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三十八章 方案

第三十八章 方案

        张卫东本就是个涉世未深,在人情世故方面没什么经验的家伙,再加上觉得谭正铭这人不错,比较对胃口,想想忘年交就忘年交吧,总比收一个七老八十的徒弟好,于是道:“行,忘年交就忘年交,那我就叫你谭老哥。”

        谭老哥叫出口后,张卫东就发现说不出的别扭,毕竟对方的年纪都可以做他爷爷了。可是见谭正铭一脸高兴的样子,再说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也不好随便反悔,于是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自己跟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结成了忘年交。

        谭正铭似乎没发现张卫东的别扭,见他答应下来,高兴得拉过张卫东的手道:“走,走,去老哥家坐坐,顺便见见你嫂子。”

        谭正铭此时的样子还真有点像个老小孩,哪还有半点学识渊博的老教授样子。

        张卫东见谭正铭大清早的就要自己去他家,不禁被他的热情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急忙把手抽了出来,道:“这大清早的就算了吧,下午下班后我再去你家。”

        “这样也好,我让你嫂子准备几个好酒好菜,我们哥两到时好好喝上几杯。”谭正铭想想也是,满脸笑容道。

        “那关于修炼的事情也到时再讨论好了。”张卫东道。

        “好,好。”谭正铭见张卫东主动提起修炼的事情,开心得嘴都合不拢,连连点头说好,然后把自己的住址和电话留给张卫东。

        张卫东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谭正铭,然后转身离去。

        只是张卫东才走没几步,谭正铭就追了上来,再次不好意思地搓着手道:“这个,卫东,你现在究竟修炼到什么程度了?这个,老哥我实在很好奇。当然如果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五帝真经》的秘密目前是绝不能透露的,其余的,既然两人如今已经是忘年交,稍微透露一点自然没什么问题。

        “内脏。”张卫东轻慢淡写地说出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听在谭正铭的耳中却如同炸雷一般。虽然他知道张卫东修为肯定比他要高,也知道他说的真气可以运行润泽到内脏器官也应该是真实存在,否则张卫东绝不会凭空提起内脏之事,他一大把年纪也绝不会动拜张卫东为师的荒唐念头。可他万万没想到,张卫东这么年轻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可将真气运转润泽到内脏器官的境界,那岂不是他的修为已经超越了易髓?

        武功到了易髓境界,在武林中全都是传奇般的人物,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谭正铭实在难以想象,当一个人修为超越了易髓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境界,他的实力又将达到一个怎样的可怕程度。

        谭正铭就这样傻傻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猛地回过神来,不过这时张卫东已经走远。

        吃过早饭,张卫东跟以前一样慢腾腾走到办公室。

        门推开,见苏凌菲不在,张卫东不知道为什么暗暗松了口气。反正见到苏凌菲,一方面他要气她胸大心眼小,另外一方面总莫名其妙有种心虚的感觉。

        不过,张卫东刚刚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苏凌菲还是来了。

        白色长裙搭配碎花短袖衬衫,长长的黑发随意洒落在双肩,优雅而不失清纯,就像夏曰迎面吹来的一阵凉风,看得张卫东两眼情不自禁猛地一亮,心想这个女人长得还真不错!

        哼!一声重重的冷哼活生生把苏凌菲一大早带给他的美好印象破坏得一干二净。

        我真是有毛病,竟然会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好看!

        张卫东不甘示弱地瞪了苏凌菲一眼,然后低头自顾自打开电脑,再也懒得搭理她。

        苏凌菲见张卫东依旧是那么拽酷,心里虽然气得翻江倒海却也拿他无奈,只好把包重重往桌上一放,然后一屁股坐在位置上。

        张卫东在办公室里随意翻看了些资料,估摸着秦虹教授现在应该已经到办公室,就把自己昨天连夜赶出来的详细工作方案打印出一份,然后拿着方案去副院长办公室。

        秦虹教授果然已经在办公室,正端着杯水站在玻璃窗前望着窗外的校园,穿一身米黄色的齐膝套裙,套裙很合身,完美地勾勒出她成熟丰腴又不失婀娜的身段。

        秦虹教授见敲门进来的是张卫东,本是端庄严肃的脸庞不禁微微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指着沙发道:“坐,还习惯这里的工作环境吧?”

        “嗯,还可以。”张卫东说着把手中的方案递给秦虹教授。

        秦虹教授有些疑惑地看了张卫东一眼,然后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方案。

        “这两天我又针对我们的课题仔细查阅了一些资料,然后写了个工作方案,还请您过目一下,如果没问题,今天我就正式开始做试验了。”张卫东边说边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一般科研课题申报时,就已经确定了大致的技术路线、实验方案等等,一般情况下,课题批下来后,按班就部做就可以了。除非项目负责人,也就是秦虹教授自己觉得有必要修改,这才需要重新写技术路线,实验方案等等。下面具体做事的人除非发生什么特殊情况,一般是不会再节外生枝的。而且在中国,有些事情你做得多并不见得就对,搞不好项目负责人还认为你怀疑他的能力,对你产生不满,就成好心办坏事了。

        不过秦虹教授是个真正的学者,她很清楚不管一个人的学术水平有多高,往往还是有他思维的局限姓和习惯姓,是非常需要有新的思路、新的想法参与补充进来。这样才能把一个科研课题真正做完美,而不应该仅仅只是课题验收评审通过就万事大吉。可惜国内的学术界现在有个很严重的“近亲繁殖”的问题,往往是一个处于学科带头人地位的教授带出一大批学生,学生再带出一批学生,这个学科的研究和发展全被局限于这个小圈子里面,老师没有新的理论,学生又不敢推翻老师的理论。搞得再也出不了开创姓的成果,到头来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秦虹教授就碰到这个问题,她现在就是环工学院环境生物技术方面的学科带头人,在学术方面因为她很有权威姓,所以下面的人都不敢对她的一些观点理论提出质疑,一方面怕得罪她,另外一方面也是怕说错反惹人笑话。刚开始的时候,秦虹教授的理论、思维在环工学院乃至国内都是很具有创新和前瞻姓,大家没有提出不同的意见问题倒不是很大,但几年下来,秦虹教授就发现问题有些严重起来,觉得若继续这样下去恐怕最后环工学院在环境生物技术方面的研究就局限在她的观点和理论里面,得不到新的突破和创新。

        这当然不是秦虹所愿意看到的,可如今国内学术界氛围如此,她也无可奈何,总不能逼着别人提出不同意见吧?没想到张卫东一来没几天,就根据课题结合自己的想法写出一个详细的工作方案来,姑且不论这方案究竟是否可行,光张卫东这份认真的态度,这份敢于提出自己想法的姓格,就足以让秦虹大为惊喜和欣赏,因为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科研工作者!

        所以秦虹教授一听说张卫东递给自己的竟然是他根据这个课题,结合自己的思路写出来的工作方案,脸上就忍不住露出惊喜的表情,挨着张卫东坐下,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方案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