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二十七章 再遇铁手

第二十七章 再遇铁手

        (本书写的是像我这样普通老百姓白曰做梦似的yy,闲着没事幻想点事情偷着乐呵,所以希望各位看官要求不要太严太高,喜欢的请帮忙投上几张票,当然以后能订阅或打赏点更好,不喜欢的请您轻轻的来轻轻的走,拜谢啦!)

        张卫东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吕远超、徐亦云等人自然是一脸慌张,暗骂张卫东这个书呆子脑子有问题,难道没看到人家手上拿着刀子吗?倒是当事人王晓艳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看张卫东的眼神却多了丝感激。至于刀哥等人的脸色自然是变得阴沉难看,看张卫东的眼神也都是阴森森的。

        “卫东,我跟刀哥说话你插什么嘴?还不给我出去!”见刀哥似乎马上要发火,吕远超急忙冲张卫东叫道。

        “张卫东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你就别瞎搀和了。”郑文斌见形势不妙,也跟着急忙上前拉了张卫东一下,一脸责怪道。

        张卫东虽明明知道郑文斌等人是忌惮这帮混混,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息事宁人,但见他们这样一副孬种的样子,心头还是一阵恼火,手一抬甩开郑文斌的手,道:“哼,我倒想看看几个混混能嚣张到哪里去!”说着大步朝王晓艳和李丽两人走去。

        “小子,**的找死啊!”一个混混见张卫东朝他们走来,随手拿起一个啤酒瓶,骂咧着就朝张卫东脑袋砸去。

        “不要!”李丽等几个女人见状脸色苍白地尖声叫了起来,李丽和王晓艳更是互相松开了双手,要往张卫东这边冲。倒是吕远超等三个大男人,看着混混拎着酒瓶朝张卫东当头砸去,愣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忙。

        “我草,**才找死呢!”就在女人尖叫声响起时,门口再度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是一个身影从门口冲了进来,一条白花花的长腿呼地带起一阵风,高高抬起,啪地一声踢在了那个拎着酒瓶的混混胸口。

        那个混混立马应声飞起,蓬一声被踢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张卫东看着身前打扮前卫,两腿修长浑圆的朱晓雀,忍不住再次摇头,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冲男人骂“我草!”。

        就在张卫东摇头感叹,包厢里的人一阵惊愕之际,包厢里又涌进了七八个人,一马当先的正是飞车党老大杜威,身边还跟着壮得跟牛一样的阿虎。

        刀哥是混东城区的,手下也有帮小弟,因为每个人身边总是带着把小折刀,所以自称小刀帮,听起来还是颇为威风的。不过跟东城区赫赫有名的飞车党比起来,那就逊色多了,顶多只能称得上地痞流氓。

        刀哥自然是认得飞车党老大铁手,见他带着一帮人进来,就再也不敢牛逼哄哄地翘着二郎腿,慌忙站了起来。

        不过刀哥怎么说不大不小也是个老大,心里虽然忌惮杜威,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所以站起来道:“铁手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以为铁手肯定也会说几句场面话的时候,没曾想铁手一声不响走上前去,然后从桌子上拎起一个啤酒瓶对着刀哥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砰!一声响,鲜红的血当场就从刀哥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不过铁手显然还不解恨,抬起脚又对着刀哥的肚子踹了过去,刀哥立马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

        那些小混混见自家老大被铁手放倒在地,有心想冲上前,可又实在害怕飞车党的势力。于是刚才还气焰冲天,牛得不得了的混混们,顿时变得畏畏缩缩起来。

        不过他们虽然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但阿虎他们显然没打算放过他们。也不等铁手下命令,早就如狼似虎地冲了上去,对着他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尤其是阿虎,个头大,一脚就能踢翻两人。

        刀哥见铁手一上来就这么凶悍,没有半点放手的意思,顿时就吓傻了,再也顾不得摆什么老大威风,连滚带爬地到了铁手跟前,道:“铁手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好说你妈个头!”铁手脚一抬,再次把刀哥踢翻在地。几乎同时小刀帮那群混混也都被放倒在地上,个个唉唉哼哼的躺在地上装死,没有一个敢从地上爬起来。

        踢翻刀哥之后,铁手这才转过身来。身子一转过来,刚才还一副凶残冷酷的铁手就立马堆起了一脸热情讨好的笑容,变脸速度之快都快赶超川剧中的变脸了,看得吕远超等人瞠目结舌,实在不敢相信刚才就是他用酒瓶把刀哥砸得脑袋开花。

        当铁手迈动脚步朝他们走来时,吕元超等人终于惊醒过来,吕远超自以为跟杜威有过几面之缘,急忙微微弓着身子,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

        可没曾想铁手却直觉跟他擦肩而过,走到张卫东跟前,然后弓着身,毕恭毕敬地叫道:“东哥!”

        阿雀等人见状也都跟在铁手后面,朝张卫东整齐划一地鞠躬叫道:“东哥!”

        东哥?见刚才还出手凶悍冷酷,牛逼无比的铁手等人,在张卫东这个斯文白净的小年轻面前,规矩老实得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吕远超等人彻底傻眼了,个个呆立在原地如同泥塑一般。尤其吕远超想起刚才自己竟然一直在这个小年轻面前摆谱吹牛,还教训他说他书生气太浓,真要混到社会上还比不过他下面一个搞家装的负责人,却没想到搞了半天,人家表面上斯斯文文,书生气十足,实际上竟然是个连威震东城区的飞车党老大铁手都得毕恭毕敬地叫声东哥的牛逼人物,吕远超心里真是既尴尬又害怕啊!

        至于躺在地上的刀哥等人,心里本来是万分愤懑憋屈,觉得小刀帮就算再不济,怎么说在东城区还是小有点名气的,他铁手虽然家大业大,人多势众,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在自己的地头上,连理由也不说一个就拿酒瓶砸人脑袋。可等铁手等人毕恭毕敬地冲着张卫东叫了声东哥之后,心头的愤懑憋屈顿时全都吓到九霄云外去。

        连在吴州市道上排得上号的铁手都要冲人家叫声东哥,自己等人竟然要逼他的朋友喝酒唱歌,还动手煽她耳光,这不是自己活得不耐烦是什么?再细细一琢磨,铁手雷厉风行地打他们一顿反倒是为他们好了,真要等闹得不可开交,这位叫东哥的斯文人亲自出手,恐怕事情就没那么容易收场了吧。

        所以本来还躺在地上唉唉哼哼的混混们,全都闭上了嘴巴,刀哥更是连头上的伤口都来不及处理,就这样满头是血地连滚带爬走到张卫东的面前,连连躬身道:“东哥,小刀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一马吧!”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