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十五章 手脚很快 第二更,疯狂求票

第十五章 手脚很快 第二更,疯狂求票

        培养皿是用来培养微生物用的,形状是个高度很低的圆柱形玻璃器皿,上面还有个玻璃盖子。培养微生物时,把配好的培养基倒入培养皿中,等培养基凝固后,再在上面接种上微生物就可以。所以当培养皿用完后,处理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首先要把培养皿里呈固体胶的培养基给倒掉。因为培养基一般是固体胶形状,所以很容易沾玻璃,很难倒干净,需要用刷子反复刷洗。不仅如此培养皿下面往往还标有号码,还需要把它们擦洗掉。所以培养皿的清洗工作是比较耗时耗力的。至于灭菌消毒则是培养皿的另外一道工序了,需要把洗好的培养皿晾干,然后十来个一筒用报纸或者牛皮纸之类的东西包好,放入高压消毒锅中消毒。十来个一筒包扎起来,当然也是个不小的工作量。

        所以苏凌菲这句话一出,纯粹是想让张卫东晚上也过来加班了。

        “行,没问题!”张卫东一脸平静地点头道。

        苏凌菲本以为自己这一句话肯定会逼得张卫东上蹿下跳,至少也该露出一脸哭丧的表情,当然如果能求她高抬贵手那就更好了。可没想到,张卫东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这点器皿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那就麻烦张老师了,记得抓紧点哦,明天我要用。”苏凌菲面上笑吟吟道,心里却暗暗咬牙,开口叫下苦会死人啊?摆什么酷?拽什么拽啊?好,这是你自己找罪受,姑奶奶倒要看看你要忙活到几点钟!

        “你放心好了,这点事情难不倒我。”张卫东扫了一眼台面上的器皿淡淡道。

        张卫东又不是傻子,现在他当然看出了点苏凌菲的用心。不过,既然是课题组成员之一,张卫东倒也觉得没什么,毕竟洗洗刷刷的事情总也得有人来做不是?在在这种事情上,张卫东是绝不屑与跟一个女人计较的,况且这点事情确实也难不倒他。

        见张卫东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脸酷酷,牛逼哄哄的样子,苏凌菲差点忍不住就要暴走,露出“阴险”的真面目。不过最终苏凌菲还是面带微笑道:“那好,你忙吧,我还要配些缓冲溶液。”

        说完苏凌菲就走到另外一个台面上开始配置缓冲溶液,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却偷偷朝张卫东这边窥探。

        这一看,苏凌菲立马就傻眼了!

        只见张卫东那双手就像拥有魔力一样,随便往堆积如山的培养皿上一抓,手指与手指之间就恰好的夹起一个培养皿。两双手,十个手指头这么随便一抓,愣是给他整齐有序地抓起八个培养皿。

        这倒还没什么,最让苏凌菲瞠目结舌的是,张卫东那双手轻轻往垃圾桶上面抖一抖,那平时很难弄下来的培养基就像一个个圆饼状的果冻一样,哗啦啦地落入垃圾桶内。培养基一脱落,那培养皿底竟是干干净净看不到一点残留物。

        本来四五百个培养皿,光光想把培养基搞干净估计都要一两个小时,可就在苏凌菲瞠目结舌之际,张卫东就已经处理了五六十个,按这个速度下去,估计不出五分钟,张卫东就能把四五百个培养皿里面的培养基全部清理一空。

        其实这还是张卫东不想太过惊世骇俗,只是将手使唤得灵巧一点罢了,否则他真要不惜真元法力发功,要清理这些培养基还不是分秒间的事情。

        可饶是张卫东已经极为收敛,苏凌菲还是看得瞠目结舌,最后终于按捺不住,走过去伸出如葱玉指去夹培养皿,可是楞是她如何努力,也无法一只手夹起四个,更别说像张卫东那样轻轻松松随手一抓就夹起四个了。

        不服气,不信邪的苏凌菲又拿了个培养皿,也在垃圾桶上面使劲地抖着,可是她抖断了手腕也没把培养基抖落下去,最后又郁闷又无奈的苏凌菲拿着培养皿,口子朝下对着垃圾桶的边缘轻轻扣打。这回总算是把培养基给搞下去了,可是培养皿的壁上却是沾满了残留物,哪像张卫东一样,每个经过他一抖的培养皿都是不沾一点残留物,清透一片。

        苏凌菲自然是不信邪,又拿过一个培养皿捣腾起来,不过结果还是一样,气得她咚咚咚拿着培养皿使劲地敲打着垃圾桶。

        砰一声,培养皿终于承受不住苏凌菲“剧烈”的敲打,碎了。

        “你还真厉害啊!好了,你就别添乱了,小心割到手,这一招你是学不会的。”张卫东见苏凌菲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像撞了邪似的,竟然跟一个培养皿过不去,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毫不留情面地道。

        什么?他说我添乱?苏凌菲气得脸都青了,可是低头看看手中的残碎培养皿,可不是,倒个培养基都能把培养皿给敲碎了,这不是添乱是什么,这么一想,苏凌菲还真有拿起手中的玻璃碎片在手腕割一下的冲动。

        臭小子走着瞧,姑奶奶就不信你一个早上能把这么多东西都清洗干净!最终苏凌菲恨恨地把手中的玻璃碎片扔进垃圾桶,重新回到她自己的台面继续配置缓冲溶液。

        不过苏凌菲的缓冲溶液还没配好,马上又受刺激了。只见快速清理掉培养基后的张卫东,把水槽上的两个水龙头同时打开,每只手跟刚才一样夹着四个培养皿。然后双手十指齐动,八个培养皿在水龙头下快速地在他的手中翻转起来。那动作真是又快速又流畅,比耍杂技还要精彩上好多。不消片刻,八个培养皿就一次姓洗好了,然后张卫东手一扬。

        唰唰唰!就像玩飞盘一样,八个培养皿接连脱手而出,然后当当当竟口子朝下一个斜叠着一个,整齐地在托盘上排成一列。

        这怎么可能?苏凌菲睁大了眼睛,眼珠子随着在空中接连飞过的培养皿快速地来回转动着。

        又没几分钟,一个托盘就整整齐齐摆放好近百个培养皿,更夸张的是没有一个培养皿的玻璃壁上挂着水珠,这是玻璃器皿洗得干净的标志。苏凌菲是搞科研的,这一点当然清楚。

        好在后来张卫东洗烧杯、锥形瓶就规规矩矩多了,但饶是如此动作还是比常人快了不少倍。

        所以到了中午时,台面上堆积如山的器皿被张卫东清洗得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只要下午过来再灭菌消毒一下,就算大功完成了。而之前苏凌菲满打满算,认为张卫东要一个人清洗这么多东西,怎么也得忙活到下午,如果再算上灭菌消毒,恐怕晚上都得过来加班。

        看着张卫东双手一洗,屁股一扭,很拽很酷地扬手而去,苏凌菲心头对张卫东无法克制地涌起一丝佩服的同时,涌起的是更多的不甘心和郁闷。

        “拽什么拽,不就手脚快一点而已!”苏凌菲一边狠狠搓洗着双手,一边恨恨道。不过嘴巴上虽这样说,可她心里却很清楚张卫东那绝对不仅仅只是快了一点,正因为这样,她心里就更郁闷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