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三章 很拽很酷的“大学生”

第三章 很拽很酷的“大学生”

        刘胜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刚心里才骂他书呆子、楞头青,一转眼的功夫,这家伙竟然就这样脸不红心不跳地当着她的面夸起她来了,一时间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

        这真是一个书呆子,楞头青?还是一个花丛老手?

        不过当刘胜男的目光迎上张卫东那双清澈深邃的眼眸时,她的心忍不住噗通噗通跳了两下,天鹅般白皙细长的脖子微微浮起一丝红晕。

        她见过很多试图讨好自己的男人的目光,虽然他们很用心地掩藏内心那点龌龊的想法,但不经意间总会流露出一丝色迷迷的眼神,不像眼前这位,哪怕跟自己对视,眼神依旧清澈平静,光明磊落。

        显然这样的男人不是一位顶级的花丛老手,就真的是一位心地光明正直的男人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位不解风情的书呆子!

        “是吗?”刘胜男白皙修长的玉手轻轻捋了下额前的秀发,微笑道,露出两排雪白如贝的整齐牙齿。

        女姓化的动作,再加上淡淡的微笑,这一刻,刘胜男就如雪山上迎风绽放的莲花,虽然依旧带着丝冰冷,但却无比的美丽迷人。

        “呵呵,你笑起来果然好看!”张卫东眼神微微闪过一丝迷乱,脱口笑道。

        “油腔滑调!”刘胜男还真有些受不了张卫东一片真诚的恭维,忍不住再次白了张卫东一眼,娇嗔道。

        这一刻,刘胜男的言行举止那就真的有点男女间打情骂俏的暧昧味道了。

        不过还未等张卫东从刘胜男女人味十足的白眼中回过神来时,刘胜男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反常,急忙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坐正身子,同时也瞬间恢复了沉着冷静的表情,只是脖子下却还浮着丝没有褪去的红晕。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胜男,在政斧机关里工作,很高兴认识你!”刘胜男一脸正色地道。

        “我叫张卫东,吴州大学的!”张卫东见状也收起了脸上的微笑,淡淡道。

        “就知道你还是个学生。”见张卫东如此介绍,刘胜男突然有种轻松的感觉,身子有些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脸上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女人混官场本就比男人不容易,一个漂亮的女人就更不容易了。刘胜男21岁进基层,那时正是花一般的年华和容貌,若不是靠着她大伯的余威和她冷静应对的能力,恐怕早已被官老爷们潜规则了。现在二十八岁的刘胜男终于也算是在政界混出了点小名堂,镇党委书记,正科级干部,而且这次党校学习后,恐怕马上就要提副处,寻常干部倒不敢打她的主意,甚至以前一些敢打她主意的官老爷们,现在见到她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但一山自有一山高,就算提了副处,在官场上能打刘胜男主意的人还是海了去,而且到了这个层次,她那位已经退休好几年的大伯也几乎再没有什么影响力,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现在听说张卫东还只是个大学生,刘胜男整个人自然就放松了下来,甚至隐隐中还感到了一丝身份上的优越感。

        张卫东见刘胜男误会自己,本想解释一下,但他本就是个不喜多言的人,又见刘胜男一副早已认定的样子,也就懒得解释。

        “不是还没到开学的时候吗?这么早过去准备勤工俭学吗?”放松下来之后,刘胜男的话语也似乎多了起来,见张卫东不言语,就好奇地问道。

        “不是,是有个科研项目要帮忙做。”张卫东实话实说道。

        “看不出来,你还挺上进的,暑假还跟老师一起做科研。”刘胜男道。

        张卫东笑了笑,道:“我一直都是比较上进的。”

        “你这人还真不懂得谦虚呀!对了,我看你也是从文昌县上车的?老家也是文昌县吗?”刘胜男问道。

        “是的,我是蒲山镇的。”张卫东点点头道,接着又问道:“你呢,在哪个镇工作?”

        刘胜男想起之前张卫东一直埋头看书,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之后也是自己先开的口,心里难免有些耿耿于怀,见张卫东问她在哪个镇工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炫耀的冲动,捋了下秀发,道:“巧了,我也是蒲山镇的,还是蒲山镇的党委书记呢,这次是去党校学习。”

        听说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女人竟然是自己那个镇的党委书记,张卫东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吃惊的,不过也仅此而已。他是博士,大学老师,只要表现得好,过两年就可以评副教授,再接下去就是教授,除了手中权力无法跟乡镇党委书记相比,身份却是超然,说起来倒也不见得会逊色她多少。更何况,张卫东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修真者,看人的眼光早已跟普通人不一样了。不要说面对乡镇党委书记,就算吴州市市委书记,他也不会有多少心理负担。

        “哦,那我们是正宗的老乡了。”张卫东闻言轻描淡写地道,没有露出一点惊讶或者拘束的表情。

        刘胜男本以为这个一上车就表现得很拽很酷,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的大学生,听到自己原来是他那个镇的党委书记,肯定会露出一脸的震惊,随后就是拘束不安甚至流露出一脸讨好的表情。毕竟他的拳头再硬,也不过只是个大学生,跟她这个管辖七万百姓,手握“大权”的镇党委书记那根本是没办法比的。更何况最后一句话,刘胜男还隐隐暗示自己可能马上要提升。

        可刘胜男万万没想到,自己主动暴露身份,换来的仅仅只是一声轻描淡写的正宗老乡,心里没来由地就一阵火气。

        敢情这家伙还以为自己骗他来着?

        也不怪刘胜男有这种怀疑,二十八岁坐上镇党委书记的位置,在中国这个国度绝对称得上年轻有为,官路亨通,非常少见。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毕业后想回家乡工作,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是很欢迎大学生回家乡做贡献的。”刘胜男从公文包里取出名片,递给了张卫东。

        不过刘胜男递出名片后就感到一阵好笑,自己好歹也是管着六七万百姓的国家干部,跟一个大学生较什么劲,显摆什么?

        张卫东当然不可能想到刘胜男拿名片给他只是一时不服气的行为,见状微微怔了下,倒觉得这个看似冷酷的刘书记其实为人还是比较热情的,急忙接过名片,扫了眼然后就塞到口袋里去。

        见张卫东接过名片,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就往口袋里塞,一点表示都没有,刘胜男本来已经释然的心情陡然又变得郁闷起来。

        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拽?我堂堂一个镇党委书记,还是个美女,主动给你名片,你怎么也得有所表示啊!算了,算了,这家伙除了力气大点,也就是个不开窍的书呆子,跟他计较凭地降了身份。

        心里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总是有些不爽,表情也就显得越发的冰冷一些。

        张卫东倒是没察觉到自己无意中已经得罪了这位美女书记,把名片塞到口袋里后,想想人家都这么热情,自己也应该有所表示,就随手从包里拿出张纸,在纸上面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刘胜男道:“谢谢你的好意,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在吴州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想得美,我堂堂镇党委书记给你一个大学生打电话?还需要你帮忙?你以为自己是谁呀?吴州市市长吗?刘胜男心里不服气地嘀咕了一句,但总算张卫东是说了句贴心的话,虽然这话很有种抬高自己的味道,刘胜男还是很受用地伸手接过纸条。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可不能说自己没时间哦!”接过纸条后,刘胜男随意扫了眼纸条上的电话号码,然后把它塞到包里,只是塞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脱口说了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