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杀神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太初的神识……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太初的神识……

        一块块血淋琳的肉夹着血丝龙筋,呛鼻的血腥味带着浓浓生命波动,奔腾的江河湖泊般在石岩体内流荡,那一滴滴鲜血有着一种无比奇妙的能量,融入他血肉中,增强他肉身进化的程度。

        难以描述的满足感,映入他心间,让他浑身毛孔都舒泰开来,无比的畅快。

        “不!”

        蟒首龟身的太初生灵鼋,发出了暴躁嘶吼,绝望的看着石岩将从荒身上炸裂出来的肉块吞咽掉,看着他一脸的享受,看着他满嘴的鲜血汁水,几乎被气的脑袋爆开来。

        以灵魂、精血、意识、神力、奥义凝炼的“混沌水魄珠”,乃是鼋压箱底的至宝神器,他聚集出来重创荒,就是希望能炸裂荒的肉身,趁机吞吃荒的精肉鲜血补充体内损耗,没杵到辛苦捣鼓出来的战果,被石岩给录夺掉。

        若非他的灵魂祭台,至今受到索伦的束缚约束,他怕是会同归于尽的也要毁灭石岩。

        “轰轰轰!”

        荒绵延亿万里的身躯,传来千万雷轰暴音,他龙目疯狂扭动着,也是狂吼咆哮。

        突地,他那不知延伸向多么遥远之地的龙尾,携带着一股滔矢蛮力,狂暴的甩了过来。

        “啪啪啪!”

        龙尾如巨大的鞭子,重重抽打在石岩狰狞巨身,一根根锋利的骨刺,被那龙尾拍打,尽数断裂爆开。

        石岩这具太初之身,被龙尾一击抽打的血肉模糊,远远抛落向虚无深处。

        ,‘咔咔咔!”

        他浑身骨骸传来令人心悸的腹响,坚韧无比的肉身,被打的差点彻底粉碎!

        “噗哧!”

        一口精纯的鲜血,禁不住喷涌出来,在他眼前化为一团殷红血球,血球中流转着极其恐怖的能量波动。

        身躯坠落,他双眸突显空间裂纹,那一团来自于他身躯的血球,如被一只手攥紧,忽然又飞向他的胸口,如大水珠融入海洋,无声无息消失在他体内。

        “你们都将湮灭在此!谁都无法逃脱!”

        荒震天动地的咆哮怒吼,响彻在天地每一个角落,他狂暴疯狂起来,庞大身躯扭动着,气势震慑每一个生灵。

        一块块龙鳞甲片,如风吹过的密林传来奇异声音,甲片哗哗的波涛般有节奏的涌动。

        许多触目惊心的伤口,纷纷极速愈合,那淋漓的鲜血,一滴滴收入龙身,顷刻间,荒如又处于全盛时期,丝毫无伤。

        索伦目显骇然,他一根拇指炸裂,命运之轮都不受控制的飞开,凝聚所有精神、魂能、意志、奥义的命魂,一击,再加石岩、鼋、撼天、幽狱众人联合轰杀,这种堪称无敌的攻势,竟然都没能斩落荒?

        此刻,石岩太初之身被轰击坠向下方虚无,鼋胡显身负重创,战斗力大大消减,幽狱、撼天、鲁伯特、蔓蒂丝那些所有被他掌控命魂者,都已经魂飞魄散,他本人,因为一击损耗过大,也神力消减—……—.

        荒似乎安然无恙?

        一种挫败无奈感,不受控制的从他心头滋生,看着荒那睥睨天地的霸道龙威,他有种荒将不可战胜,会永恒无敌般的绝望。

        这种想法一出,他精神忽然萎靡,像是失去了获胜的信心,这导致他的气势也衰竭起来。

        “你怕了?”

        金黄、亮银、湛蓝、碧绿、橘红等道道华光,从荒龙鲸内流动出来,神圣威严的光芒将他全身充满,他龙目俯瞰着下方,盯向索伦,声音冷漠,“你以为能找到我的命运之线,就能禁锢我的命魂,将我斩杀?就凭你?哼!”

        ,‘比起当年的虺、噬来,你境界奥义分毫不差,可惜你差在肉身不够强大!以你孱弱之身,也想图谋天地,真是痴人说梦!”

        这般说着,荒张开龙口,滚滚光芒凝炼出来,如巨炮轰出,一道抹杀生灵所有印记的刺目光柱,朝着索伦的位置照耀而来。

        索伦有一种将走向生命尽头的恐惧,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额头青筋的抖颤,仿佛灵魂下一刻就会化为灰烬,永久的被抹杀掉一切。

        那光柱,笼罩万里的空间,速度又是极快,索伦只能硬抗,避无可避。

        鼋萎靡不振,身躯因为先前要和石岩争夺荒的肉块,离他有一段距离,不能替他承受这一击。

        索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手持命运之书,一手将命运之轮牵引而来,准备拼死一战。

        耀目光柱照了下来,抹杀生灵的意志充满了宇宙霸主的绝对凶悍气势,这一击单单荒附有的灵魂能量,就足以将数十个域祖给化为灰烬!

        一座巍峨的符塔,流转着千万鲜活太初符文,忽然凭空浮现出来。

        一片乳白色的生命海洋,凝聚在符塔下面,为符塔灌注澎湃的生命能量,符塔下方,一道雄伟的人族身影渐渐露头。

        那是石岩的生命分身!

        “嗤!”

        强光照耀下来,符塔上数不尽的太初符文,忽然间化为灰烬,化成缕缕白烟袅袅升起。

        ,‘冰固!”

        魅姬寒冽声响起,那符塔其余的结冻,瞬间被厚厚冰层覆盖,

        冰层一出,便立即被融化,被那荒巨**出的光明消融,但更多的寒冰之力又会凝结出来,继续顽强的去冰冻符塔,增强奥义符塔的防御力。

        索伦愕然,已做好殊死一搏准备的他,看着突然现身的另外一个石岩,和如冰雕女神般的魅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此时,又有一个石岩从远方闪现,这个石岩一出,漫天星河如跟随着淹没而来,神秘、浩瀚、亘古永存的星辰气息,充斥在虚无中,那星海如忽然泛滥崩溃,无数星辰如雨点落在巨龙之身。

        “找死!”

        被星辰从天冲射,荒怒吼冲天,身躯狂甩着,要将石岩两具分身绞杀掉。

        “还有找呢—.…..”

        紫耀娇媚的轻笑声适时的传来,声落,一个紫色光点陡然胀大,瞬间变成她那十二头天蛇的本体,她的人族之目坐在主身蛇首顶端,奥义猛然运转起来。

        一条条彩霞,从她一个个蛇头喷射出来,彩霞流转着瑰丽动人的光耀,化为道道迷人的彩虹,巨大锁链绳问一样缠绕在荒的躯体上,令荒剧烈扭动的身势,一下子凝滞迟缓下来。

        “哼,你终于也过来了,我们俩的帐也该算算了。””

        荒身躯被条条彩虹霞光捆缚着,在激烈扭动着,他出奇的语气冷静。

        “索伦!我帮你挡下致命一击,你还愣着作甚?继续全力控他命魂!”石岩的星辰分身和生命分身,此刻突然同时暴喝。

        喝声中,这两具分身化为两道流光,直直坠落下方虚无,去融入本体。

        索伦瞬间恢复清醒,皱眉看向两道流光落下,淡淡道:“我不用你教。”

        这般说着,他率先控制鼋的命魂,令那鼋拖着重伤的身子,挪动到他的身旁,好随时替他来挡死。

        深吸一口气,索伦稳定情绪,又伸出一指,要继续对荒的命魂进行束缚。

        就在此时,他心头浮现一丝迷惑:石岩那太初之身未免太不堪一击了,一下子就坠落下方虚无,战斗力似乎太弱小,而且此刻都没有冒头,有点不合常理……—.—

        这么想着,他没有立即下手对荒禁锢,眼见荒和紫耀本体缠斗,似乎暂时也分身无术,他不由地也潜向下方,进入下面的识海层。

        鼋也被迫跟随。

        很快地,他和鼋穿过两层的阻隔区,来到下面一层。

        入目所见,都是簇簇巨大灰雾状的气团,那些气团如一个个漩涡蠕动着,内部流荡出喜悦、恐惧、恼怒无数不知名的思绪,那些气团怕有亿亿万之多,数也数不尽,都巨大无比,如一个个湖泊水潭。

        “这,这是他的神识?”

        一入此地,索伦突然愣住,犹豫着,他来到一个气团旁边,以灵魂感知.—.—..

        无数或是模糊、或是清楚的画面忽然纷至沓来,那些画面仿佛为某个武者一生的错综复杂经历,被一幕幕的凝在此地,在那些清晰的画面中,索伦还能看到战斗的场景,看到那人生前碰见的别的生灵,看到一些熟悉的星辰山1.—.…..

        一幕幕画面掠过,最终一幕画面定格,其中出现了石岩,石岩星辰之力绽放,充斥在星辰奥义本源中。

        “这是,这是范德勒的一生记忆!范德勒已经死去,为什么他的神识气团中,会有范德勒的灵魂记忆?他已经彻底被抹杀了啊?”

        索伦轰然巨震,忽然觉得极其诡异,他也顾不上去管石岩了,就在周边一个个气团中感受。

        周边几个气团中,竟然相继出现了费雷尔、纳普顿、耶伯勒的记忆画面,还有几个已经陨灭数万年,和他索伦同时代强者的记忆,那些都只是纯粹的记忆波动,没有灵魂,只是意识,只是单纯的保留下的印记!

        “这是太初识海层,这些灰雾团,无穷无尽,亿亿万之多,难道都是那些单纯的记忆?那应该是太初的神识啊,他的神识之中,怎会有陨灭众生的记忆?”索伦浑身轻颤,喃喃自语着,脸上布满深深的困惑。

        婣因为众生因他而来。”

        “众生的灵魂,就是这里识海的一缕神识夹杂错综复杂的记忆思维,不同的意识,和他魂潭内的魂力,重新融合而成。

        譬如如今的魅影族,就是魅陨灭后,她的残魂意识回归此地,和这里魂潭重新融合衍变而成,新时代的生灵诞生,都是建立在前一个时代生灵陨灭的基础上,生生不息。”

        “魂飞魄散并非彻底终结,抹杀的只是灵魂印记,残魂散识最终都会被牵引而来,变成他的一缕缕意识,从不同的气团中抽离道道意识记忆思想,和魂力重新组合,就成了新的生灵,重新在宇宙某个角落,某个域界星球上诞生。”

        “原来是这样…

        索伦身旁的鼋,清醒历经两个时代的强者,追溯生灵之谜多年,这一刻如突然明白过来,看透了真相般,说出了他的揣测。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本文由

        提供)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n)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1/362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