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私的家伙

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私的家伙

        张卫东看着柔和的灯光下,那位心中曾经干练冷酷的女书记闭着眼睛,玉体横陈,一副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他的呼吸情不自禁急促了起来。爬上大床,颤抖着手掀起紫色的睡衣……一番巫山**之后,两人分别再次冲了一个热水澡。

        当张卫东冲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时,看到刘胜男正将之前垫在床上的一块毛巾折叠起来。

        默默看着刘胜男将那块染有处子之血的毛巾珍而重之地折叠起来,张卫东心绪复杂地涌动,有自豪、幸福还有内疚、自责。因为他是刘胜男生命中的第一位男人,而刘胜男却不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位女人,也注定不是他唯一的女人。

        “干嘛?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不会因为我是第一次就想对我负责吧?”刘胜男把毛巾放好,见张卫东还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她,故作轻松随意地冲他微微一笑道。

        “胜男姐,对不起,我……”刘胜男的话让张卫东心中很是内疚惭愧。

        “傻瓜,跟你开玩笑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别站在这里了,我累了,陪我躺着,聊会儿天。”不过张卫东话没说完,刘胜男却已经用小手轻轻挡住了他的嘴巴,凝视着他轻声道。

        张卫东闻言深深看了刘胜男一眼,然后把她抱上了床。

        刘胜男把脸贴在张卫东**的胸膛上,修长的玉臂轻轻抱着他的腰身,而张卫东则将头枕着高高的枕头上,手轻轻抚摸着怀中女子的柔顺秀发。

        两人静静躺着,谁也没再开口。好一会儿,刘胜男才仰头看着张卫东,轻声问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嫁人吗?”

        “为什么?”张卫东抚摸着秀发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问道。

        “因为我不相信天下有对女人始终如一的男人,就算有,那也是因为受社会道德,受法律或者说是受身为男人责任心的约束,强迫自己今生只守着一个女人。呵呵,你别否认,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我认为男人就是王八蛋,没一个好货。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男人的生理特姓所决定的。有句话说,男人是因为欲而爱,女人却是因为爱才有欲,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我不能改变男人这种天生的生理特姓,或者说是天生对姓的野心和不满足,所以我不会傻傻地用婚姻去束缚去捆绑他的一生,这样他累,我会更累。我会时时地想着去维护属于我的婚姻,会为了柴米油盐忙得焦头烂额,与其这样,还不如洒脱一些。”

        如果换成以前,张卫东可能会反对刘胜男这个观点。但现在他却知道,刘胜男这话真的是一针见血,把男人的本姓完全揭露了出来。

        男人,总是喜欢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就算手中挽着热恋中的女人,走在街上看到漂亮的女人却还是会不经意间走神。就算他深爱着某个女人,却也不妨碍他对其他女人的幻想,无非有责任心的男人,他仅止于幻想,而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却选择了真枪实弹。或许这并不是男人的错,而是男人本就属于侵略姓的生物,所以很多时候,战争也往往都是属于男人的世界。

        虽然明白刘胜男说的都是真实的,但张卫东还是感到一丝淡淡的感伤,闻言默然无语。

        他能说什么呢?反对明显就是虚伪,而在这个刚刚占有了胜男的处子之身时说赞同合适吗?

        “干嘛不说话?”刘胜男见张卫东默然无语,却开口问道。

        “你要我说什么?”张卫东低头亲了刘胜男额头一下,苦笑道。

        “说说你有过几个女人吧!我很好奇,别告诉你才第一次,虽然我是第一次,但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刘胜男用手指在张卫东的胸口画着圈圈道。

        “对不起,在你之前有两个。”张卫东抚摸着秀发的手再次停滞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道。

        “傻瓜,跟你说过了,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我爱你!”刘胜男说着突然仰起头望着张卫东,美目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坚定而情深。

        刘胜男的话,让张卫东心脏像是被什么猛地揪住了,然后突然低头重重吻了下去,两人的身子随着这个热吻,再次纠缠在一起,在床上翻滚着。

        许久之后,方才消停下来。

        张卫东搂着刘胜男的香肩,嘴唇紧紧贴着她的小脑袋,就这样静静的,好像永远也不会离开,他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因为想到我以后也会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所以心里很矛盾,很痛苦,是吗?”刘胜男感受到张卫东内心的痛苦和矛盾,轻声问道。

        张卫东“嗯”了一声,手却把刘胜男搂紧了一些,似乎生怕失去了她一般。

        “傻瓜,我都说了,女人是因为爱而后才有欲,你觉得以后我还会跟其他男人上床吗?”刘胜男闻言抬手轻轻点了下张卫东的脑门,嗔怪道。

        张卫东闻言想起刘胜男之前说的那句“我爱你!”,身子不禁微微一震,脱口道:“不会!”

        “自私的家伙,自己做着妻妾成群的美梦,到处风流快活,却又不准我碰其他的男人!”刘胜男闻言再次抬手点了张卫东的脑门一下,故意露出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

        “呵呵,不是有句话叫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我这是跟你们当官的学的。当然我不是那样的人,胜男姐你是自由的。”张卫东笑呵呵道。

        正如刘胜男说的,张卫东确实是个自私的人。刚才听了刘胜男不结婚的理论,他心里确实堵得慌。不结婚,男人是自由的,女人同样也是自由的。可是一想起,自己怀中的女人,以后有一天也可能会像今天一样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中,张卫东却又感到心如刀戳,很难受。如今却是彻底放下心来,心情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不仅自私还虚伪!”见张卫东得了便宜还卖乖,说自己是自由的,刘胜男忍不住张口对着张卫东的肩膀咬了一口。

        “呲!”张卫东夸张地猛吸冷气。

        “疼吗?”刘胜男急忙松口,心疼地问道。

        “这么用力,看来胜男姐精力还很足,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说着张卫东的手便顺着刘胜男的腰滑落到她光滑的屁股上。

        “不要!”刘胜男却被张卫东那只手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张卫东表面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脱了衣服却浑身都是结实的肌肉,更恐怖的是这结实的身板里,好似藏着无穷的力气。那一次次被他顶上云端的感觉虽然让刘胜男欲罢不能,欲仙欲死,可激情之后下身的胀痛却也让此时的刘胜男再也鼓不起丝毫的勇气再战一回合。

        张卫东见刘胜男被自己吓得尖声叫起来,这才想起今晚可是刘胜男一个人承受自己的冲刺,又是初夜,跟在香港那次却是不同,急得刚心疼地想说“不要”时,刘胜男的手机却突然急促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刘胜男急忙借机挣脱张卫东的怀抱,起身接电话,而这时早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

        电话是家里打来的,说刘胜男的大伯刘定清突发中风,此时正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

        刘胜男走上仕途这条路,主要是因为受了她大伯刘定清的影响,而她大伯也一直对她寄予厚望,不仅在位时大力提拔和重用她,甚至就算后来他因为身体不好住进省人民医院,都依旧念念不忘刘胜男仕途上的事情,为此还特意搭桥引线,把刘胜男介绍给了省委组织部的人事干部五处的处长周立书。(有关刘定清身体不好的事情曾在前文提到过)可以说,刘定清是刘胜男的大伯也是她仕途上的导师,对他,刘胜男有着一份很深厚的感情,所以当刘胜男听到这个噩耗,当场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知道,脑中风是一个死亡率和致残率都很高的突发疾病,尤其是老年人。

        “好,我马上赶回去!你们不要着急,我会马上联系县人民医院院长,还有市里的脑科专家!大伯会没事的。”不过刘胜男毕竟不是普通的女人,很快就抹了把眼泪,强忍着内心的慌张和担忧,冷静地说道。

        说完刘胜男便挂了电话,然后急忙打电话联系县人民医院的院长,而这时张卫东已经起床穿衣服了,并且把刘胜男的衣服也拿了过来。

        刘胜男的大伯曾经是文昌县的县长,如今他的侄女又马上要走马上任常务副县长,县人民医院院长自然不敢怠慢,在呼救电话后,院长已经第一时间赶往医院,所以刘胜男电话一打过去,他便接了起来,并且马上道:“胜男书记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一切力量抢救老县长的,还有我已经给市里打电话了,市里也会尽快派专家过来。”

        “好,有劳周院长!”刘胜男很干脆地说了一句,然后便挂了电话。

        “穿上衣服,我们马上赶回去。”刘胜男电话刚挂掉,张卫东已经把衣服递给了她。

        “卫东,我大伯脑中风。你给楚书记打个电话,请他帮忙打个电话,催一下市里的专家。”刘胜男没跟张卫东客气,一边接过衣服,当着他的面穿上衣服,一边急匆匆地交待道。

        刘胜男目前毕竟只是蒲山镇的党委书记,在文昌县说话还有几分分量,但在市里却还是人轻言微,跟楚朝辉这个市委第三把手却是根本没办法相比。

        (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3788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