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二十章 这么贵

第二十章 这么贵

        张卫东这个时候当然已经发现可能又上当了,可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然不能反悔,况且不就喝酒吗?难道还能难倒自己不成?

        这么一想,张卫东就道:“好,我三你一就我三你一。”

        “张老师这回你死定了,知不知道我们学院酒量最好的是谁吗?”董云杰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张卫东,忍不住道。

        “难道是她?”张卫东瞟了苏凌菲一眼,一脸不信道。

        “就是苏老师。本来苏老师没来之前,学院里酒量最好的是韩文立老师。因为每次聚会苏老师都不肯喝酒,大家自然不乐意,有一次,韩文立老师就缠着她说,自己喝两杯,苏老师喝一杯。后来苏老师同意了,结果不仅韩文立老师没多久就喝趴下,连那一桌子的人也都给喝趴下了。经过那件事后,我们学院的人就再不敢跟苏老师拚酒了。”董云杰道。

        反正张卫东也已经中计了,这个时候苏凌菲自然不会再遮遮掩掩,见董云杰抖她的底,不仅不生气,反倒得意洋洋地挑视着张卫东。

        嘿嘿,小子,现在知道得罪姑奶奶的后果了吧,不过已经迟了,你今晚就等着爬回去吧!

        就算苏凌菲是酒仙李白重生,张卫东也不怕。但见苏凌菲一副得意的样子,又想起她从早上开始就接二连三地算计自己,心头不禁微微有些恼火,这一恼火反倒计上心来,想反过来戏弄戏弄她。于是听完董云杰的话之后,张卫东白皙的脸庞就更白了,还故意露出一丝惊慌的表情道:“啊,那我不是死定了!”

        “何止死定了,我看你死了还要脱一层皮!知不知道凌菲祖上是干什么的?酿酒的!她是从小就是在酒缸子里泡大的,别说三比一,我看一比三你都不是她对手!”李丽白了张卫东一眼,没好气地道。刚才张卫东竟然对苏凌菲那么好,让她一肚子酸溜溜的。

        “啊,好呀,苏老师你是早就想好了算计我对不?”张卫东哭丧着一张脸道。

        看着张卫东哭丧着张脸,苏凌菲心里那个爽啊,柳叶眉一挑,笑嘻嘻道:“哪有啊?是张老师酒量好非要让着小女子来着。”

        “那算我错了行不,要不我们还是不要拚了?”张卫东继续哭丧着脸讨饶道。

        见张卫东终于向她讨饶,苏凌菲爽得整个人似乎都要飘起来,若不是有董云杰他们在,她还真想仰天哈哈大笑几声,抒发一下心头的畅意。

        “不会吧张老师,刚刚说过的话现在就反悔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苏凌菲撇了撇嘴讥讽道。

        自作孽不可活啊,苏凌菲我可是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懂得把握,张卫东心里暗暗冷笑,面上却故意露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道:“拚就拚,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等会谁耍赖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噗!噗!噗!

        李丽三人闻言再次忍不住喷出一口酒,本来他们已经想好了,等会张卫东实在扛不住,他们好歹看在今天他请客的份上说说情,没想到现在他却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彻底堵死了!

        苏凌菲闻言自然是巴不得,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道:“好,谁耍赖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张卫东见苏凌菲也终于上钩,被自己逼上了绝路,斯文白皙的脸庞不禁微微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身子慵懒地往后一靠,道:“苏老师,我跟你商量一件事,等这瓶红酒喝完之后,他们三人继续喝红的,我们改喝白的怎么样?这样拚起来才带劲嘛!”

        噗!噗!噗!

        李丽三人闻言再次失态,个个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张卫东,李丽更是拍了拍张卫东的肩膀,很夸张地道:“帅哥本来我还想帮你一把的,可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凌菲祖籍就在四川宜宾,宜宾你应该知道吧,就是生产五粮液的地方,你跟她拚白的,唉,这回你是真的……”

        说到后面,李丽是直摇头。

        但苏凌菲却是不知道为什么竟反过来隐隐有上当的错觉,不过随即她就暗笑自己脑子有毛病。

        也是,苏凌菲五十二度高度白酒一次能喝一斤二两左右,这个酒量对与女孩子而言在北方也算得上能喝了。至于南方,至少在吴州大学苏凌菲估计是找不到对手。而张卫东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长得又是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苏凌菲若喝一斤二两,那么张卫东就要喝三斤六两。一次喝三斤六两的高度白酒,别说在南方,就算在北方也是麟角凤毛,要说张卫东一次能喝下三斤六两的高度白酒,真是打死苏凌菲也是不信。

        “行,等会就喝五十二度小糊涂仙好了,这酒好入口,价格也不贵。”苏凌菲道。

        张卫东倒无所谓好入口不好入口,只要价格不要太贵就成。所以听苏凌菲说这酒价格不贵,就点头同意了。

        敲定喝酒的事情,张卫东和苏凌菲倒没马上开战,而是神态悠闲有说有笑地举着筷子夹菜吃,但李丽三人却总有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果然,张卫东和苏凌菲吃了个半饱之后,开始对上了。

        苏凌菲喝一杯,张卫东就喝三杯,一点都不含糊。

        把开封的那瓶红酒喝光后,服务员拿来了两瓶一斤装的52度小糊涂仙,而李丽三人则继续喝他们那瓶红酒。

        苏凌菲一杯白酒,张卫东继续一点不含糊地喝三杯白酒,看得李丽三人是心惊胆战,别说喝酒就连菜都忘了夹。

        酒桌上的紧张气氛在服务员拿来第五瓶小糊涂仙时达到了巅峰,就连服务员开酒瓶时手都有些抖。见过能喝酒的,还真没见过像张卫东那么能喝的,三斤高度白酒下肚,愣是没倒下,而且看情形神智似乎还比较清醒。

        这个时候苏凌菲已经酒意上头,白嫩的脸蛋红得似乎能掐出血来,端酒杯的手也有些不稳,不过她那双秋水般的大眼睛依旧透着股倔强不屈。

        她就不信,一比三,她会败给这个小白脸!

        这顿饭终于在苏凌菲趴在桌子上,喃喃着“我没醉,再来一杯!”的状态下,落下了帷幕。

        结账时,本来为遮人眼目,一直装出有点醉意的张卫东,看到账单上竟然写着一千三百元,大部分都是酒钱时,不禁一拍脑袋爆了句粗话:“我靠,早知道白酒这么贵,就不跟这女人拚酒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