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21章 惊涛骇浪 五

第21章 惊涛骇浪 五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饭店的老板知道来了贵客,让厨师打叠精神,做的几个菜色香味俱全,辣椒的份量也把握得恰到好处。一顿饭吃得大家都很满意。

        尤其是五香牛肉,李开怀和张轶群吃得赞不绝口,说是要带点回去,给家里人尝尝。刘伟鸿就吩咐老板弄了三大碗,以塑料袋密封起来,每人一碗,算是礼物。

        临了,刘伟鸿主动会的账。

        李开怀要争着会账,说是不好意思,怎么能叫刘伟鸿掏腰包?他们回去可以报销的。

        刘伟鸿笑着说道:“不要紧,就是十几二十块钱的事情。两位领导大老远的过来,怎么也该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等我回了首都,两位再请我吧。”

        李开怀和张轶群便连声说好。

        张轶群脸上略有尴尬之色。

        刘伟鸿看在眼里,就知道张轶群比李开怀面嫩。他们大约觉得,刘伟鸿这一回算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虽然有老刘家的大牌子罩着,大事是不会有的。但刘伟鸿背了这么个名声,等他回到首都,张轶群自问,绝不会再和刘伟鸿有什么交集的。

        彼此的身份都太敏感了。

        自始至终,程辉都不怎么说话。别看他年轻,自幼受家庭熏陶,等级观念是很严格的,知道在中央机关工作,论资排辈的风气很严重。既然有李开怀张轶群在,就轮不到他说话。

        吃完饭,李开怀沉吟了一下,说道:“伟鸿,你中午有时间吗?如果方便,一起去宾馆坐坐,有些事情,我们交流一下情况?”

        刘伟鸿笑着点头。

        于是一行四人离开饭店,去了青峰宾馆。

        这个宾馆以前就是青峰地委招待所,前两年才改名为宾馆的,算是紧跟时代潮流。青峰地区的经济发展固然缓慢一点,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是吹了进来,人民的观念逐渐在转变之中。

        李开怀三人此番前来青峰地区,低调异常,并没有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用的是首都某个企业单位的介绍信和工作证,住的也是普通的单间,不是青峰宾馆的高干房。

        说起来,青峰宾馆是当时整个青峰地区档次最高的宾馆了,条件也是有限得很,还不如后世小县城一个普通的招待所。

        但八十年代末期,全国绝大部分内陆城市的服务行业,都是这么个水平,也挑剔不了。

        “小程啊,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一来到李开怀的房间,李开怀便即吩咐程辉道。

        程辉此番过来,就是个“灭火器”的身份,现在刘伟鸿态度这么好,料必这个灭火器是用不上了,李开怀便将他支使开了。虽然是老程家的子弟,正式身份毕竟只是实习生,有些事情,还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程辉一离开,张轶群便亲自为刘伟鸿沏了茶水,然后坐在床上,在膝盖上摊开了笔记本,做好了记录的准备。青峰宾馆的条件太简陋,书桌还是有的,不过两人并未拉开“讯问”的架势,免得气氛搞僵了,刘伟鸿犯起浑来,不好收场。

        李开怀缓缓从公事包里拿出两本杂志,一看就知道是《号角》。

        五月一日出刊的那期杂志,刘伟鸿昨天收到了,如他所料,《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下)也已经在《号角》上刊登出来。

        老贺家还是很“配合”的。

        “刘伟鸿同志,我和张轶群同志这次过来,是想就一些问题,找你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李开怀坐直了身子,比较严肃地说道。

        既然谈到了公事,自然要换一个样子了,太客气了肯定不行。

        “我明白。”

        刘伟鸿平静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的工作证。”

        李开怀按照标准的程序,和张轶群一起,向刘伟鸿出示了各自的工作证。

        李开怀的工作证显示,他的正式身份是中央办公厅某局的副局长;而张轶群则是在中组部某局工作。无疑,这都是挂名,他们的真实工作,是在最高首长办公室。

        这也很正常。

        刘老爷子身边的工作人员,除了卫士隶属于中央警卫局,其他人也都有类似的身份。

        “李局好,张局好。”

        刘伟鸿礼貌地和两人再次打了招呼。

        “伟鸿同志,实话说,你的表现让我们有点吃惊。”

        李开怀脸上浮现出一种笑容,语调也不是那么严肃了。

        刘伟鸿笑道:“两位来之前,肯定也了解过我的一些情况……呵呵,刘伟鸿就是一个喜欢胡闹的小年轻,性格很叛逆,是吧?”

        李开怀哈哈一笑,说道:“看来传言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你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成熟稳重,也非常礼貌,有教养,不愧是刘老的孙子,果然是家教渊源。难怪文章也写得这么精彩了。”

        这句话,就有些意思了。

        李开怀嘴里说着奉承的话,但内里的意思,却绝不简单,尤其是最后加上的那一句,明显带有“诱导”之意在内。

        他和张轶群都是最高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不假,但这不代表着,他们的政治理念就是完全一致的。李开怀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此刻面对的,并非是一个真正的二十岁青年,这个年轻的躯体内,包裹着一个饱经沧桑的灵魂。

        这个李开怀,在刘伟鸿的记忆之中,后来成为了一个大人物,官居政治局委员。而他的政治立场,就与老贺家比较靠近,甚至被传是老贺家的中坚干将。老贺家在即将到来的政治风暴之中,站队正确,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后来更是成长为共和国一等一的豪门大族,自成体系,成为共和国高层政坛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

        老贺家与老刘家不对路,刘伟鸿是知道的。

        这位李开怀,固然不敢故意弯曲事实,向最高首长汇报他们和刘伟鸿的谈话内容,但在谈话的过程中,故意引诱刘伟鸿说一些“不当”的言辞,却是完全可以的。只要是刘伟鸿说的,他都能如实向最高首长汇报,不用担任何风险。

        在现阶段来说,老贺家无疑是非常愿意看到老刘家与月华同志“闹翻”的。而现在,大家都认为,月华同志是最高首长认定的接班人。

        只要老刘家与月华同志彻底决裂,在最高首长那里,肯定也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李局过奖了,尊重长辈是我国的优良传统。”

        刘伟鸿不动声色。

        李开怀点点头,装出很坦诚的样子说道:“伟鸿同志,说说你写的这篇文章吧……这篇文章是你独立完成的吗?有没有查阅过什么资料或者请教过什么人指点?”

        李开怀说着,打开了两本《号角》杂志,轻轻递到了刘伟鸿面前。

        刘伟鸿接过来,但没看。昨天他就已经仔细看过了。

        “这文章是我写的。怎么,李局,这篇文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还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刘伟鸿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李开怀不防刘伟鸿会这样反问。在他想来,自己正式向刘伟鸿亮明了身份,必定能给刘伟鸿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再是老刘家的嫡孙,上下尊卑观念还是有的。如此一来,李开怀就能掌握谈话的主动权。谁知第一句话,刘伟鸿就开始反客为主了。

        “啊,没有没有,单纯就文章来说,文字功底很深厚,理论基础也很扎实……伟鸿同志,听说你在楚南农业大学学的动物科学?”

        李开怀沉吟稍顷,说道。

        “是的,我的专业就是动物科学。”

        “这个可真是难得,一个学动物科学的农大学生,写出了这样扎实的纯理论文章,就算是政研室那些笔杆子,恐怕还写不出这样的水平。果然是家教渊源。成胜部长以前就是中组部有名的笔杆子……”

        李开怀看似无意,却千方百计想要将话题引到刘成胜身上去。

        刘伟鸿就笑了,说道:“是啊,大伯的理论性文章,确实是写得很精彩的,我拜读过他的许多文章,从中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一抹惊喜的笑意在李开怀脸上一闪即逝。

        虽然刘伟鸿没有直接承认这篇文章是刘成胜属意的,有了这句话,也很不错了。

        张轶群忽然说道:“伟鸿同志,这么说,这篇文章你在投稿前,曾经给成胜部长看过?”

        李开怀顿时扭过头,很严厉地瞪了张轶群一眼,似乎在责怪他不懂规矩。刘伟鸿再年轻,这么明显的“诱供”,他能看不出来?

        只这一句话,刘伟鸿便断定,张轶群心里是向着老刘家的。难怪同为最高首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李开怀后来官运亨通,张轶群却默默无闻。看来张轶群必定在几年后也受到了老刘家没落的牵连,一起沉下去了。

        刘伟鸿微微一笑,并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纯理论性的文章,我还要多向我大伯学习。”

        不能直接承认,但更不能否认。

        刘伟鸿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都猜测,这篇文章是刘成胜属意的,是老刘家的“集体决定”。

        李开怀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张轶群却板着脸,神情很是不悦。

        到底谁会笑到最后,现在可还难说。

        望着李开怀那张笑脸,刘伟鸿在心里说道。

        PS:感谢春村儿厚赐,恭喜春妞妞成为《官家》第一位堂主!

        感谢痴迷官场小说、↘caer☆、罪爱红尘、云虚书、ayuandream等等书友的打赏!

        周日了,向大家拜求推荐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