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吹糖人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吹糖人

        不过张卫东却表现得很坦然,握着谭永谦的手时,还不忘冲他露出一丝捉弄的微笑道:“原来你就是丽姐的男朋友,丽姐可是个好女人,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她,不能欺负她!”

        众人一听,差点下巴都要掉了一地。有这么跟秘书长讲话的吗?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不过让众人更吃惊的是,谭秘书长竟然还真连连点头道:“你放心,一定,一定!”

        说话时,态度还来得诚恳谦虚。

        张卫东这才满意地松了手,然后又趁众人不注意时冲李丽坏坏地笑了一下,笑得李丽脸都红了,心里却倍感温馨。

        虽看似一个小恶剧,又何尝不是张卫东这位好友的心里话呢!

        “这位是苏凌菲老师。”

        “这位是王亚萍老师。”

        “这位是钱川教授。”

        “…….”

        紧接着,李丽又把苏凌菲等人一一介绍给谭永谦。谭永谦都一一跟众人握了手,态度依旧很热情,这让王亚萍等人很激动也很紧张。

        苏凌菲刚才心里虽然也有点腹诽张卫东这小子在秘书长面前还这么拽,但见李仲蒙、钱川等人跟谭永谦握手时,脸上满是讨好恭谦的笑容,甚至腰都下意识地弯下来一些,却又觉得不管张卫东表现得怎么样,比他们却还是要强上不少。

        互相介绍过后,在谭永谦和李丽的招呼下,大家都纷纷落座。作为今晚的东道主,再加上谭秘书长的身份摆在那里,谭永谦和李丽自然而然被人推上主位,而张卫东这个暗地里的长辈,只有在下面陪坐的份,看得谭永谦这个秘书长心里难免阵阵发虚。

        大家入席后,酒菜便一一端了上来。在谭永谦的举杯之下,聚餐正式开始。

        张卫东对酒本就不大喜欢,刚巧晚上又是开车过来的,自然就喝饮料了。为人师表嘛,酒虽然对他没什么作用,但酒后驾车影响总是不好。倒是李仲蒙虽是开了车子过来,但有谭秘书长在自然是喝酒,至于车子嘛,不行就先停在酒店或者找个代驾的便是了。甚至李仲蒙见张卫东竟然用饮料跟谭永谦碰杯,心里还暗笑张卫东还真是个超级书呆子,连一点官场规矩都不懂。

        李仲蒙却又哪里知道,此时的谭秘书长因为张卫东坐在下面陪着,自己却高高上座,正浑身别扭不自在,又哪敢对小叔喝饮料有意见。

        包厢很大,人也多。虽然酒杯是你敬过来我碰过去的,没消停下来,但气氛却一直热闹不起来,有些沉闷也有些压抑。

        其实这也正常,毕竟坐在上面的可是省里的领导,李仲蒙等人不过是普通老师,又哪里放得开,讲话都是小心翼翼的。而谭永谦则因为有张卫东在场,还在下面陪着,也有些放不开,有些话如果张卫东不在原本可以大咧咧地讲,但因为有张卫东在却又不适合讲。

        主人放不开,宾客也放不开,这酒桌上的气氛自然就上不来了。

        张卫东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心里不禁暗暗苦笑,得,自己这回是来错了,看来得找个借口早点走才行。

        张卫东正琢磨着要找个什么借口离开时,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张卫东心头不禁一动,一边冲众人点点头表示歉意,一边拿起手机往外走,心里还在想着,不管是谁的电话,等会就说临时有事。

        心里想着,拿起手机一看,却是刘胜男的电话,张卫东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开心的笑意,一边出了包厢,一边接起来道:“胜男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有点想你,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不会打扰到你吧?”电话那头刘胜男很随意地回道,好像说自己想张卫东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你在步行街?”张卫东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熟悉声音,心头不禁微微一荡,脱口道。

        电话那头,刘胜男正拿着手机,站在江滨仿古步行街中间,身边人来人往,但她的目光却有些迷离地看着前面。

        前面是一个吹糖人的摊位,长长的方柜后面是一个老人正鼓着腮帮子吹着糖人。

        见张卫东一语便猜到自己在步行街,刘胜男的娇躯不禁微微僵了一下,随即“嗯”了一声。

        “我现在就去你那边。”张卫东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不假思索地道。

        “好的,我等你。”刘胜男闻言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灿烂的笑容。

        张卫东挂了电话之后,回到包厢跟谭永谦等人打了声招呼,说自己临时有事便先走了。

        张卫东走后,在谭永谦的调动下,包厢里的气氛很快便热闹了起来,当然李仲蒙等人少不得暗地里笑张卫东脑袋不开窍,跟谭秘书长同桌吃饭喝酒这么大好的机会,别人求都不求来,张卫东却提前开溜了!

        苏凌菲倒不会笑话张卫东,只是暗自气恼可惜,恨其不争气!

        张卫东离开包厢后,马上下楼开车一路往仿古步行街而去。

        凯旋酒店本就位于江边,没几分钟,张卫东便把车子开到了步行街外面的停车场,找了个地方把车子停好,然后下车往入口走去。

        只是还没到入口,便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俏立在入口的古牌坊,周边的人来来往往,她的目光却只向远处张望。

        张卫东心头不禁一热,急忙大步朝刘胜男走去。

        刘胜男也很快便在人群中发现了张卫东,美目不禁一亮,然后迈动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快步朝他迎上去。

        “怎么这么快,难道你就在附近吗?”刘胜男迎上去后,一边有些惊喜地问道,一边很自然地伸手挽过张卫东的手,姓感香软的娇躯轻轻靠了过去。

        “是的,我就在凯旋酒店。”张卫东点点头笑道。

        “啊,那你怎么不早说,不会耽搁你的事情吧?”刘胜男听说张卫东刚才在凯旋酒店,自然猜得到他肯定有应酬,不禁有些后悔道。

        “什么事情能比得上来见胜男姐你重要呀。”张卫东笑道。

        “小鬼头,一段时间没见嘴巴倒是更甜了。”刘胜男闻言忍不住伸手轻轻点了一下张卫东的脑门,啐道。只是点过之后,却是两只手抱着张卫东的胳膊,显得越发的亲热。

        张卫东笑着摸了摸头道:“对了,你什么时候来吴州的?”

        “下午来的,市委领导找我谈话。”刘胜男一边抱着张卫东的手往步行街走,一边回道。

        “那么说以后我就有一位县长姐姐了?”张卫东闻言马上便明白过来,刘胜男要走马上任当常务副县长了。

        “嗯!”刘胜男应了一声。

        “那得好好庆祝一下!”张卫东见果然如此,不禁高兴地道。

        “好呀,我请你去江边吃烤羊肉串,你送我一个亲手做的糖人当贺礼!”刘胜男闻言开心道。

        “不是吧,你马上可就是县级领导了!竟然只请吃羊肉串,而且还要糖人?”张卫东闻言马上一脸夸张地道。

        “干嘛?不行吗?不行拉倒!”刘胜男闻言马上瞪眼道,脸蛋却是有点红红的。

        虽说跟张卫东之间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但怎么说也是要当副县长的人,却嚷着要吃羊肉串,要糖人,刘胜男被张卫东这么一说,却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行,行,当然行!只要胜男姐你乐意,天天吃羊肉串,天天做糖人都行。”张卫东见刘胜男瞪眼,急忙改口道。

        刘胜男见状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然后白了张卫东一眼嗔道:“瞧你那点出息,还博士,还大学老师呢!”

        “你还县长呢!”张卫东回了一句。

        “你还说!”刘胜男扬起粉拳,做出一副要打张卫东的样子。

        “不说了,不说了,我马上做去。”张卫东见状急忙求饶道。

        “这才是好学生!”刘胜男见状这才得意地收回了手,不过马上却又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惹得周围不少人侧目,暗地里羡慕张卫东好有艳福,竟然泡了这么一位漂亮的女人。

        好在他们不知道刘胜男不仅是一位漂亮的女人,而且马上就是一个县的常务副县长,要不然就不仅仅只是羡慕了!

        笑闹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吹糖人的那个摊位。

        那个吹糖人的老人竟然还认得张卫东,见他走过来,不由得笑道:“年轻人是不是又想给女朋友吹一个糖人啊?”

        见吹糖人的老人称自己是张卫东的女朋友,刘胜男俏脸没来由地微微一红,却也不否认。

        “是啊,老师傅,又要打扰你做生意了。”张卫东面带歉意地笑笑道。

        “没关系,没关系,难得有年轻人也会这一手活,老头子我开心。”老人笑呵呵的起身让位。

        张卫东冲老人微微躬身表示谢意,然后在围观人群好奇惊讶和刘胜男期待的目光之下,也跟老人一样开始揉捏糖稀做起了糖人。

        上一次张卫东做时还有些手生,这一次却是心随意转,不消片刻就吹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刘胜男,就连她风衣的褶皱,额头的刘海,都做得细微可见,仿若真的一般。

        “年轻人,你这手可是比老头子精湛多了!”老人虽然吹了一辈子糖人,但看到张卫东手中的小糖人,还是忍不住赞叹道。而周围的人却早已经看傻了眼。

        (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1/376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