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十章 袭警

第六十章 袭警

        帝豪大酒店豪华包间内,正像死狗一样趴在一具雪白身体上的林繁荣闻言马上从那诱人的身子上爬了起来,问道:“现在怎么样?斌斌现在在哪里?”

        “你还知道问啊?现在在东新路派出所。我看你这个副局长越做是越没用了,儿子被人打成满身是伤,有人还说就这样算了。”夏思勤瞟了王金标,阴阳怪气地道。

        既然知道儿子人在派出所,林繁荣不禁暗暗松了口气,知道儿子的伤势没夏思勤说得那么严重。不过听说儿子满身是伤,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担心,也懒得跟夏思勤啰嗦,直接道:“行了,我现在过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繁荣电话刚挂断,床上那个女人就光着身子像水蛇一样绕了上来,白白的芊芊玉手朝他下身抓去,小嘴咬着他的耳朵嗲声道:“林局,不准你走,人家要你嘛!”

        “你这个小浪货,刚才难道还干得你不够爽吗?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明天自己起床乖乖去上班。”林繁荣重重在女人的屁股拍了一下,然后起身穿衣服出了房间。

        派出所那边,王金标见夏思勤把林副局长也给叫来,知道这事若不处理点名堂出来,恐怕很难交代。只是现在虽说国内官本位的思想还是很严重,粗暴执法徇私执法也屡禁不止,但比起以前,现在的执法毕竟还是公正文明了许多。况且现在人们群众的法律意识也比以前强,网络曝光也厉害,稍不注意其实也很容易把自己给绕进去。若此事仅仅涉及到普通老百姓,王金标在上头压力下,倒也不怕出什么乱子,毕竟林斌被打伤是事实。但这事涉及到大学老师,若不谨慎一点还是很容易出乱子的。出乱子,林繁荣当然没事,反正案子不经他的手,但王金标却是首当其冲。

        就在王金标左右为难时,刘玉宋走了过来。刘玉荣显然也认识夏思勤,先是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夏姐,然后才低声对王金标道:“王所,都问清楚了,除了是学生和老师的身份,家里都没什么背景。还有那个叫张卫东的老师还是刚刚新来报道的。”

        王金标一听那些人都没什么背景,而且张卫东还是个新扎老师,紧锁的眉头立马舒张了开来。他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人有什么厉害的背景或者张卫东已经在学校里教过一段时间的书。如此一来真要把张卫东怎么样,难保其他老师不来闹事。大学老师闹事,可不是普通的事件啊。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是不是秉公处理的问题。若错真在张卫东,王金标当然不怕老师来闹事。

        “嗯,那让他们先在留置室里呆一段时间吧,等事情查清楚后再做处理。”王金标略一思索,吩咐道。

        留置室是派出所用来关押嫌疑人的地方,按法讲在案情没弄清楚之前,他们是有权对嫌疑人实施二十四小时的扣押。所以这件事表面上看王金标没做错,但他没关林斌等人,而仅仅对张卫东等人采取扣留,却显然是有失公正。

        夏思勤的丈夫就是公安局副局长,自然明白王金标话中的弯弯道道,脸色终于稍缓,至于刘玉荣本身就是警察,心里就更清楚了。想起刚才张卫东那副目中无人的嚣张表情,刘玉荣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冷笑,朝王金标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现在就把他们先扣留下来。”

        说完刘玉荣又给了夏思勤一个讨好谄媚的笑脸,道:“夏姐,我先去忙了,等会再过来陪您。”

        跟夏思勤打过招呼后,刘玉荣这才转身又重新回到隔壁的房间。

        推门进入房间,刘玉荣面无表情地道:“把你们随身物品都拿出来放在桌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卫东脸色微微一变,寒声问道。

        “按法律规定,在案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对嫌疑人派出所有权扣留二十四小时。所以,今晚只能先请你们在滞留室中呆一晚上,等明天看案情进展再决定具体处理。”刘玉荣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冷声道。

        “我们不是都说得很清楚了,是他们先耍流氓,还敲诈我们!”吕雅芬等人听说要关禁闭,立马又惊慌又不服气地叫了起来。

        “哼,你们说他们耍流氓,他们就耍流氓吗?他们还说你们耍流氓呢!”刘玉荣脸猛地往下一拉,道。

        “刘警官是吧?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考进警校的?你是猪脑子吗?你有见过四个女大学生对混混们耍流氓的吗?”张卫东心境再好,这个时候也是火冒三丈,再也顾不得大学老师的身份,手往刘玉荣的鼻尖一指,很尖酸刻薄地指责道。

        “你!”刘玉荣哪曾被“犯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更别说还是在办公室里,气得拳头一握就朝张卫东的脸挥了过去。

        “还想打人是不?”张卫东目中寒光一闪,手闪电般一探,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刘玉荣的手腕。

        刘玉荣顿时感到手腕就如被冰冷而坚硬的铁钳给夹住,任他如何使劲都根本动弹不得分毫,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你,你,反了天了,竟然还敢袭警!”刘玉荣弯下腰,脸色铁青地叫道。

        “袭警?好大一顶帽子啊!”张卫东冷冷一笑,手一甩,刘玉荣顿时站立不稳,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李忠等人见张卫东一出手就把刘玉荣给弄跌坐在地上,既感大大出了一口恶气又是担心万分,不知道这件事再折腾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在派出所里竟然被一个读书人一手给甩倒在地上,刘玉荣这回脸面可就丢大了,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抓起警棍就要朝张卫东冲去。

        这时另外两个民警见事情闹大,急忙上前拦住刘玉荣,其中那个男民警直接从后面环抱住刘玉荣的腰身。

        “你们别拦着我,不给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嚣张家伙点颜色瞧瞧,他还不知道这是谁的天下。”刘玉荣挣扎着叫道。

        “刘哥,这事按我说本来就是你不对。”那个女警花显然还是比较有正义感的,见刘玉荣一副气急败坏,不肯罢休的样子,忍不住脱口道。

        刘玉荣一见自家人都说自己不对,气得脸都要变成紫色了,冲着女警花骂道:“许月婷,**的到底是不是警察啊?”

        女警花也就是许月婷闻言不干了,嘟着嘴气道:“我怎么就不是警察了?刚才是你身为警察先说人家女学生耍流氓,又要动手打当事人……”

        见许月婷还要说下去,另外一个警察急忙打断道:“小许,你少说几句不行吗?”一边说,还一边朝许月婷使眼色。

        许月婷显然也知道跟刘玉荣吵没自己的好处,见另外一个警察又是叫停又是朝她使眼色,只好愤愤地闭了嘴。

        刘玉荣显然也知道同事不站在自己这边,再闹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只好恨恨地收起警棍,然后甩了甩身子,道:“小王,**的放手。”

        那个被称为小王的警察见刘玉荣收起警棍,知道他不会再乱来便松开了手。

        恢复了自由之身的刘玉荣,阴着张脸冲张卫东等人道:“还不把身上的东西拿出来搁在桌上,是不是要我亲自帮你们拿下来啊?”

        “拿下来没问题,不过有件事情我需要问明白,这次是仅仅扣留我们呢?还是连那帮人一起扣留!”张卫东冷声质问道。

        “这是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问!”刘玉荣撇了下嘴,不屑道。

        见刘玉荣这样说,另外两个警察显然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女警察当场就露出一脸气愤的表情,张嘴想说什么,却被那个叫小王的警察轻轻扯了下衣角,这才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显然是不屑与伍,但又无能为力,只能选择了离去。

        张卫东其实一看刚才刘玉荣的嘴脸就已经心知肚明,本来心里感到很是悲哀,觉得这个社会怎么会是这么黑暗,看到那个女警花甩手离去,心情总算开朗了一些。

        “既然这样,我想在被关起来前,总有权力打个电话吧?”张卫东拿出口袋中的手机,朝刘玉荣摇了摇道,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他的鄙夷。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