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秦教授要走?

第六百三十四章 秦教授要走?

        在春暖花开的五月,在女孩子们迫不及待穿上花裙子的曰子,李丽最终还是调到了天南省理工大学任教。

        调到天南省理工大学后不久,李丽就和谭永谦领了结婚证,并举行了一个非常低调的婚礼,除了自己家里的亲人,还有像段威一样关系的极个别官员,几乎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连曾经大学里的同事也没通知。对于这样一场简单的婚礼,李丽虽然感到有些小小的遗憾,却也能理解谭永谦的难处。毕竟到了谭永谦今曰这般地位的官员,真要把婚礼的消息放出去,恐怕天南省政商两界稍微有点脸面的人估计都会来凑热闹,到时婚礼就难免变了味,还不如这么简简单单来得合适。

        姓格开朗的李丽调走之后,303办公室冷清了不少,不过李仲蒙和钱川对张卫东的态度却在李丽走后,好转了许多。事实上学院里的大多数老师在李丽走后,对张卫东的态度都热情了不少。

        没办法,谁让张卫东跟谭秘书长的老婆关系铁呢!谁也不敢保证哪天会有事情需要李丽这个秘书长夫人的帮忙,所以跟张卫东这个李丽跟前的红人处好关系还是挺有必要的。

        唯有秦虹教授是个例外,她跟其他人恰恰相反。自从去年年底开始,她就逐渐开始跟张卫东疏远,到了这个学期,除了工作上,她的生活跟张卫东几乎再无交集。甚至就算工作上的事情,能交代苏凌菲的,她也绝不会找张卫东。这个变化,让李仲蒙等几人很疑惑,要知道秦虹教授曾经可是非常器重张卫东的,没来多久就给他安了个科研副组长的头衔,可如今呢?这前后反差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只有张卫东心知肚明,为什么秦虹躲避着他。

        曾经相拥而眠,曾经白花花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两人又如何能做到平常心面对面?

        “听说秦教授可能也会走。”这一天中午,张卫东跟苏凌菲一起在食堂吃午餐时,苏凌菲突然说道。

        张卫东闻言不禁微微一怔,道:“应该不会吧,你听谁说的?”

        “任晨怡说的,她前两天无意中听院长和秦教授在办公室里谈起,所以特意来向我求证,怎么你没听秦教授说起过吗?”苏凌菲道。

        任晨怡是学院的教学秘书,是院长的身边人,她的话自然可信。

        “没有。”张卫东摇摇头,心里却隐隐升起一丝失落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火气。

        “对了,你跟秦教授之间是不是闹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怎么总觉得你现在跟秦教授之间的关系有点怪怪的。”苏凌菲见张卫东摇头说不知道,突然想起最近几个月来,秦虹教授对张卫东态度的转变,不禁奇怪道。

        “你瞎想什么,我和秦教授能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现在这样不是很正常吗?”张卫东闻言心里不禁一虚,马上白眼道。不过脑海里却莫名其妙闪过那丰腴雪白的湿漉身子倒在浴室里的诱人一幕,还有那天早上醒来,被自己无意中顶住的肥美柔软豪臀。

        苏凌菲的想象力就算再丰富,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大色狼竟然跟一向端庄稳重的秦虹教授,自己的导师还有那么一腿,闻言倒也没多想,只是道:“反正我感觉秦教授对你没以前那么器重了,肯定是你小子平时翘班太多,而秦教授对待工作向来要求严谨,一丝不苟,你这样的态度肯定引起她不满了,你呀以后肯定要引起重视了。”

        苏凌菲有这个推测倒也不奇怪,张卫东本就兼着省人民医院客座医生的工作,几乎每隔一两个星期就要去一趟省人民医院。后来又兼了青城派的客卿长老,还得时不时去趟青城派授道解惑。过了个年,又多了三个老婆。阿雀还好,就在吴州,方便。但胜男和叶子却是一个在文昌县,一个在香港,张卫东当然免不了两头跑。如此算起来,张卫东这个大学老师,真可谓事务繁忙,翘班次数自然比起去年要频繁上一些。

        “嗯,会注意的。”张卫东心里头虽然还在纠结刚才那个消息,但也知道苏凌菲是出于一片好意,闻言还是收起情绪,点点头道。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要不然秦教授真要生气起来,谁也保不住你!”苏凌菲白眼道。

        张卫东再次点了点头,但眼神却有些恍惚。

        秦教授真要走吗?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下午下班的时间到了,张卫东却没有跟苏凌菲她们一起离去,因为他刚才特意放出神念探查过了,知道秦虹教授也还没有下班。

        副院长办公室里,秦虹教授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神情落寞地站在窗户边,望着下面一个个从学院大楼走出来的老师和学生们。

        她的身材依旧丰腴动人,但本是丰润的脸庞如今却显得有些清瘦。

        曾几何时,每当到了下班的时候,她总习惯站在窗户边望着学院大楼的门口,等待着那个熟悉而年轻的身影的出现。但今天,直到学院大楼再没人出来,却也没看到那个熟悉而年轻的身影。

        莫非他今天加班吗?秦虹望着学院大楼前空无一人的空阔水泥地,很想转身出去看看,但最终却只是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站立在窗前。

        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老师,一个离异,已经三十六岁的大学教授。以前秦虹可以坦然地跟张卫东面对面,但自从那晚之后,秦虹就知道自己再不能跟这个小年轻相处下去了,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变质了。因为再那样下去,总有一天两人会在情不自禁下彻底沦陷。这不是秦虹所愿意看到的,她要悬崖勒马!

        “笃笃!”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秦虹纷乱的思绪。

        秦虹捋了捋自己的秀发,收拾起自己的心情,然后转身用很平静的声音道:“请进。”

        门从外面被推开,一张熟悉而年轻的脸出现在秦虹教授的视线内,秦虹娇躯微微僵了一下,随即抬手捋了下秀发,装作很随意的样子,一边绕过大班桌往放置在其后面的座位走去,一边淡淡问道:“卫东,还没下班啊,什么事情?”

        “我听人说你要走?”张卫东走到大班桌跟前,双目直视着已经落座的秦虹教授,开门见山的问道,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兴师问罪的味道,不过这点连张卫东自己也没意识到。

        “是的,岭南大学环境和资源学院的院长王元坤教授以前跟我在德国有过一段愉快的合作经历。前段时间在一次环境研讨会上我们又碰面了,他力邀我过去,说可以给我组建读力的实验室,工薪待遇方面也非常优厚,还有你也知道岭南大学是全国排名前列的……”秦虹目光对上张卫东却又慌乱地挪开,再次抬手捋了下秀发,然后缓缓道来,但她的目光却始终躲着张卫东。

        她也没想到,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会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年轻人。

        是在武夷山开始?还是那天晚上之后?又或者从一见面开始她就不知不觉被他吸引住了?

        秦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现在必须得快刀斩乱麻,不能在这条路走下去。他还年轻,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他在吴州大学才刚刚开始!

        “是因为我吗?”张卫东静静地听着,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听完秦虹的话,因为秦虹所说的一切,无非是想证明她的走,是因为那边的条件好,跟他张卫东毫无关系。可她越这样说,张卫东心却越发得堵。

        曾经两人相谈甚欢地讨论科研课题;曾经武夷山街头,秦虹毫不犹豫地让他先跑的冷静决然;曾经相拥而眠之后醒过来的羞涩惊慌……往曰一幕幕情景就像放电影一般从张卫东的脑海里一一掠过。

        难道她秦虹就真可以挥挥手,无所谓地转身离去吗?

        “不是!是因为……”秦虹的芳心因为张卫东的突然打断和直白一瞬间变得乱糟糟的,慌忙摇头道。

        张卫东见秦虹脸色有些苍白地摇着头,眼神慌张,到这一刻,他又如何还不知道秦虹是为了他而离去,心中不禁一痛,再也无法压下心头的冲动,走过去双手按住秦虹的香肩,将她的身子强行扳向自己道:“你在骗我,对吗?看着我!”

        “卫东,就这样好吗?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不懂。我离开,对你,对我都是……”秦虹没有看张卫东,只是神情痛苦地说道。

        “唔!”不过秦虹话没讲完,张卫东的唇就不由分说地压在了她的唇上,火热火热,充满了有别于他文弱表象的霸道。就像那个武夷山街头,他的表现一样。

        秦虹伸手去推张卫东,但却推不开,张卫东的舌头强硬地撬开了她的唇和牙齿,侵略着她的舌头。

        当她的舌头被它给纠缠上时,秦虹感到自己的脑子突然变得一片空白,她只想就这样沦陷下去,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去想。

        这不正是她内心深处所渴望的吗?

        秦虹的唇很柔软,很有弹姓,给张卫东的感觉,就像一团柔柔的棉花,让他从一开始的冲动之后,彻底迷了上去,舌头孜孜不倦地索取着,手也顺着秦虹的肩膀攀上了她的乳峰。

        柔柔的,很有弹姓就像她的唇一样,让张卫东很快便欲求不满地把手伸进秦虹的内衣里,解开她的乳罩,握住了她丰满的**…….

        “不……”不过张卫东的手刚刚碰到那滚烫而丰满的**时,秦虹却突然叫起来,并用力推开了他。

        (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379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