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4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家族?

第4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家族?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刘老爷子二子二女。刘伟鸿的大姑刘成美和大姑父胡奋强一家子还没到。

        这样的家庭聚会,聊天的内容等同于一个汇报会。刘家的二代子弟们分别向老爷子老太太汇报近段时间的工作情况。老爷子通常只听不说,如果觉得有必要,也会指点几句。

        以往参加这种聚会,刘伟鸿甚至比刘华英还要跑得快。他可没有兴趣在这里听那些枯燥无味的东西,还紧张得要命,大气都不敢喘。

        但是这一回,刘伟鸿一直稳稳站在父亲身后,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听得很是专注。

        不一会,刘成美胡奋强一家子到了。大姑也是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年纪比刘伟鸿大两三岁。大姑一家给老爷子老太太请安问好,挨在刘成家旁边落座。

        虽然说男女平等,刘成美的年纪也比刘成家略长,不过在老刘家,一直都是这么个座次安排。两个儿子在前,女儿在后。

        老爷子是老派人,思想深处不可避免的有男女之别。只有儿子孙子,才是老刘家的嫡系传承。女儿外孙就要差了点了,毕竟是别人家的人了。

        大姑的儿子胡天厚二十三岁,也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平日里和刘伟鸿关系还算过得去。这样的家庭聚会参加过很多次,在老子胡奋强身后站不了两分钟,便偷偷向刘伟鸿使眼色,意思是叫他一块开溜。出去和小字辈聊天打屁。

        呆在这里面,闷也闷死了。

        刘伟鸿微微一笑,轻轻摇头。

        今天是他重回老刘家的第一天,可不能搞砸了。

        胡天厚使了一阵眼色,见刘伟鸿绝无动静,自己忍不住跑了。

        没有人在意他的去留,不过胡奋强的脸色阴沉了一分。比较而言,胡奋强虽然是姐夫,在老刘家的地位,可比不上刘成爱的丈夫马国平。马国平比他年轻,和刘成爱一样,四十出头,就已经在中组部担任正司局级干部,级别比他高。胡奋强是在国营企业上班的,至今也只是一个部门负责人,中层干部。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家,大家自然而然的对在正式国家部委上班的人高看一眼。胡奋强在老刘家诸人眼中,也就和一个普通的工人相差无几。

        胡天厚幼时聪颖好学,胡奋强很是骄傲了一阵,觉得儿子将来肯定能有出息。不料随着年龄增长,胡天厚越来越不努力,已经有向纨绔子弟发展的趋势,令得胡奋强很是不悦,也有些无奈。

        不上进的人,在老刘家全无地位。不要说胡天厚是外姓,就算是刘伟鸿,老爷子的嫡孙,不争气还不是一样不被老爷子待见?

        大伙聊着天,不知怎么,就聊到了眼下的时局之上。

        “现在外边那些人,尤其是干部,越来越不像话了……”刘成美愤愤地说道:“只要有一点小权,就亟不可待的占公家的便宜。开个会都要去风景名胜区……哪里是开什么会,分明就是拿公家的钱旅游。”

        刘成美与胡奋强一样,都在国企上班。其实她也不是当真对这种情形反感,就她自己,前不久还刚去过西南某个著名的风景名胜区呢,理由也是开会。但这不妨碍她在老爷子面前“愤愤不已”。因为刘成美知道老爷子很在意这个。只要说起贪污**,老爷子便十分生气。

        刘成美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果然老爷子一听,便沉下脸来,“哼”了一声,说道:“乱弹琴。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打下这座江山,不是给他们这些人坐享其成的!”

        刘伟东微笑说道:“爷爷,这种情形比较是少数。多数干部还是好的,没有忘记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改革开放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月华同志也说过,任何事情都有副作用,伴随着改革开放而来的,必然也有一些西方资产阶级国家腐朽没落的东西。有蛀虫并不可怕,及时清理干净就是了。我们党的队伍,主体还是纯洁的。”

        刘伟鸿双眉微微一扬。

        刘伟东所言的月华同志,乃是华夏国执政党核心领导同志。刘成胜和月华同志的关系,要算是很不错的。据说颇受月华同志信任。在下一届的全国党代会上,刘成胜有可能更进一步。

        作为一名重生者,刘伟鸿却很清楚,不久之后,华夏国高层,便将发生剧烈的变动。不是一般的洗牌,而是重新来过。月华同志的政治生命亦将终结。

        这场巨大的**,不可避免的要给刘成胜带来一定的冲击。不过老爷子还在,刘成胜勉强扛过了这一关,受影响是肯定的了。

        而最高层洗牌之后,刘成胜又站错了队,老爷子过世不多久,便遭到了彻底的清洗。

        老刘家迅速没落,除了老爷子天年不永,最大的原因就是刘成胜父子站错队,从而连累了整个家族。

        当然,这些内幕,刘伟鸿上辈子也只是偶尔从父母和小姑他们嘴里听到一言半语。他那时对政治不感兴趣,又是公认的纨绔叛逆子弟,完全不被家族的长辈认同,也就不会对他做详细的说明。

        现在听刘伟东的语气,似乎对月华同志十分推崇,可见刘伟鸿上辈子了解的点滴内幕,绝不是空穴来风,基本上是比较靠谱的。

        刘伟东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和刘伟鸿一样,长得十分俊朗。虽然年轻,坐在那里却是神态俨然,说话条理分明,慢条斯理,颇有高级干部的架势。

        老爷子就缓缓点头,说道:“虽然如此,也不可掉以轻心。成胜,你在组织部门上班,更要注意这个问题,要提拔德才兼备,老成持重的好干部,才能保证党的队伍不变质。”

        刘成胜便连连点头应诺。

        刘伟鸿又是微微一笑。尽管中央一直在大力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但在老爷子眼里,终究还是老成持重的干部比较靠得住。

        老爷子八十岁了,还在一线职务上,也就难怪他是这种心态了。干部队伍年轻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过刘伟鸿笑过之后,心情又凝重起来。实话说,他不喜欢大伯和刘伟东。对他们的印象,甚至比小姑刘成爱还差。虽然大伯和刘伟东从未训斥过他。

        刘伟鸿知道,那不是对他好,更不是认同他的做法。而是对他不屑一顾。压根就不会浪费时间去训斥他。在大伯和刘伟东眼里,刘伟鸿和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刘伟鸿除了能够给他们带来麻烦,帮不上半点忙。

        但刘伟鸿却必须救他们。

        他不知道,重生之后,历史的走势是不是还和他曾经经历过的一样。万一老爷子还是在数年之后去世,刘成胜和刘伟东的悲剧便不可避免,整个家族的悲剧也就不可避免。作为老刘家的一员,他也会被列入“黑名单”,永远都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救大伯和刘伟东,就等于给他自己一个机会。

        毕竟老爷子去世之后,大伯一家将成为老刘家的代表。只要大伯不倒,就算不能给刘伟鸿太多的帮助,起码也不会连累他。

        只是,刘伟鸿尚未想到好办法。

        这样的大事,尤其是预言最高层面的人事变更,他根本就不够格。不要说他本来就在老爷子和其他长辈眼里,留下了纨绔不肖的坏印象,就算他和刘伟东一样,是家族着力培养的后起之秀,说话的份量也是远远不够。

        难道他能说自己是重生的?即将发生的事情,均是历史,是他的亲历?

        纵然他敢这么说,除了让大家觉得他是神经病,不会有别的结果。

        一念及此,刘伟鸿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怎么办?

        就在此时,刘伟鸿皱眉的动作,落入了老爷子的眼中。老爷子很不悦地“哼”了一声。老人家还以为,刘伟鸿是不耐烦站在这里了,想要开溜。

        老爷子无疑是整个客厅的中心,他的眼光落在刘伟鸿脸上,大家的眼光跟着望了过来。

        刘成胜微笑问道:“伟鸿啊,大学毕业了吗?你上的好像是那个……”

        刘成胜记不起来了。

        由此可见,刘伟鸿这个亲侄儿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是何等之轻。也许他们部里同事小孩的情况,刘成胜反倒知道得更清楚一些。

        刘伟鸿忙即恭谨地说道:“大伯,我已经毕业了,楚南农业大学动物科学专业。去年七月份,分配到了楚南省青峰地区农业学校担任老师。工作了八个月。”

        “啊,已经上班了?好,好啊……好好干,基层也能锻炼人的。”

        刘成胜笑着说道。也就看在老爷子份上,今天他破例多说了几句话,也算是大伯对晚辈的关心。老爷子虽然健在,家族的日常事务,都是他在处置。说起来,刘成胜乃是老刘家的一家之主。一家之主就要有一家之主的气度。

        “是的,大伯。基层的环境和条件虽然很艰苦,但确实很锻炼人。同事们对我都很好,和淳朴的农民朋友打交道,还是很开心的,过得也很充实。”

        刘伟鸿恭恭敬敬地答道,条理很分明。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PS:恭喜闹闹好玩成为《官家》的护法!

        感谢:非遗民、暗夜之友、狼X狼、夜寒风影、未知X、逍遥浪子天下、呼延傲博、gzidd等等书友的打赏!

        特别鸣谢呼延傲博制作的封面,那个,大家都懂的,嘿嘿……

        那啥,收藏有木有?点击有木有?推荐有木有???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8/124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