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五十三章 指到病除

第五十三章 指到病除

        【就差一名,就差几十个会员点击,就能上首页了!苦闷中,第八更先送上吧!拚到这个份上我豁出去了,今儿就非要争下首页榜单,奶奶的,我就不信我这么用力更新,你们就忍心看着老断我两眼泪汪汪。一句话,顶上去,我晚上就再加一更!】

        这个时候,谭永谦才知道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告诉张卫东自己的隐疾,而是张卫东一眼看出来的。知道了这点之后,谭永谦也不禁大大激动起来。为了他这个小时候落下的病根,西医中医他都试过了,甚至他爸还特意带他去拜访了一些武林中的名医前辈。

        久病成医,所以谭永谦是很清楚中医有“望、闻、问、切”四种诊断手段的。其中望诊就是是对病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等进行有目的的观察,以测知内脏病变,特别是面部、舌质,舌苔与脏腑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脏腑阴阳气血有了变化,就必然反映到体表。正如《灵枢·本脏篇》所说:“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所病矣。”

        传说中一代神医扁鹊就是通过“望”,一眼看穿蔡桓公的病情变化,甚至最后仅仅通过一“望”就判定了他的死刑。可惜中华医术失传得太厉害了,谭正铭虽然找了不少武林中富有名望的中医世家,但那些名医前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奇,像谭永谦这种隐疾,别说没有一个人通过“望”能看出来,就连用上闻、切也只有个别厉害的名医前辈看出了点端倪,直到开口询问才算是真正确诊,不过也仅止于此,要说治疗却是素手无策。

        但张卫东却只通过简简单单的一“望”,甚至都没细看过他的目舌口鼻耳五官就看出了他的隐疾。要知道中医的望具体就是指看五官,看眼睛是否有神,眼白是否有异常,舌头是否过红,舌苔是否过厚,舌苔颜色是白还是黄,口腔是否有炎症,颜色是否过红或过白等等。从这点上看,张卫东这个“望”的水准都已经能媲美神医扁鹊了。

        “张叔,您老真的看出来了?能治吗?”这回张卫东在谭永谦的眼里再也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而是能洗刷他耻辱的一代神医,不仅张叔张口就叫出来,就连“您老”这个尊称都无意识地脱口而出。

        中医讲的就是阴阳五行,甚至说起来人体也是天地间阴阳五行的产物,张卫东修炼的就是大混沌五行心法,体内自成阴阳五行小天地,这眼神自然比最厉害的中医都要毒辣许多,一眼看出谭永谦的隐疾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因为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所以出于谨慎这才又问了句。

        见谭家三人都这么激动紧张,张卫东当然明白谭永谦那方面果真有问题。本来谭永谦又端茶又叫叔叔的,张卫东没能拿出什么像样的见面礼给这个侄子,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不过现在只要能医好他这个隐疾,也就不用再为见面礼发愁了。

        “呵呵,你们放心,我看永谦应该只是血脉郁结,我运功疏通一下就可以。”张卫东轻轻拍了拍正抓着自己手臂的谭正铭发颤的手,笑道。

        见张卫东语气这么肯定随意,谭家三口子不禁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尤其谭正铭更是轻轻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责道:“看我这老糊涂,差点误了大事。卫东你的轻功都已经达到像鸟儿一样飞了,我怎么没想到把永谦的事情跟你提一提,幸好你看出来了,要不然错过机会,我不是要后悔一辈子吗?”

        “轻功已经达到像鸟儿一样飞?”谭永谦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饶是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叔叔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但说人要像鸟儿一样飞,他还是不敢相信的。要真这样,那不成神仙了?

        “老哥我现在也就只能像鸟儿一样飞小小一段距离,真要御空而行还差着呢!”张卫东见谭正铭又提起刚才的事情,微红着脸谦虚道。

        张卫东不谦虚还好。这一谦虚就等于坐实了谭正铭的话,把谭永谦彻底震惊成石雕了,连自己的隐疾都忘了去想。

        “卫东,你这不是纯心打击老哥我吗?都练了一辈子也就比常人蹦得高一点,你倒好,都已经能像鸟儿一样飞一段距离了,竟然还不满足,你呀,真要再厉害下去那就真成活神仙了。”谭正铭笑道。

        谭正铭这话把张卫东说得怔住了,他还从来没想过把自己比作神仙,不过现在想想,自己要真厉害到御空而行,在常人眼里可不就成活神仙了。想到这里,张卫东不禁又想到了民间有关神仙的一些传说,心想,莫非他们就是跟我一样的修真者吗?

        “行了,老谭你就别酸溜溜了,你这辈子是注定要活在卫东的阴影下。现在还是请卫东先帮永谦看病吧!”白容毕竟心系儿子的病,横了谭正铭一眼道。

        “对,对。卫东,你看能不能现在就帮永谦看看?”谭正铭连连点头,然后用充满期待恳求的目光看着张卫东。

        “没问题,永谦你把手伸过来。”张卫东闻言急忙收起乱飞的思绪,一脸正色地对谭永谦道。

        谭永谦闻言慌忙把手伸给张卫东。

        张卫东手指搭在谭永谦手腕经脉上,真气顺着手指探入他的体内,很快发现谭永谦任脉关元穴堵塞不通。这任脉关穴正是下丹田行气要道,而下丹田又是人体藏精之所,阴阳水火交回之乡。此穴一堵,谭永谦自然无法**,也就无法人道了。

        既然知道病因所在,疏通经脉穴道对于武林人士虽说是极为耗力危险的事情,但对于张卫东而言不过只是轻而易举之事。于是张卫东收回搭脉的手,然后伸出食指在谭永谦脐下三寸,关元穴所在之处轻轻点了下,渡过一道真气。

        张卫东手指在谭永谦关元穴一点,谭永谦立时浑身猛一个激灵,直觉一股气就如决堤的洪水猛地朝下冲泄而去。

        一直软瘪瘪的那玩意立马就如铁棍一样竖了起来,把裤子撑得老高老高。谭正铭夫妻两见状,立马死死盯着谭永谦那玩意看。饶是谭永谦此时心情也是激动得无以复加,但见老太婆老太公死死盯着他那里看,也是立马一阵恶寒,急忙用双手捂住那玩意。

        “臭小子,遮什么遮,你那玩意小时候老子都弹着玩过!”谭正铭见状骂道,但脸上却已经是老泪纵横。

        “爸…..”谭永谦没想到父亲一大把年纪讲话竟然这样没分寸,急得叫了起来,但一看到父亲脸上两行老泪,后面就哽咽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张卫东见谭家三口人全都两眼泪汪汪的,心里又是感慨又是不自在,好一会儿反倒是白容最先反应过来,抹了把眼泪,笑道:“看看你们爷两,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也不怕卫东笑话。”

        谭正铭和谭永谦这才想起自己父子两一动情,反把张卫东这个大恩人给丢到一边,急忙也抹了把眼泪。

        “卫东,你别笑话。为了永谦这事老哥我心里可是苦了好久了,连觉都睡不安稳,今天要不是你,我这辈子真是死都无法瞑目啊!老哥我,我谢谢你呀!”谭正铭双手紧紧握着张卫东,说到动情处又忍不住流了两滴眼泪。

        谭永谦这才知道,平时对自己极为严厉,表面看起来很乐观的父亲,其实心里一直为他的事情而难过忧伤,不禁阵阵心酸,忍不住饱含深情地叫了声爸。

        推荐朋友一本书:

        [bookid=2244281,bookname=《丹体》]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