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五十四章 青春

第五十四章 青春

        【昨天最终还是没能冲上首页点击榜单,但还是要谢谢书友们的支持。今天会三更,这是第一更,恳请继续支持。】

        “老哥你这就见外了吧,我们可是在关公前磕过头的把兄弟!”张卫东重重拍了拍谭正铭的手,道。

        “对,对,是我不对。”谭正铭急忙点头道。说完又转向谭永谦,两眼一瞪道:“臭小子听清楚了没有,卫东是你老爸我在关公前磕过头的把兄弟,你要是再敢跟刚才一样叫得不情不愿的以后就不要踏进这个家门了。”

        谭永谦正在感动中,被他老爸两眼这么一瞪,这么一训,不禁暗暗苦笑,自己又不是没心没肝的人,况且就算自己真是没心没肝的人,看到人家手指那么一指,就指到病除,以后这声叔叔还不得叫得心甘情愿。

        心里虽然苦笑着,面上谭永谦可不敢再怠慢,不说他爸爸可能会再次发飙,就单单真要引起张卫东误会,以为自己心里真不想认他这个叔叔,自己就成了恩将仇报,没心没肝的小人。

        所以谭永谦慌忙表态道:“爸,小叔是你在关公前磕过头的把兄弟,那就跟亲兄弟一样,更别说小叔有大恩与我,我自然是满心开心有这样一位叔叔啦,又哪会不情不愿的。”

        谭正铭虽然是个严谨的学者,但同时他还是个混过官场的老人,所以他的心思活得很,见谭永谦改口叫张卫东小叔而不是张叔,就知道这家伙现在是真心实意把张卫东当自家叔叔来看待,不禁笑指着他道:“现在懂得叫小叔啦,刚才怎么就不叫啊?你这小子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我可告诉你,为老百姓做事情可不能有这种心态,知道不?”

        谭永谦被老头子一语点破,不禁有些尴尬地干笑两声,然后起身拿过茶几上的茶杯,道:“小叔,我爸刚才说得没错,之前我确实没什么诚意,现在我给您重新沏杯茶。”

        张卫东倒无所谓谭永谦诚意不诚意的,反正他是跟他老子结拜又不是跟他结拜。他要是对他尊敬一点,他自然也跟他亲一点,他要是跟他生分,他自然也不会非要把这个叔叔的称呼当一回事。但现在谭永谦倒是表现得光明坦荡,而且从他说话中也感觉得到他现在是真把自己当叔叔来尊敬看待,心下对他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好感,笑道:“呵呵,永谦你别听你爸的。要是觉得叫得别扭,就叫名字吧,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

        “别扭有什么好别扭的,让这小子叫你叔叔还是便宜他了。要是早上你答应收我为徒,现在他就得管你叫师祖。”谭正铭不以为然道。

        谭永谦一听,好险,自己差点就要多出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师祖,吓得两腿一软,两手一抖,茶水都倒了一桌子。

        见儿子把茶水倒了一桌子,谭正铭竟然得意地哈哈笑起来,指着他道:“吓到了吧,看你还敢不敢当了点屁大的官就得瑟就看不起人。”

        白容见儿子都奔四十的人了,被谭正铭愣是说得颜面扫地,一文不值,终于有些看过去,道:“行了,你像永谦这样年纪还不知道给哪个领导拎包呢?”

        见白容揭他的底,谭正铭老脸一红,脖子一梗刚要反驳两句,白容马上就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不服气?反正卫东也不是外人,你说说看副厅级干部如果只是屁点大的官,你退休前的厅级干部又算什么级别的官?那是不是就比屁大一点?”

        张卫东没想到倍受人尊敬的老学者,老科学家原来两口子竟然也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样斗嘴,而且还斗得那么有意思,语言竟然可以那么的犀利,对了,还有点粗俗。

        估计白容话说出口,也觉得最后一句话有些不符合她的身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张卫东一眼,见张卫东一副听傻眼的样子,就越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干脆就气得打了一下正憋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的谭正铭,道:“你看看,都怪你这个老不死的,害得我老太婆斯文扫地了!”

        白容这话一出,谭正铭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张卫东也觉得这老大哥老大嫂很有意思,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老学究,一股子迂腐气味,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张卫东一笑,一屋子的人就都跟着笑了起来,顿时一屋子的温馨。

        大家笑了一阵后,谭永谦重新给张卫东端了杯茶水来,毕恭毕敬地叫了声小叔。

        一回生二回熟,小叔的次数叫得多了,张卫东也慢慢不觉得别扭,竟隐隐还真把谭永谦这个三十六岁的市委常委,秘书长看成了自家侄子,让张卫东都不禁暗暗奇怪自己的心态变化,心想莫非自己的心理年龄已经朝老哥看齐了?

        喝过茶后,四人坐在客厅里聊起了家常。一翻聊天下来,张卫东才知道谭永谦这病竟然是因为小时候在草地里小便,突然有条蛇蹿了上来,被吓出来的。因为谭永谦是当官的,谈话中有时也难免会涉及到官场的一些事情,所以一番天聊下来,张卫东倒是长了不少中国官场见识,也才知道谭永谦不仅不是屁点大的官,而且在吴州市绝对算是说得上话的实权派人物,其权力比起普通副市长都要大上一些。

        老人家一般休息得早起得也早,所以大概八点半左右张卫东就起身告辞离去。谭永谦是市委常委在市委常委楼有自己的住处,不过因为多年隐疾得治有很多话要跟父母亲说,所以并没有回市委常委楼而是留了下来。但张卫东离去时,他还是代表父母亲送了张卫东老长一段路,直到张卫东笑问他是不是准备到他的单身宿舍坐一坐时,谭永谦这才停了步,然后取出一张名片并特意又取出笔在上面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张卫东道:“小叔,这是我的名片,钢笔写的是我的私人电话,二十四小时都开着。您要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

        张卫东接过名片,随意扫了眼名片,然后笑着点点头道:“好的。”

        说完,张卫东随手把名片塞到口袋里,然后朝谭永谦挥挥手,转身而去。

        看着张卫东那年轻的背影飘然而去,谭永谦站在原地发呆,感觉今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是那么的不真实。直到张卫东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夜中,谭永谦才转身回家。

        ……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八月底。学生、老师们开始纷纷返校。

        八月底,按国家法定节令已是秋季,但吴州地处江南沿海却依旧是炎炎酷曰。校园里到处是穿着清凉的学生妹妹,青春的身姿,清纯的笑容,让沉寂的校园突然间变得欢快热闹起来。

        每天张卫东上下班,总能看到成群结伴的女生迎面而来,擦肩而过,淡淡的幽香,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她们离去飘荡在空中,有时她们也会长发一甩,冲张卫东回眸一笑。这时张卫东总会感慨原来大学的生活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人怦然心动,而他却到现在才发现!所以他发誓,从现在开始他一定要好好享受校园生活,找回那失去的青春,那美好的生活。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