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四十九章 正式结义 第四更,求推荐票

第四十九章 正式结义 第四更,求推荐票

        【八更第四更,求票,求会员点击.......】

        “哈哈,卫东你来了,快里面请。”谭正铭此时也看到了张卫东,上前两步拍着张卫东的肩膀发出一阵朗爽的笑声。

        “嗯,来了,谭,谭老哥。”张卫东点了点头,说道。只是叫谭老哥时有点别扭,不顺口。

        谭正铭似乎没发现张卫东的别扭,满脸笑容地拉着张卫东的手进了围墙门。

        围墙里面是个与世隔绝般的小天地,有一幢二层楼的红砖老房子,老房子的前面是一个花园。不过花园里种的却不全是花,更多的是些瓜果蔬菜,长长的丝瓜,红红的辣椒,小灯笼状的石榴,整个小天地里飘荡着浓浓的乡野农村气息,让张卫东一踏进围墙就有种远离尘嚣的恬静感觉,整个人一阵轻松舒服。

        看来做领导的生活质量就是不一样,张卫东心里暗暗感慨。

        不过感慨归感慨,张卫东觉得像谭正铭这样的老领导老教授就应该享受这样的生活条件,因为他不仅是个享誉中外的真正学者,而且吴州大学能从一所二三流大学一步步成为在国内外享有一定知名度的大学,其中谭正铭是功不可没的。尤其吴州大学闻名中外的生物技术学院就是谭正铭教授一手组建缔造的。

        “白容,白容,卫东来了!”就在张卫东一边欣赏小楼风景一边感慨之际,谭正铭已经冲里面嚷了起来。

        谭正铭话音还没落下,一位老女人围着围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老女人岁数应该比谭正铭小上一些,不过表面上看起来比谭正铭还要显老一些。不过梳妆打扮给人很干净整齐的感觉,整个人精神气色也很好,从已经爬上皱纹的脸上还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张卫东心想这应该就是谭正铭的夫人白容教授了,自己应该叫嫂子。只是张卫东还从未有过管一个老太婆叫嫂子的经历,所以虽明明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谭正铭的夫人,植物学家白容教授,但嫂子这个称呼愣是叫不出口。

        就在张卫东迟疑之际,谭正铭的夫人也就是白容教授已经笑着迎上来道:“你就是卫东吧,老谭从早上回来就跟我唠叨说在明镜湖边认了一位忘年交,念叨得我耳朵都生老茧了。现在好了,你终于来了,我的耳根也终于可以清净一下。”

        说着又伸手拿过张卫东手中的水果篮,怪道:“来你老大哥家中还带什么礼物,下次可不准哦。”

        张卫东见白容教授很和蔼可亲,紧张的心情不禁放松了下来,挠挠头笑道:“这是老家规矩,第一次上别人家是不好空手的。”

        “什么别人家,以后这里就是你自个家了。我们这里有空房间,你要是不嫌弃我们老头老太干脆就搬到我们这儿住。”白容不满地横了张卫东一眼,道。

        “我记住了嫂子,不过学校里有单身宿舍,条件还不错。”张卫东被白容这么一说,心里暖洋洋的,嫂子也就脱口叫了出来,竟没有半点别扭的感觉。

        “呵呵这个随你,反正房间我准备在那里,你什么时候想来住就来好了。”白容道。

        “好的。”张卫东急忙点头道。

        “呵呵,那我去忙了。”白容说着转身要往厨房走。

        虽然白容保养得很不错,而且看情形也应该练过一点内家养生功夫,身子骨很硬朗,但终究已经是快到古稀之年,张卫东见白容转身要去厨房忙,哪里能安心,急忙道:“我去搭个手吧。”

        “呵呵,老太婆我身子骨还健着呢,你安心陪你谭老哥好好聊聊吧。”说完白容又转向谭正铭道:“老谭你不是说要跟卫东搞个结拜仪式吗?你先带卫东去书房把仪式举行了吧,估计等你们出来,我这边就准备得差不多了。”

        结拜仪式?张卫东微微怔了下,然后将疑惑的目光转向谭正铭,这才发现谭正铭一身白色唐装,脚下穿着布鞋,头发梳理得很是整齐发亮,竟好像要参加什么重要典礼似的。

        “卫东,跟我来。”谭正铭似乎没发觉张卫东眼中的疑惑,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张卫东跟着谭正铭上了二楼书房。书房布置得古色古香,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不过这些都在张卫东的意料之中,像谭正铭这样上了年纪的老教授,书房一般都是这样布置的。不过让张卫东感到意外的是,书房里竟然还摆着香炉和关公像,香炉前还摆着两碗酒。这个摆设就跟谭正铭大学教授,学术界老前辈身份很不符合。

        这个时候张卫东不禁想起白容在楼下说的话,暗想难道谭老哥真准备跟我搞结拜仪式,这也未免太夸张太荒诞了吧!

        谭正铭似乎看透了张卫东心中的疑惑,一脸肃然地缓缓道:“结义礼仪源于三国时代的‘桃园三结义’,看似只是个形式上的礼仪,但在这仪式中却凝聚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来对‘义’的诠释。”

        谭正铭说到这里见张卫东仍然是一副不以为然,就不再多解释,道:“我在吴州还是认识几位武林名宿的,本想把他们请来给你我兄弟结义做个见证,但怕你不喜欢张扬,就没请过来,仪式摆设也简单了许多。来,现在我们一起对着关公像结拜吧。”

        说着谭正铭把早已准备好的香取了过来,点燃后递给张卫东一柱,自己持一柱,然后一脸肃穆地面向关公挂像走到香炉前。

        张卫东见谭正铭坚持倒不好反对,于是也拿着香走到关公挂像前。

        不知道为什么,当张卫东手持香站在关公挂像前,看着身前的香烟袅袅,又看看身边一脸肃穆的谭正铭,再抬头看向威武凛然,浩然正气的关公像,不知不觉中一种神圣的感觉竟悄然从心底升起弥漫到全身。白皙的脸庞也不知不觉中变得肃穆凛然起来,再无半点刚才不以为然的好笑表情。

        当张卫东学着谭正铭拿着香朝关公鞠躬,一字一顿吐出坚定不移的誓言时,张卫东心头似乎突然明白了谭正铭为什么坚持要举行这个古老而传统的仪式,甚至隐隐中心头还莫名升起一丝悲哀,我们是否在抛弃这些中华民族传统礼仪时,还抛弃了更为珍贵的某些精神。

        结拜结束后,张卫东一脸严肃地冲谭正铭叫了声大哥。

        谭正铭闻言也是一脸严肃地叫了声二弟,然后才仰头发出一阵朗爽开心的笑声,拍着张卫东的肩膀道:“我这辈子从来没跟人结拜过,没想到临老快入土倒跟你这个毛头小子结拜成兄弟。”

        张卫东闻言笑道:“我才真应该感慨,年纪轻轻的竟然搭上你一个老头子。”

        谭正铭闻言又是一阵笑,笑声还没落下,楼下传来白容的叫声,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张卫东随谭正铭下了楼,见白容在摆碗筷,急忙上前毕恭毕敬的叫了声嫂子,白容感觉得出来这声嫂子跟之前的不一样,一脸严肃地应了声,然后才满脸笑容道:“卫东,你这一叫可把老太婆我叫年轻了三四十岁啊!”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