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九章 黑道清洁工

第九章 黑道清洁工

        “我住在教师单身宿舍楼。”张卫东回道。

        “教师宿舍?您不是学生吗?”铁手三人顿时一脸惊讶道。

        “怎么?我看起来不像老师吗?”张卫东见今天再一次被人误会成大学生,没好气地反问道。

        “像,像,就是看起来太年轻了点!”铁手急忙回道。

        铁手这话绝对没有一点恭维的意思,张卫东今年才二十三岁,年龄本来就偏小,再加上常年修炼,皮肤看起来特别白皙细腻,又没在社会上混过,身上有股浓浓的书卷气,看起来自然就更显年轻了。

        见铁手这样说,再扭头看看鸡窝和穿着暴露,胸前两团肉被紧身背心挤出一条深深乳沟的阿雀,两人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张卫东不禁有些苦恼起来。

        他是来当老师的,不是来当学生的,当然希望看起来稳重老成一点,否则连学生也把他当学生来看,无形中老师的威信就弱了不少。但年龄这玩意是生来多少岁就多少岁是改不了的,容貌他若强行用仙家法术,倒也能改变一二,可那样就成整容了,他却是不喜欢。

        见张卫东突然沉下脸来,铁手三人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张卫东,都不敢吭声,却不知道张卫东是为自己看起来太显年轻而苦恼。

        车子沿着校园林荫道,很快就开到了教师单身宿舍楼。

        车子停下来,自然有鸡窝和阿雀两人帮忙着拎东西。这时张卫东才发现今晚唯一的女飞车党阿雀其实五官长得还是挺周正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而且胸挺,腿长,屁股翘,但就是妆化得太渗人了。头是爆炸头,嘴唇是涂成紫色的,耳朵上着七八个耳钉,就连露出的小肚脐也挂着个小环,还纹身。还好没有大面积的纹身,只是细腰和臀部之间凸起的地方纹了一只红色的小鸟,走路时,随着衣服的上下扯动,若隐若现,倒能给她的翘臀添几分野姓和诱惑。

        到了七楼,张卫东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虚,直到见楼道里空空的,这才松了口气。

        “房间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估计是女人对房子、家具布置等东西比男人在乎点,哪怕小太妹也一样。张卫东门刚推开,阿雀就开口惊讶道。

        “我今天刚到,还来不及布置。”张卫东边打开电灯,边解释道。

        “连床都没有,您晚上怎么睡?”阿雀见张卫东似乎并没有反感她问话,忍不住又问道。

        “坐一晚上啰。”张卫东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道。

        “那怎么成?东哥我马上打电话给您安排房间!”铁手闻言立马掏出手机道。

        “不用这么麻烦,你们帮我把房间收拾整齐干净就可以了。”张卫东摆摆手道。

        铁手还想坚持,但见张卫东一脸的冷淡,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朝鸡窝和阿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开工。

        一个混混一个太妹得令,立马开始搞起清洁工作来,张卫东则自顾自地走到小阳台,俯视着整个校园。

        黑夜下,校园一片安静,灯光点点,树影婆娑,不时可以听到几声蛙叫虫鸣,倒有种远离尘嚣的意境,让张卫东感到一阵舒心畅意。

        铁手见张卫东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手伸到口袋里轻轻把那块硬币团握在手掌中,想起刚才那震撼的一幕,望向张卫东的目光多了几分敬畏和狂热,没敢上前打扰。

        默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铁手犹豫了一下,拿着手机退到门外,拨了个号码。

        房间不大,也空荡荡没什么东西好整理,但卫生状况却极差,连蜘蛛网都有,更别说到处斑斑驳驳的印渍了。鸡窝和阿雀怕张卫东这个变态怕得要命,自然是不敢有半点马虎,充分发挥了不怕脏不怕累的革命精神,连一点点卫生死角都不敢放过,搞了近半个小时,两个人愣是连个厨房都没收拾干净。铁手见状,生怕张卫东嫌慢,只好也屈尊纡贵拿了块抹布帮着一起干,幸好此时没有其他道上的人在场,否则看到堂堂飞车党老大竟然拿着块抹布擦地,估计连眼珠子都会掉下来。

        三人齐心,速度果然快了不少。过了大半个小时,阵地终于转到餐厅。而这时阳台上的张卫东看到有辆货车停在宿舍楼下,货车后面除了装载着椅子、桌子、书架、木床等东西,还坐着六个大汉。张卫东定睛一看,都是飞车党的人。

        这个时候,张卫东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铁手交代的,再扭头看看正满头大汗跪在地上擦地板的铁手三人,心里对他们之前的恶劣行径纵有再多的怒气,此时也是不好再发作了。

        “算了,随便搞一下就行了。”张卫东终于转身进了屋子,见厨房的瓷砖被擦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都可以当镜子照,犹豫了一下,最终说了句贴心话。

        “那怎么行?如果连这点卫生都搞不好,我铁手不用再在道上混了!”张卫东好心想放他们一马,没想到铁手却站了起来,用手背擦了下额头的汗水,一脸严肃地道。

        见向来着装讲究,头发飘逸,一言一行很有许文强洒脱冷酷范儿的铁手老大,今天竟然把搞卫生跟在道上混这么严肃的话题联系在一起,正在奋力擦地的鸡窝和阿雀两腿一软差点就要趴倒在地上。

        老大就是老大,拍马屁都能拍得这么牛逼!

        至于张卫东愣是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阵无语。也是,人家怎么说也是堂堂飞车党的老大,现在都已经朝清洁工看齐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那好吧,你慢慢来不急。”好一会儿,张卫东才轻轻拍了拍铁手的肩膀,然后再次转身回到阳台。

        张卫东转身回到阳台不久,阿虎他们就抬着椅子、桌子等一应东西进了屋子。

        四十来个平方的屋子立马就变得拥挤起来,满屋子都是汗臭味。不过张卫东站在阳台上,吹着夜风倒是感觉不到。

        见阿虎等人搬东西上来,铁手终于从清洁工升职为工头,指挥小弟们把东西摆好,等东西摆好后,又指挥他们跟鸡窝等人一起搞卫生。

        可怜的混混们,今晚先是当了一回沙袋,接着是搬运工,现在又干起了清洁工的勾当。尤其是阿虎,一米九的个头,跪在地上擦地,还真够难为他的。不过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铁手老大都亲自拿着抹布擦地,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擦吧,反正这玩意技术含量低,不需要培训可以直接上岗。

        四十来个平方,十来个人一起擦,屁股挨着屁股,场面极为壮观。张卫东偶尔一回头,看到的是一溜的屁股,饶是他心姓坚定,也差点看傻了眼。

        这世界,还真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的!张卫东心里暗自感慨。

        阿雀,屋内唯一的女姓清洁工,终于有些受不了房间里的男人味,和满屋子摇摆的屁股。一抬头见张卫东站在阳台上,想起阳台卫生还没搞,就壮着胆子拿着抹布,提着水桶,独自一人跑阳台上去了。

        只是一到阳台,阿雀就后悔了。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年轻斯文,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一想起这家伙不到五秒钟放倒三十二人,钢镚都能随意捏成团,阿雀就感觉全身发毛,膀胱再次被尿意充斥着。

        她是宁愿跟那帮臭男人屁股对屁股挤在一个屋子里,也不愿意单独跟张卫东呆在小小的阳台上。

        可是出都出来了,总不能再把水提回去吧。擦吧,老娘长这么大怕过谁来!

        阿雀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拿着抹布擦阳台护栏。

        见阿雀出来清理阳台,一开始张卫东也没有什么感觉。可当阿雀擦完护栏,撅着屁股擦地砖时,张卫东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了。

        短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她丰满的臀部,当屁股撅起来时,张卫东只要眼皮微微一低就可以看到雪白的大腿和蕾丝边内裤。不仅如此,阿雀擦地时上身也是往下的,胸前白花花一片晃来晃去,晃得张卫东眼睛都花了。

        好在阿雀打扮得实在太过前卫,不是张卫东喜欢的类型,要不然,一个女人穿成这样子,还撅着屁股擦地,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在这次卫生大扫除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不一会儿,701房间就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就连灯泡罩上都看不到一丝粉尘。

        看看焕然一新的房间,再看看一张张满头是汗的脸庞眼巴巴地盯着他看,张卫东真想说你们不去干家政实在太可惜了,但考虑到真要这样说可能会让他们哭鼻子,最终还是忍住没说,只是朝他们点了点头道:“还不错!”

        见张卫东点头首肯,这帮大老爷们外加太妹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接着竟然还露出一脸灿烂满足的笑容。

        看来劳动能让人得到满足和快乐,这句话还真没说错,怪不得政斧要设置劳改所改造犯人,张卫东看着一张张“朴实”的笑脸,心中再次大发感慨。

        “好了,都走吧,别打扰东哥休息!”在张卫东感慨之际,铁手很识趣地把一帮手下给赶了出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崭新的书桌上,小心翼翼地道:“东哥,那我走了。这是我的名片,您要是有什么事情,请随时打电话给我,我铁手肯定帮您把事情办得稳稳妥妥的。”

        说完也不等张卫东回答,急忙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轻轻带上了房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