了这么一个“石破天惊”的答案。一缕抑制不住的得意神情,自他嘴角浮现出来。

        “什么?什么把老爷子惊住了?伟鸿,你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吧?”

        林美茹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一迭声地问道。

        刘成家摇摇头,嘟囔了一句:“这样的儿子,怎么生出来的?”

        声音虽低,林美茹还是听到了,不由大喜过望。要不是坐在副驾驶座上,她就要搂住儿子大喊大叫了。身为老刘家的儿媳,三零一医院的主任医师,林美茹原本也不是这么沉不住气的,实在刘伟鸿以前让她操碎了心,如今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林美茹只觉得一颗心,欢喜得如同要炸开来一般。不知该如何宣泄心中的喜悦之情。

        “妈,没爸说的那么神奇,我就是实话实说罢了,刚好老爷子爱听……”

        刘伟鸿笑着说道。

        “哟,儿子,谦虚起来了,在妈面前装模作样了?”

        林美茹开心得了不得,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回家再说吧。”

        见妻子喜欢得有些失态了,刘成家便提醒了一句。

        “你管我呢,我儿子出息了,还不兴我高兴一下啊?”

        林美茹立即将丈夫顶了回去,咧着嘴只顾傻乐。

        到了家里,林美茹还来不及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林美茹只好去接电话。

        “你好……啊,是大哥……对,刚到家呢,啊啊……您要到我家里来做客?啊,好好,欢迎欢迎……”一放下电话,林美茹就笑起来:“嘿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自从他们搬到军区大院,虽然同在京城居住,刘成胜还从未登门拜访过,兄弟妯娌见面,不是在大内“青松园”,就是在刘成胜的住所。从来都是刘成家两口子去拜访大哥大嫂。刘成胜的“家长”架子,一贯端得十足。今天竟然要亲自登门了,而且这样亟不可待。

        不问可知,一定是伟鸿把他“震”住了。

        刘成家瞪了她一眼,不悦地道:“说什么呢?大哥要来,是好事嘛。赶紧收拾一下吧!”

        “好事好事,谁说不是好事啊?”

        林美茹现在可不想和丈夫置气,高兴都来不及呢。

        “妈,您歇着吧,我来收拾。”

        “别别别,伟鸿,你陪你爸坐着,爷俩几个月不见面了,好好聊聊,这些家务活,我来,用不上你!男子汉大丈夫,就是干大事的。”

        林美茹如今简直将儿子当成了一块宝,哪里肯让他动手扫地抹桌子了?

        刘伟鸿微微一笑,也不和母亲争抢,给老子泡了茶水,自己也泡了一杯,爷俩在客厅里坐下了。

        “伟鸿……”刘成家叫了儿子一声,很专注地望着刘伟鸿,略微顿了一下,才说道:“你长大了!”

        刹那之间,刘伟鸿心里暖暖的,久违的亲情,终于又回来了。

        感觉真好!

        “爸,您抽烟!”

        一时之间,刘伟鸿不知道该说什么,赶紧掏出香烟来,敬给刘成家一支。

        刘成家接过去,看了看,笑着说:“你就抽这个烟啊?”

        刘伟鸿抽的是两块多钱一包的香烟,这在青峰地区,也不算是很高的档次。眼下流行抽外烟,什么希尔顿,三五,健牌之类的,都要十块左右。相对现时的工资水平来说,这个烟的价格很贵了。刘伟鸿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补贴什么的,也就够买六七包外烟。

        刘伟鸿笑道:“爸,我可不是地主老财啊,能有这个档次就不错了。我一个月工资,七十块不到呢。”

        “呵呵,艰苦朴素好。物质上的东西,看得太重了,容易迷失方向……不过今天你刚回家,大家高兴,我犒劳你一下,抽点好的。”

        刘成家心情极佳,一贯不苟言笑的人,也忍不住和儿子开起了玩笑。随即起身,到卧室里拿了两包黄熊猫出来,撕开一包,另一包直接给了刘伟鸿。

        爷俩点起烟来,在客厅里吞云吐雾。

        刘伟鸿打量着父亲,忽然说道:“爸,你有白头发了。”

        “是吗?”刘成家伸手抚了抚鬓角,笑着说道:“是有了吧。你以为爸还像你啊,那么年轻!”

        “爸,这几个月,让你操心了。”

        刘伟鸿有点感叹地说道。

        现在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但是月华同志还在台上的时候,刘成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幸好老爷子还在,不然的话,是不是能扛得住还得两说呢。

        当然,如果老爷子不在了,刘伟鸿是不是还会写那篇文章,也得两说。政治上,从来都是因时而异,没有什么百试百灵的法宝。

        老爷子在,加上刘伟鸿“押对了宝”,结果就是大获全胜,收获颇丰。

        刘成家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往事不堪回首”还是“别有一番天地”。或者两种感触都兼而有之。

        “伟鸿啊,当初我们还真怀疑你是上了贺竞强的当呢……”

        稍顷,刘成家说道。

        这是客气的说法,那时大家几乎都认定,刘伟鸿就是没脑子,被贺竞强忽悠了。甚至连“报复老刘家”这样的话,私底下也说了出来。

        “我知道,很多人当时都不理解。”

        刘伟鸿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嘿嘿,当时老贺家那个得意劲……现在啊,不定怎么郁闷吧?”

        林美茹一边收拾客厅,一边插话道。

        刘伟鸿摇摇头,说道:“老贺家不会郁闷的,贺竞强现在高兴着呢,这一回,他们的收获也是不小。不管怎么样,我那篇文章是交到贺竞强手里的,有功劳也跑不了他一份。”

        刘伟鸿着实不想让老贺家捡这个现成便宜,却是无可奈何。没有贺竞强,那篇文章压根就上不了《号角》,一切都无从谈起。贺竞强乃至整个老贺家要“沾点光”,也是理所当然。

        政治博弈,本来就是利益均沾,没有吃独食的。

        刘成家又仔细打量了刘伟鸿一会,说道:“伟鸿,想不到在楚南省这么几年下来,你学到了这么多东西……”

        刘伟鸿忙即说道:“爸,我这也是根据情况分析而已,不算什么的。”

        “嘿嘿,老爷子和你大伯都没有看到的东西,你看到了,这个就是本事!在家里,没必要藏着掖着。你以前喜欢胡闹,我和你妈都很操心。现在你长大了,懂事了,能上得了台盘,我和你妈那就该高兴。今晚上,叫你妈做几个好菜,咱们一家子好好吃一顿。”

        刘成家说着,动了感情,声音微微有点抖。

        以前刘伟鸿不争气,林美茹的忧虑写在脸上,刘成家的焦急却埋在心底。就这么一个儿子,哪个做爸爸的真能不闻不问?

        如今出息了,争气了,沉稳如刘成家,也要好好庆祝一下。

        林美茹马上接口道:“你呀,真是抠门。在家里吃什么?出去吃,长城大饭店,我请客!今儿个我也放一天假!”

        刘伟鸿笑道:“妈,在家里吃更有味道,您要是觉着累吧,打个电话,叫他们送几个菜过来就是了。”

        刘成家哈哈一笑,说道:“行,我不抠门,就依你妈的提议,长城大饭店。待会打个电话,叫华英回来,一起去!”

        “这就对了,咱们也阔气一回。”

        林美茹眉花眼笑。

        这个当然是玩笑话,长城大饭店固然是眼下首都最高档的饭店,但对于老刘家的儿媳来说,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事。

        刘伟鸿笑道:“妈,我有个建议啊……”

        “你说你说!”

        林美茹停止手里的动作,专注地望着儿子。

        “您啊,这几天紧着和您那些闺中密友一起上街逛逛吧,兴许不用多久,咱们就不住在这里了。”

        林美茹说道:“不是说去总政吗?那还住在这四九城里,逛街不急,哪天不行啊。”

        刘伟鸿笑了,说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您马上就是将军夫人了。咱爸有可能要去某集团军当军长了。”

        “真的?”

        林美茹顿时怔住了,有些不敢相信。

        刘成家倒也并不责怪儿子沉不住气,有些矜持地说道:“伟鸿在老爷子面前提了这么一嘴,老爷子没反对!”

        林美茹顿时大喜过望。

        只要老爷子没反对,这事基本就板上钉钉了。

        老刘家在此番政治博弈之中大获全胜,也该有些好处落到刘成家的头上。没有刘伟鸿那篇文章,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

        “庆祝庆祝,就得好好庆祝一下!”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4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