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三十七章 忘年交

第三十七章 忘年交

        易筋、易骨、易髓不过只相当于练气中期阶段,当修为达到练气七层就可以将真气慢慢运行润泽到内脏,那时才算是真正踏入修真门槛。张卫东现在已经是筑基期,自是认为修炼到内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说得顺口就说了出来。但当他见谭正铭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就立马意识到自己这话又讲过头,可话已经说出口想收回却已经迟了。只好静静看着谭正铭,等着他继续追问。好在谭正铭是个值得张卫东敬重的老教授,反正话已经说出口,张卫东倒也不介意再深入给他指点一二。如此一来,倒也勉强算是自己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同道中人来,以后也不至于太过寂寞。毕竟孤芳自赏其实也挺无聊郁闷的,有个同道人共同谈谈修炼的事情也好。

        好一会儿,谭正铭才重重咽下了干涩的喉咙,这时看张卫东的眼神就彻底不一样了,有种歌迷看到自己迷恋的歌星那种狂热的味道。

        如果是一个像刘胜男或者苏凌菲这样大美女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张卫东少不得要如猪八戒吃人参,浑身舒畅,可是换成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那滋味可就完全不一样。谭正铭这一看,顿时看得张卫东毛孔悚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咳咳,老校长您能不能不要这样看我?”张卫东素来直话直说惯了,哪怕对面是老校长也不例外。

        “这个,这个,张老师啊……”谭正铭闻言老脸微微一红,然后一双老手不停互相搓着,支支吾吾地说道,好像要向张卫东借钱又不好意思开口似的。

        谭正铭自幼习武,而后才从文,所以从某种角度讲,谭正铭先是个武人而后才是个大学教授,他的骨子早已深深烙上武林人士的印记。尤其随着年纪渐大,先是从学校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然后又慢慢退出教学科研工作,现在基本上也只是偶尔去他一手组建的吴州大学生物技术学院走走看看,偶尔提一两点自己的意见。倒是武功,随着年纪渐老,越学越精,越来越迷进去,欲罢不能,应了一句老话活到老学到老。但家传武学毕竟有限,再加上年纪偏大,武功再精进也差不多算是到头了,现在谭正铭每天坚持修炼除了因为越学越觉得武学博大精深欲罢不能,也就是想让自己的身体比同龄人强健一些,多活几年,至于说要达到什么境界,他却是不敢去想。

        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张卫东这样一位奇人,而且年纪还这么年轻。他那番话如同给谭正铭打开了一扇通往武学大道的新窗户,真是说得谭正铭心里就像有万千只蚂蚁在爬,恨不得立马问个明白。但武学方面的东西除非本门弟子很多都是秘而不传的,尤其张卫东所言把真气运行到内脏器官这等神奇奥秘的武学,恐怕只有真正继承衣钵的嫡传弟子才有机会学到,普通弟子都没机会学到,谭正铭就算脸皮再厚又如何好意思刨根问底。可是不问个明白,这心里却又实在痒得难受。就如一个小孩子前面摆着个果糖,却只能看不能只吃一样,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老校长有话您尽管开口。”张卫东见老校长红着一张老脸,搓着手,倒颇觉有意思,不禁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

        “张老师,”谭正铭闻言似乎下定了决心,清瘦的脸庞一凛,道:“我想拜您为师行不?”

        张卫东没想到学术界的老前辈,学校的老校长搓了半天的手,竟然是想拜自己为师,不禁彻底傻眼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老校长老教授竟然要拜自己这个新嫩的老师为师,这话要是传出去,估计绝对要吓傻全校师生。

        见张卫东愣在那里,谭正铭以为他不愿意,不过这倒在他意料之中,也是,任谁要收弟子也不愿意收他这种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啊!

        “呵呵,是我老头子冒失了,张老师不要往心里去,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就是。”虽然明知道结果是这样,但谭正铭说这话时,脸上还是难免流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

        “呵呵,老校长您误会了。”张卫东闻言惊醒过来,急忙摆手道。

        “哦,那么说您同意收我为徒弟了。”谭正铭闻言两眼猛地一亮,一脸惊喜道。

        张卫东看着谭正铭一脸惊喜的表情,不禁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嘛,自己一个二十三岁的大学老师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校长当徒弟,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吗?

        不过从这件事上,张卫东看出来谭正铭是个真正的君子,心下对他的印象自然又好上几分,倒再没有什么顾忌,笑道:“收徒弟就免了,这样吧,您有什么疑惑尽管问好了,只要能回答的我都会知无不言的。”

        “这?”谭正铭没想到张卫东竟然这么好说话,一时间倒有些不适应,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张老师,我要问的都是涉及比较深奥的修炼问题,这样会不会不合您门派的规定?”

        “门派?”张卫东微微怔了下,随即明白过来谭正铭顾忌什么,笑道:“这种事情我说了算。”

        谭正铭闻言以为张卫东年纪轻轻已经是当家掌权的人,立马肃然起敬,朝张卫东抱拳往下弯腰道:“多谢张老师成全!”

        见岁数大到都能做自己爷爷的谭正铭向自己又是抱拳又是鞠躬的,张卫东这回有些慌了,急忙上前托住谭正铭的双臂,道:“别,别,老校长您这个礼我受不起。”

        谭正铭见张卫东双手托着自己的双臂,就暗暗使上力道,只是张卫东随手轻轻往上一托,谭正铭就感到一股柔和但极为强大的力量顺着他的手臂一直延伸到他的腰部,竟是不由自主地直起身来了。

        谭正铭这回才算是切身体会到张卫东的强大,心中又是震惊又是佩服,忍不住道:“张老师,冒昧问句话,您要是能回答就回答,不方便就当我没说过。”

        张卫东有些不习惯学术界的老前辈跟自己这么客气,一口一个张老师,而且还用尊称,微微皱眉道:“老校长有问题您只管问,不过,您能不能叫我卫东或者小张什么的,张老师张老师的叫得我心里渗得慌。”

        谭正铭深深看了张卫东一眼,然后笑道:“行,那我就叫你卫东,不过你也别叫我老校长老校长,也别动不动就您您您的。这样吧,你既然不收我这个老头子做徒弟,我托大,我们俩做个忘年交,你叫我声老哥怎么样?”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