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9章 刘伟鸿的目的

第9章 刘伟鸿的目的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刘伟鸿坐在角落里,身边坐着一名女子,两个人都端着酒杯,面前摆着一些小吃之类。但这不是在酒店,而是在一栋别墅之中。

        客厅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十几名年轻男女在跳舞,直接将客厅当做了舞池。收录机里的音乐开得也不大,颇有靡靡之音的味道,那十几名年轻男女,跳的也有点类似贴面舞。

        “来,雨裳姐,喝酒……”

        刘伟鸿端起玻璃杯,和身边那名女子碰了一下杯。

        雨裳姐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长的秀发,穿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袖口用银色的丝线勾勒出几朵小花,一条长裙子,下摆密密麻麻的,也是用银丝线勾勒出的某种漂亮花纹。尽管灯光昏暗,还是能看得出来,雨裳姐的皮肤极白,非常细腻。朱唇不点而赤,眉目十分精致。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娇慵的意味,似乎对一切均是漫不经心,有一种淡淡的贵族气质。

        他们喝的是啤酒,雨裳姐喝得很秀气。

        “卫红,真想一直呆在乡下啊?”

        雨裳姐喝了一口啤酒,低声问道。

        刘伟鸿刚出生那会,正是大革命如火如荼之时,刘成家给他取的名字是“刘卫红”,刘伟东原来也叫刘卫东,都是很有革命气息的名字。大革命结束之后,才改的名字。雨裳姐和刘家是邻居,比刘伟鸿大几岁,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就像亲姐姐一样,所以坚持叫他以前的名字“卫红”。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乡下挺好的,空气清新,身体健康。”

        “别斗气了,回来吧。叔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老爷子年纪也大了,别被人骂不孝。”

        雨裳姐依旧轻言细语地劝说道。多年来,她一直担当这个大姐姐的角色。刘伟鸿前几年胡闹的时候,雨裳姐也劝解过他,不过不是那么得力罢了。

        雨裳姐看上去斯斯文文,颇有贵族气质,脸上有一种和她的年纪不相称的成熟韵味,但骨子里头,也并不是那么安分老实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京城世家的小字辈中,有那么高的威信了。许多小纨绔都将她当做大姐姐。

        “姐,你想错了。我还真不是斗气。我觉得吧,在乡下待一段时间,积累一点基层的工作经验,未必就是坏事。咱们的父辈,哪一个没在乡下待过?”

        刘伟鸿笑着说道。

        刘伟鸿笑起来很好看,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有点忧郁,也有点阳光,混合在一起,魅力十足。

        雨裳姐望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翘,说道:“这话听起来,不像是你说的啊?”

        刘伟鸿笑了:“那什么话,才应该是我说的?”

        雨裳姐歪着头,想了一下,才不十分肯定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变了……懂事了……”

        “人总是在不断改变的。我也不可能永远是过去调皮捣蛋的刘伟鸿。”

        雨裳姐就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神情显得很是亲密。

        这个亲密的动作被正在客厅中央跳舞的一个年轻男孩看到了,顿时很不悦地“哼”了一声,脸色沉了下来,嘴里低低蹦出一句“小白脸”!

        “怎么啦?谁惹你了?”

        和他一起跳舞的那个年轻女孩有些奇怪地问道。

        两个人都在二十岁左右,看衣着打扮,家里的条件都很好。

        原本这就是京城世家子的一个小规模聚会。八十年代末期,碟机还没影呢,卡拉OK自然也就不知道在哪里。在首都城里,能够用这么一栋别墅来开派对,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的。

        “还不是刘伟鸿那小子……一来就缠着雨裳姐,没完没了……妈的,装什么装啊,老大不小了,还撒娇发嗲,恶心死了,我呸!”

        年轻男孩似乎十分不爽。

        “哟,吃醋了?”

        年轻女孩也斜乜了角落里的刘伟鸿和雨裳姐一眼,扁着嘴巴说道,神情也甚是不悦。不过她的不悦,却是针对雨裳姐去的。

        “你脑子有毛病吧?我吃什么醋?雨裳姐是我嫂子好不好?两家大人都见了面的,同意他们的事了。刘伟鸿什么东西,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贴着雨裳姐不放!”

        年轻男孩骂道。

        “呀,这就定下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年轻女孩的醋意顿时消失不见,饶有兴趣地追问起来。

        年轻男孩不屑地说道:“我什么都要跟你说吗?这四九城里的水深得很,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好好学着点吧。”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年轻女孩脸上闪过一抹怒色,不过随即又勉强挤出了笑容,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说道:“人家刚来嘛……你懂得多就该教我……”

        似乎女孩对年轻男孩很是忌惮。也许忌惮的并不是男孩本身,而是他的家庭背景。今晚上能在这栋别墅里出现的,无一不是家庭显赫的世家子弟。

        刘伟鸿压根就没留意到舞池里的情形,继续和雨裳姐聊天。

        上辈子年轻时节,他很喜欢参加这种世家子的聚会。谁都有过躁动不安的青春期。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看电影,喝啤酒,唱歌跳舞,很能发泄过剩的精力。在家里时时刻刻被父母管制着,唯独到了聚会上,大家才能尽情宣泄。

        不过现在当然是不同了。尽管这栋别墅里的设备,已经是眼下全国最先进的了,和后世一个最低档的酒吧相比,还是不够瞧。刘伟鸿也没有兴趣再和这群年轻人混在一起。他今天应邀出席这个聚会,可是有很明确的目的。

        “雨裳姐,有个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刘伟鸿喝着啤酒,用一种听上去很随意的语气说道。

        “哟,跟姐客气起来了?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雨裳姐笑了起来,脸上带着爱怜的神情。

        刘伟鸿说道:“这个事,可能比较棘手,你也不要答应得那么爽快。”

        雨裳姐双眉一扬,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怎么,激将法用到姐的头上来了?看来你真是长大了,跟姐也知道玩心眼子啦?”

        刘伟鸿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带着淡淡忧郁的好看的笑容,沉吟着说道:“这个事情吧,还真不是小事……”

        雨裳姐的神情也郑重起来,问道:“正经事?”

        “对,正经事。我写了一个文章,有点长,两万来字,是关于驳斥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你有没有办法,在《号角》杂志上给登出来?”

        刘伟鸿犹豫着,终于说出了自己真实的目的。

        老爷子八十寿诞过去也有几天了,刘伟鸿没有急着回青峰农校上班,而是在京城逗留下来,整天将自己关在房子里,就是鼓捣这篇文章。题目就叫《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

        尽管刘成家是高干,家里可也还没有电脑。这篇两万字的长篇论文,刘伟鸿是用钢笔写的。好在他上辈子一直做的老师和科研工作,笔杆子上头的东西,从未放下。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只花了四五天时间,就将这篇文章鼓捣出来了。

        雨裳姐真的吃了一惊,说道:“驳斥资产阶级自由化?卫红,你想干什么?现在可不兴这个了!现在中央的政策是干足马力搞经济建设,搁置一切思想领域的争论……”

        这也是月华同志一贯的指导思想。

        后世很多学者的研究文章都指出,这段时间,是思想领域最混乱的时候。

        刘伟鸿说道:“这个你别管,你就是想办法把这文章登出来就是了。我知道你有办法的。这对我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雨裳姐的爷爷,云家老爷子也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云家和刘家一样,均是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势力极大。不过刘伟鸿求到**裳头上,却不是因为云家的原因,而是因为贺家的原因。

        在刘伟鸿的前世,**裳是老贺家的儿媳妇,嫁给了老贺家的嫡长孙贺竞强。而老贺家在宣传系统的传统势力极强。这篇文章,刘伟鸿不能通过老刘家的关系去发,他大伯刘成胜绝对不会同意的,这等于是明着和月华同志的意见过不去。

        刘伟鸿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

        贺竞强的年纪,基本与刘伟东相当,比刘伟鸿大了五六岁,眼下已经是中宣部某个处室的负责人。只要他肯帮忙,这篇文章十有七八就能在《号角》杂志上刊登出来。

        《号角》要算是党内影响最大的理论性刊物了。该杂志是我党中央机关刊物之一,由党的中央委员会主办的理论刊物,担负着全面系统地宣传党的重要思想,完整准确地宣传阐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引导党员干部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提高全党马克思主义水平,促进党的事业发展的任务,是党中央指导全党全国工作的重要思想舆论工具,是党在思想理论战线的重要阵地。

        《号角》创刊将近三十年,是官方重要的宣传重地,被称为两报一刊之一。

        在《号角》杂志上发表文章的作者均是我党各层级的领导人或干部,也包括军队的各阶层等。在这个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如果内容敏感,切中时事的话,往往会引起党内各阶层的热烈讨论。

        PS:感谢皮皮饿狼、罪爱红尘、秦国秦城等等书友的打赏!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