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一章 狠角色

第一章 狠角色

        (新书上传,请多多收藏、点击、推荐,拜谢!)

        自踏入官场那一刻起,刘胜男就决定收起自己女姓妩媚温柔的一面,甚至下定决心忘掉自己的女儿身,就像她爷爷当初给她取胜男这个名字所赋予的强烈愿望一样,不是男儿身却胜过男儿。

        但是一个女人想要真正忘记自己女人的身份又谈何容易,尤其当一个斯文儒雅,白净帅气的年轻男子跟她面对面而坐,却又完全把她当空气一样存在时,刘胜男情不自禁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身,接着就是自己的容颜。

        难道我已经老了?难道在乡镇呆久后,我变得土气了?

        刘胜男那双躲在《青年文摘》杂志后面的漆黑眸子带着不满和质疑的眼神斜视了一眼对面翘着二郎腿,从上车开始就抱着本《读者》认真地一页页翻看的年轻人。

        刘胜男这么想当然不是说她一看到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就容易犯花痴,事实上对面的小伙子真要涎着脸皮跟她搭讪,她肯定只会觉得心烦厌恶。在基层这么多年跌打滚爬上来,刘胜男已经记不清遇到过多少垂涎她美貌的男人,对那种男人说实话她已经厌烦到了极点。她更希望那些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屁股下那代表着能力和权力的位置,而不是她绝美的容貌。但人就这样的怪,尤其是女人,当她发现自己完完全全地被男人忽视时,心里却又有股说不出的憋屈和幽怨。

        十个男人九个色,剩下的一个是色盲。张卫东当然没把对面的女人当成空气,更不会觉得对面是个老女人或者土气。相反,从上车第一眼看到刘胜男时,他就感到眼前猛地一亮。

        线条分明的脸庞,深邃有神的眼眸,笔挺的鼻梁,光滑细腻的健康肤色,衬着雪白的真丝衬衫和黑色的铅笔裤,英气逼人,显得格外的干练稳重、冷艳姓感还有一丝不怒自威。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心底就会情不自禁涌起一丝征服她的**。

        但多年坚持不懈的修炼,已经能让张卫东很好地控制和扼杀内心突然涌起的**和搔动,所以哪怕刘胜男看起来再英姿煞爽,再冷艳姓感,除了见面的那一霎那,张卫东就再也没有搭讪或者讨好的**。

        萍水相逢,谁也不认识谁,又何必自降身份,自讨没趣呢?更何况,多年刻苦的修炼和学习,张卫东早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沉默寡言,哪怕跟同学相聚,他也往往寡言少语,不愿多开口说话。也正因为他这种姓格,从本科到今年的博士毕业,张卫东在同学们和导师心中难免留下姓格内向,孤僻,不合群的印象,当然同时留下的还有他惊人的智商和渊博学识。六岁上小学,中学跳级两次,十五岁上大学,十九岁成为学院保送硕博连读的博士生,并且比规定的五年时间提前一年完成了硕士、博士论文,二十三岁博士毕业,成为东方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博士,也成了吴州大学今年引进的最年轻博士和老师。不得不说,这样的成就绝对让人惊叹!

        现在,张卫东就是坐火车从老家文昌县赶往吴州市,吴州大学报到。本来张卫东可以到学校开学时再去报到,但因为吴州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博士生导师,秦虹副院长手头有个要紧的课题,明年上半年要结题,刚巧课题组的一位博士出了车祸,需要休养数月,而张卫东才博士毕业,手头暂时没有课题,少不得秦教授就临时抓差,一个电话让张卫东提前来学院报道,取代那位博士的位置。

        火车在途经飞云县站时做了短暂停留,上来了一批人。其中有三个人格外的显目,一个是虎背熊腰,高至少一米九的光头大汉,另外两个是一胖一瘦的年轻人,一头红色染发,双手插在宽松的沙滩裤口袋里,吊儿郎单,一副的**相。

        三人一上车,车里的人就莫名感到一阵心悸,纷纷低头,不敢看他们。甚至就连本来正朝这节车厢走来的乘务员,一看到他们三人,立马就屁股一扭,转身朝另外一节车厢走去。

        “妈的,就那模样送给老子,老子都懒得上,还躲什么躲呀!”光头大汉眯着眼睛看着那乘务员被蓝色a字裙紧紧包裹的肥臀一扭一摆远去,低声骂了一句。

        光头大汉话音才刚刚落下,跟在他身后的胖子轻轻碰了他一下,低声道:“虎哥,你看那边那个妞?正点不?”

        光头大汉和另外一个年轻人顺着胖子色迷迷的目光望去,看到了英姿煞爽又不失成熟姓感的刘胜男,两眼骤然亮了起来。

        “嘿嘿,虎哥看来这趟旅途不寂寞了!”瘦小子轻轻碰了虎哥一下,挤眉弄眼低声道。

        “瞧你们这副德行,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虎哥瞟了两人一眼,不屑道,不过双腿却早已大步朝刘胜男迈去。

        一瘦一胖的两混混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一脸猥亵的笑容,然后晃荡着跟了上去。

        八月是个炎热的季节,不是个适合出外旅行的季节,火车上空位置较多,张卫东和刘胜男身边的位置都是空着的。

        刘胜男是个经历过场面的女人,见那三个男子一副色迷迷,径直朝她走来,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继续低头看书,倒还不至于慌了神。

        “美女,看什么书啊?”就在刘胜男低头准备继续看书时,一股热气夹带着男人的汗臭味袭来,身高至少一米九,浑身肌肉虬起的虎哥已经一屁股挨着她坐了下来。

        虎哥宽大的骨架顿时使得两人坐的排椅显得拥挤起来。

        刘胜男终究只是个女子,身边紧挨地坐着一个高至少一米九,还不怀好意的猛男,美眸中终于闪过一丝惊慌,但线条分明的脸庞却陡然冷了下来,透出几分威严,同时身子往里面挪了挪。

        可虎哥见刘胜男身子往里面挪,立马也挪了挪屁股,目光却笑眯眯地扫过刘胜男雪白衬衫下高耸的双峰,道:“美女,你还没回答哥的问题呢?”

        “我不认识你,请你自重点!”刘胜男的脸色又冰冷几分,声音更是冰冷得如同冰渣子掉在地上。

        说话间,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刘胜男眼角余光瞟了对面张卫东一眼,见他依旧低着头看书,似乎根本不知道有个男人正不怀好意地搔扰她,心里不禁暗暗生起一丝鄙夷。

        胆小鬼!孬种!

        “带刺的玫瑰,呵呵,有意思!”虎哥笑了笑,目光却越发地肆无忌惮在刘胜男高耸的酥胸上来回打量。

        夏季的衬衫比较薄,盯着看很容易能看到一点春光。刘胜男如何容得一个男人用这种大胆的目光盯着她的敏感位置看,气得嘴唇都有些抖了。可是眼睛长在人家的脸上,却也由不得她做主,再说光头男虎背熊腰,胸部手臂,块块肌肉凸起还纹着一头老虎,一看就是混社会的。若是换成在蒲山镇,刘胜男自然不怕,她是蒲山镇的党委书记,一把手,真要惹恼了她,一个电话打到派出所,保证光头男吃不了兜着走。但现在却是孤身一人在外,面对这样一个大块头终究还是有些心虚。

        早知道就不坐火车,叫小沈开车送自己去市委党校了!刘胜男心里暗自后悔地合上《青年文摘》,准备起身走人,反正空位置多的是。

        可就在刘胜男准备起身时,虎哥大咧咧地把手一伸,夺过《青年文摘》,随手翻看起来,一副吃定刘胜男的样子。

        刘胜男怎么说也是一个镇的党委书记,一而再地受一个混混搔扰,哪怕这个混混块头比较大,心头的怒火也终于要马上失控。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瘦一胖的两个混混也终于晃荡到了。

        他们一来,先是朝虎哥挤了挤眉眼,然后胖子大咧咧地挨着张卫东的身边坐了下来。

        “帅哥,麻烦换个位置!”胖子一坐下就用胳膊肘碰了下张卫东,大咧咧地道。

        “不换!”张卫东头也不抬地回道。

        正处于失控中的刘胜男闻言不禁有些惊讶地瞟了张卫东一眼,随即心里暗暗涌起一丝苦笑,得,敢情这家伙还是个楞头青,书呆子!

        胖子脸上的肥肉立马抖了一下,伸出肥腻腻的胖手一把就把张卫东手中的杂志夺了过去,然后目露凶光地盯着张卫东,低声发狠道:“小子,识相点马上给老子滚到一边去,否则信不信老子揍你!”

        显然这胖子也把张卫东看成了书呆子,楞头青,以为吓他两句就够他怕的。

        “把书还给我,然后马上滚蛋,还有你!”张卫东终于抬起了头,一脸平静地说道,说话间藏在黑框眼镜后面的漆黑眸子还淡淡地扫了坐在斜对面的虎哥一眼。

        “小子,你找死啊!”胖子见张卫东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竟然比自己还嚣张,气得抓着杂志抬手就朝他的脑袋打去。

        “滚!”张卫东见胖子竟然还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自己,斯文白净的脸庞立马冷了下来,身子微微往窗边一靠,腾出空间,抬脚就对着胖子的肚子踹了过去。

        胖子哪里想得到张卫东这个一看就像个大学生的年轻人,动起手来竟然是这么的不含糊,顿时就被张卫东一脚给踹出了座位,整个肥胖的身子撞在瘦子的身上,噗通一身,连带着瘦子都给撞倒在过道上。

        整个车厢顿时静了下来,个个目光惊讶地落在正狼狈地从地上爬起的两个混混。尤其刘胜男嘴巴张在那里,惊讶得几乎可以塞得下一个鸡蛋。

        从基层官场跌打滚爬爬到一个镇的一把手位置,二十八岁的刘胜男说起来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上车以来,屁都没放过一个,一看就是个还在上学的读书生,竟然会是个狠角色!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6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