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十四章 发怒

第六十四章 发怒

        【写文养家不容易,希望书友们能稍微宽容一点,看得爽就是,不合理或者狗血什么的,一笑而过吧,在这里谢过各位了。】

        楚朝辉是什么人?那曾经可是警界有名的破案高手,那双眼睛锐利得跟鹰隼一样,能一瞬间捕捉到对方细微的心理变化。到这个时候他若还不能推测出,夏思勤嚷着要行政拘留的对象是谁,他好直接脱下一身警服回家抱孩子去了。

        一想起秘书长的小叔,自己有点搭边的师叔竟然在林繁荣一家人的施压下,被关进滞留室,楚朝辉怒火顿时冲上了脑顶,两眼朝王金标一瞪厉声喝道:“说!张卫东在哪里?”

        楚朝辉一发怒,身上顿时冲出一股凌厉凶猛的气势,就像一头下山的猛虎,哪里还有半点书生气质。

        王金标被楚朝辉这么一怒喝,吓得两腿一软,额头的冷汗如豆子般滚滚落下来。

        “我,我现在就去请张老师他们出来。”刘玉荣跟这件事也是休戚相关,所以见王金标吓得说不出话来,顾不得这个时候自己插嘴合适不合适,急忙结结巴巴地说了句,撒腿就往滞留室快步走去。他得争取在张卫东跟秘书长见面前,尽一切办法修补两人的关系,否则他真的只能回家带孩子了。

        谭永谦官做到市委秘书长,那绝对是成精的人物,两眼比什么都看得明白。这个时候当然已经明白过来,张卫东为什么叫他来派出所,也当然明白为什么刚才打他的电话没人接。

        “慢着,人既然已经关起来,也不急在这一时,把事情缘由先说清楚。”谭永谦心里虽然也着急,也很愤怒,但毕竟不是孟浪的人,况且这事涉及到一个区公安副局长,公安局不是他的地盘,他不能仗着自己秘书长的身份就不问青红皂白地让人放人。一来传出去影响不好,二来他也得给楚朝辉点面子。当然如果张卫东受到了不公正对待,那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是一定要一查到底的!

        秘书长父亲的结拜兄弟,自己的大恩人,又岂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在他头上拉屎拉尿的?

        秘书长发话了,刘玉荣当然不敢再跑,只好乖乖的站在原地,表情比死了老娘还要难看。当然最难看的恐怕还是要属林繁荣。他也是从基层一步步爬到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当然听得出来谭永谦轻描淡写一句话后面的凶险。稍微处理不当,别说明年升职了,他头上的帽子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小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不好好向秘书长和楚局汇……”人在危急的时候,总会做出点自以为聪明的小举动,林繁荣就是这个样子,生怕这个时候王金标把他自己给绕进去,抢在王金标开口前冲他吩咐道。

        “我不听汇报,把原始审讯记录给我拿过来,还有通知所有参与今天审讯的警员都到这里来。”楚朝辉沉着脸,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林繁荣。

        林繁荣心里一颤,伸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若由王金标汇报,还可以借机稍微解释粉饰几句,但若直接看原始审讯记录,那事无巨细肯定逃不过楚朝辉这种老刑警的火眼金睛。

        王金标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可是楚朝辉已经开口了,又哪里有他插嘴反对的地方。只好老老实实让审讯室里的民警去把记录拿来,并把审讯人员叫到审讯室里来。

        趁王金标吩咐人去办事的空隙,林繁荣这时才想到去打量其他闹事的人。这一看,林繁荣脸色大变,悔得连死的心思都有了。他也是干警察的人,哪些是好人,哪些是混混,又岂会看不出来。这事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他们先闹起来的。

        当然如果这事没有谭永谦和楚朝辉的介入,就算林繁荣明明知道怎么一回事,他也绝不会后悔的。事实上,他说判张卫东他们行政拘留时,就已经隐隐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否则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他又岂会这么便宜张卫东等人。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后悔的时候,而是要主动争取两位领导对他宽宏大量的时候。所以林繁荣在审讯记录还没拿上来时,林繁荣已经满脸“惭愧”,一副痛心疾首地道:“关于这件事,身为区公安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我要先向秘书长和楚局长检讨。因为看到儿子受伤,再加上老婆在旁边鼓噪,在没经过详细调查之前就……”

        楚朝辉自然明白林繁荣那点心思,但这事事关秘书长的小叔,又哪有这么容易,简简单单自我检讨一下就想蒙混过关,所以楚朝辉根本不容林繁荣解释下去,把手一摆,沉着张脸打断道:“林繁荣副局长,你先不用解释,一切等我看过记录和问过办案人员再说。”

        林繁荣见楚朝辉根本不给他机会,甚至做为上级官员还连名带姓外加职务地称呼他,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额头的冷汗也一颗颗冒出来。

        见林繁荣都碰了一鼻子灰,王金标等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很快,所有的涉案口供都交到了楚朝辉的手中,接着许月婷等办案人员也陆续走了进来。

        许月婷等人显然在来时的路上已经被告知谭永谦和楚朝辉的身份,所以进来时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没敢吱声。

        楚朝辉先拿起看的是张卫东等人的口供,见他们的身份是吴州大学学生会干部和大学老师,脸色就不禁阴沉了几分。又仔细看了笔录,全都是指证林斌等人耍流氓和敲诈,以及幸好张卫东及时赶到制止的事情,脸色不禁又阴沉了几分。

        楚朝辉是老刑警,再加上李忠等人的口供都是很一致,所以没两三下就看完了,然后再拿起林斌等人的口供。只见事情刚好掉了个个,竟然写着李忠等人耍流氓和敲诈。

        大学学生会干部和老师对几个混混耍流氓和敲诈,楚朝辉不看不知道,这一看简直是气得三尸神暴跳,把记录本“啪”地一声重重甩到桌上。

        记录本重重甩在桌上的清脆响声,吓得所有人情不自禁都抖了下。

        “王金标,王副所长现在你告诉我,张卫东他们人呢?”楚朝辉脸色铁青地怒视着王金标道。

        王金标面对楚朝辉的怒火,怕得连秃顶上都冒出了冷汗,颤着声音道:“他,他们现在在滞留室。”

        “滞留室?好啊,好啊!你能告诉我凭什么把他们关起来而他们却没关起来吗?你能告诉我,你有见过大学女生干部对社会青年耍流氓的吗?真他妈的混蛋!”说到后面楚朝辉气得都爆出了粗话。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