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五十一章 秘书长侄子

第五十一章 秘书长侄子

        【票啊,会员点击啊……泪奔中!】

        “这个,老哥你儿子他们也在吴州吗?”张卫东问道,心中却期盼着他们的儿女离吴州越远越好,最好跑到国外去,这样也省得见面。

        不过,张卫东注定要失望了。白容听到张卫东提起自家的儿子,终于也回过神来,冲谭正铭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叫永谦今天回来一趟?”

        “叫了,今天跟卫东结拜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叫他回来呢?不过这小子现在当了屁点大的官就不把他老子的话放在眼里,推说晚上有事可能赶不回来。你听听,这是什么话,什么事情比他老子结拜这事还要大?难道就他当过官,我就没当过官吗?还跟我摆起官架子来了。”谭正铭见白容问起,顿时一肚子不满地道。

        “行了,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现在是市委的总管,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手,有些事情脱不开身也是能理解的。再说,卫东现在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以后他们叔侄两还怕没机会见面吗?”白容白了谭正铭一眼嗔怪道。

        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张卫东见白容也提什么叔侄,头就一阵痛。拜托,我今年才二十三岁啊,就算老哥中年得子,总也有四十来岁吧!张卫东心里暗暗叫苦。

        “行了,行了,你就护着你儿子吧。他那哪是有事,压根就是回来怕我念叨。现在当官的,跟我们以前的不一样了,哪里还是什么人民的公仆,只要不骑在老百姓的头上做虎作威老百姓就感恩戴德了。永谦年纪轻轻就爬到市委秘书长的位置,我要是不给他多敲打敲打,到时犯大错吃枪子就迟了。”谭正铭不服气地反驳道,说话时语气中忍不住透出一丝对这个社会现象的无奈和哀叹。

        白容闻言张了张嘴想反驳一两句,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担忧沉重的表情。现在国内经济是发展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但同时人民、尤其为政者的品德、作风却在不断地走下坡路。

        张卫东年纪轻轻,又一直生活在象牙塔内,思想相对而言还算单纯,一时间还无法深刻理解两位老人忧心忧国的沉重心情,也就不知道该怎么插话,正郁闷间,屋外传来一清朗的声音。

        “爸,你对儿子就这么没信心吗?又是敲打,又是吃枪子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个大贪官呢!”

        随着说话声,一位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拎着一公文包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脸庞清瘦,身材颀长,相貌跟谭正铭很像,身上隐隐带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中国的官场体制是很复杂的,不要说官场外的人就算官场内的人有时也搞不清楚,至于外国人那就更别说了。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在中国除了地方政斧还有地方党委,为什么同级别的党委书记权力比同级别的县长、市长还大。

        张卫东虽然常年专心学习和修炼,对政斧官员的级别和权力不大清楚,但大致还是知道市委秘书长是个比较大的官,也知道按照中国官场的正常升迁,一个人要熬到市委秘书长的级别,估计已经长了不少白头发了。所以当张卫东见谭永谦年纪大概只有三十六七的样子,还是很惊讶的。

        谭永谦比他想象中要年轻不少,不管从官场的角度看,还是从他父亲的年龄角度看。

        “你小子要真是个大贪官,你以为你还能走入这扇大门吗?”谭正铭身子猛地一正,双眼盯着他,神色严肃道。

        谭永谦显然是有些畏惧谭正铭,见状急忙移开视线,目光飞快在张卫东身上一扫而过,又四处寻找起来。

        “爸,你不是说今天要跟一位武林高手结拜吗?人呢?已经走了吗?”谭永谦满脸疑惑道。

        “你眼睛长哪儿了?没看到你叔叔就坐在你面前吗?”谭正铭闻言立时一脸不满地道。

        “他?”饶是谭永谦见过了很多大风大浪,看着张卫东还是立时傻眼。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白白净净,最多也就二十出头,谭永谦一开始还以为是学校里的哪位学生慕名来探望他家老头子呢?毕竟他爸是学术界的前辈,学校的老校长,每年都有不少人会登门拜访看望他。但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竟然就是他爸今天结拜的对象。那他岂不是得管他叫叔叔了?

        还好谭永谦不知道,他爸曾经还动过拜眼前这位年轻人为师的念头而张卫东没答应,否则谭永谦现在恐怕就不仅仅是傻眼了,估计要直接哭鼻子了。

        “他,他什么他?是不是做了几天官,看人的眼睛就朝天了?他就是你爸的结拜兄弟张卫东,快给你叔敬杯茶。”谭正铭这回似乎更不满了,说话的声音都高了不少。

        “别,别,我们还是各交各的吧。谭秘书长就叫我卫东好了。”张卫东哪还敢让他们父子两再对话下去,急忙插话道。

        “不行。卫东你别看老哥我学问这么高,还当过官,但祖宗的规矩我是一曰不敢忘。你我是结拜兄弟,一曰为兄那就是终曰为兄,这辈分怎么好乱呢。”谭正铭一脸严肃地道。

        张卫东看着谭正铭一脸严肃的表情,一阵头疼。但更头疼的却是谭永谦,不说他现在官居高位,就单单岁数这一项,就让他很难开口叫一个小年轻叔叔,更别说他现在还是市委常委,秘书长,实权派的副厅级干部。要是传出去,说他管一个小年轻叫叔叔,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唉,老爸怎么越老越像个小孩,以前那些武林兄弟也就算了,反正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叫叔叔就叫叔叔吧,可这次怎么可以跟一个小年轻称兄道弟起来呢?你称兄道弟就称兄道弟吧,干嘛还非要把我给拉扯进来,真是让人头疼啊!谭永谦心里暗暗埋怨,可这话又不好对谭正铭说,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白容。他是知道,这个家最有话语权的是他妈,他妈要是真较上劲了,他爸就得无条件服从。

        “永谦,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你爸跟卫东是在关公像前上过香,磕过头的。”知子莫若母,白容明白谭永谦目光中所包含的求救意思。但这次不说张卫东是个真正的奇人,光老头子这次正儿八经地在书房中摆香炉,跟谭正铭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白容也知道,老头子这次是动真格的。谭永谦要是敢再拖拉犹豫下去,恐怕真要吃巴掌了。

        谭永谦虽然一心仕途,在武功上基本上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后来根本就不去练了,但毕竟也是出生武林世家,从小就接受传统思想教育,自然知道武林中的人要是在关公前磕过头,这兄弟可就不是什么随口说说了,那就真的是跟亲兄弟一样。以后对方的父母要是过世,他也得像儿女一样披麻戴孝的。

        所以谭永谦一听母亲说父亲跟张卫东在关公像前上过香、磕过头,就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拖沓了,否则老头子一上火,指不定就会拿棍子揍他。

        算了,叫就叫吧,以后看到他躲得远远就是了,谭永谦心里暗道。但一想起自己堂堂一个实权派副厅级干部,竟然要躲着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后生,心里就一阵的憋屈沮丧。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